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二十四


  乳白色的瓷杯在空中划出一道隐约的白影,可下一瞬间,却忽然应声而碎,一枚毒镖也铿的一声,反弹嵌入一旁的桃花树里。

  看着皇甫嗥月俐落的身手,印欢不禁明显一愣。

  虽然在马车上时,她就察觉到他懂武,但接下来发生太多的事,她也就忘了去深究,不过如今看来,他确实懂武,而且身手可能还在她之上!皇甫韬被皇甫皡月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大眺。“皇叔,你怎么……”“有刺客!”皇甫嗥月轻声回答,同时也密切察看着四周动静。

 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,并未惊动到任何宾客,只有楼西和皇上带来的六名护卫察觉不对劲,连忙亮出刀剑冲向留听阁,然而他们才踏出步伐,一群青色布衣打扮的奴仆,却忽然自暗处飞冲而出,无预警地撒出红色毒粉。

  刹那间,五名护卫立刻掐着颈子,痛苦的应声倒地,虽然楼西和其中一名武功较高强的护卫及时闭气,险险逃过毒粉的偷袭,却无法立刻赶到留听阁。只见十名青衣人,非常有计划的将他们团团围住,手持刀剑,不断的朝他们发动攻势,似是有意绊住他们的脚步。

  “有刺客!来人啊,护驾!护驾!”人群之中,不知是谁发出了警讯,宾客们这才警觉事情不对。

  画舫上,丝竹声蓦地中断,所有宾客发出恐惧的惊呼声,远处几十名侍卫警觉不对劲,立刻自四面八方飞跃赶来。

  其中一半的侍卫,领着所有宾客退到了安全的地方,另一半的侍卫,则是分成两批,分别冲向楼西和皇甫嗥月,然而彷佛是识破他们的动向,更多毒镖自暗处飞射而出。

  所有侍卫内心一惊,连忙拿起兵器格开所有暗器。

  虽然他们护主心切,但敌人在暗,他们在明,若不将伏兵揪出,难保皇上不会遭殃,所有人相视一眼,接着立刻改变计划,顺着毒镖的来源飞冲而去。咻!又有毒镖来袭。

  留听阁上,印欢俐落抽起桌上的织花缎布桌巾,飞甩间,以柔克刚的将数枚毒镖尽数挡下,而一旁的皇甫嗥月,则是不由分说地踢起一把黑桧椅子,以雷霆万钧的气势将沉重的椅子朝毒镖来源的方向踢去,刹那间,躲在花丛后头的数名伏兵,立刻倒地不起。

  “四周还有刺客埋伏,他们的目标是皇上,得赶紧保护皇上离开。”留听阁上,皇甫嗥月终于确定刺客的目标,却是处变不惊的将皇甫韬护到身后。“我明白。”仿佛就在等他这一句,印欢二话不说,立刻将手中的织花缎布桌巾往外一甩。

  瞬间,原本嵌在桌巾上的毒镖,立刻疾速射向远处与府中侍卫缠斗的三名青衣人。眨眼间,三名青衣人立刻倒地不起,无一幸免。

  印欢那凌厉的身手,看得皇甫韬是目瞪口呆,可他还来不及反应,一旁的皇甫嗥月却忽然拉着他和印欢,自留听阁上一跃而下。

  “啊!”他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单音,便感觉双脚已落到地面。

  抚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,他强撑着有些瘫软的双脚,立刻抬眸瞪了皇甫嗥月一眼,怨他要走也不说一声,害他差点跌跤。

  要是给人看到了,他颜面何在?

  第九章

  “卑职救驾来迟,还请皇上、王爷恕罪。”一旁,楼西与护卫总算杀开重围,迅速来到皇甫嗥月的身边。

  只见两人面色沉凝,以自己的身体将皇甫嗥月等三人严密的护在身后,并一路警戒地退到隐密的树林间。

  “看来刺客是混入了宾客之中。”看着树林外,那做奴仆青衣装扮、正与府中侍卫缠斗的几名刺客,皇甫嗥月表面上虽是云淡风轻,可眼神却写满了冷酷。虽然这些人计划周详,但人数毕竟有限,在府中侍卫的攻剿之下,大部分的刺客都受到了重伤,虽然还有几名漏网之鱼躲在暗处发出暗袭,可躲得了一时,躲不过一世。

  胆敢在他面前动手的人,就要有必死的决心!“是苗族人,似乎是想利用这次宴席刺杀皇上。”楼西说出观察结果,同时踢晕了一名想要偷袭的青衣人。“确实是个好时机。”皇甫皡月还是淡然的口气,可敏锐的印欢,却还是听出他藏在话间的杀意。心儿一震,她不禁迅速抬头看向他,却发现他仍是一派温和,那双深邃的黑眸正绵密的凝望着她,仿佛是在确认她是否犹无受伤。那时时刻刻被人呵护的感受,让她顿时染红了双颊,心头不断的发烫。

  “护着皇上和夫人离开濯春园。”皇甫嗥月又开口,那一声“夫人”,再一次证明了她的身分,皇甫韬虽然觉得刺耳,但碍于眼前情势混乱,他一时半刻也无力开口反对,不过一旁的印欢却坚定的出声抗议。“不,我要留下来。”她坚定的摇头。

  师父的卜卦终于灵验了,他今岁果然有劫,她怎能在这节骨眼上,离他而去?皇甫嗥月露出笑容安抚。“别担心,局势已控制得差不多,这儿乱,你先跟楼西到颐品楼去,过一会儿——”

  “我要留下保护你,无论如何,我绝不离开。”头一次,她不顾礼仪地打断他的话。

  那强硬的态度,让皇甫韬和皇甫嗥月皆是一愣。

  “你说过,不会放开我,那么我也是。”虽然小脸烫得都要着火了,印欢却始终坚定地看着皇甫嗥月。“我不会离开你,永远都不会。”

  “就算会丢了性命?”皇甫韬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进出这一句话,只是忽然间觉得眼前的印欢,好像不怎么碍眼了。

  印欢没有理会他,只是伸出小手,握住皇甫嗥月的手。

  看着那双写满承诺的水眸,让皇甫嗥月不禁泛出柔笑。可耳边的厮杀声,让他无法忘记目前的处境,只见他迅速的收拢手掌,迅速的将她拉进怀里,并当机立断的做出决定。

  “你们护着皇上先走,无论发生任何事,绝不能让皇上受伤!”

  “皇叔,不行,要走就一起走。”皇甫韬立刻抗议。

  “皇上,为了您的安全,您还是跟着卑职离开吧。”楼西和另一名护卫没让皇甫韬有太多时间犹豫,得到皇甫嗥月的命令后,两人不顾他的反对,立刻围着他冲向东方小亭。

  可他们才跨出步伐,一名娇弱的女子却忽然跌跌撞撞地闯入树林里。

  只见该名女子满脸珠泪,柔美的脸蛋上尽是苍白的惊慌,当她看见皇甫韬时,小脸瞬间闪过一抹惊喜。

  “皇……皇上,救、救命啊,有人要杀我……”

  只消一眼,皇甫韬便认出女子的身分。

  “若璇公主?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没有多想,他立刻转身冲向该名女子,欲将人扶起,可却被警戒的楼西拉回。

  见状,女子眼色一个微闪,忽然跟跄的跌坐在地,而就是在那一瞬间,隐约觉得有异而迅速转身的印欢,也敏锐的闻到空中飘来一抹异香,脑门登时一阵晕眩,若不是皇甫嗥月即时用袖摆将她口鼻捣住,恐怕她早已瘫软在地。

  只是,皇甫皡月虽顾得了她,却顾不了皇甫韬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