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二十三


  就在下人们对印欢投以同情的目光时,皇甫嗥月却开口了:“就皇上以为,现场该以哪位姑娘最为出色?”

  “每位千金都是朕精心挑选出来的,自然都是最好的!”抬起下巴,皇甫韬不禁得意说道。“不过若要朕来选择,自然是翰林学士的千金最为出色,论相貌、论才情,皆是一流,除此之外,此女还精通琴棋书画,平日除了刺绣,最爱作诗,与皇叔可谓是兴趣相投。”未了,还别有用意地瞧了印欢一眼。

  那轻蔑的眼神,虽不足以扎疼她的心,却也够让她难堪了。

  她到底是为什么会留在这儿?到底是为了什么,会为了他的一言一行,而傻傻的来到这里?她该在没人见着的角落,为他留意一切,该在任何意外发生前,尽一切的力量保护他的安全,可她最不该的,就是留在这里遭人非议、任人奚落。

  闲言闲语,她已经听得够多了,不需要由谁再来提醒她。

  她早已明白,他身旁的位置,不属于她,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,他该看的都不是她,该关心的,也绝不会是她!贝齿一咬,她将心一横,施上了六成的力劲,再一次试着挣扎。

  “可就微臣所见,在这众多的宾客里,微臣只看得见一个最好的。”微微一笑,搁在缎布下的大掌,没有丝毫的动摇。

  他仍是紧紧握着她手腕,不留丝毫空隙,同时也小心翼翼的不让她有丝毫疼痛。

  瞪着那不动如山的大掌,印欢先是一愣,接着立刻露出慌乱的表情。

  “谁?”没料到皇甫皡月会注意到印欢以外的女子,皇甫韬不禁露笑。“可是吏部侍郎的千金?还是少傅的孙女?”他兴奋的猜测着,丝毫没注意到,这两人之问的明争暗斗。

  “不。”他摇头。

  “那是暹罗王的么女,翡翠公主?”皇甫韬犹在臆测。

  不,不要再说了,她不想听!无论是谁都好,谁来阻止这个话题!直到此时此刻,印欢这才肯承认,自己其实一直都好害怕。

  她的闷窒、她的心疼、她的酸涩,其实都是有原因的,原来她一直害怕着会失去他。

  不知不觉中,她早已眷上温柔的他,恋上了时而温和、时而霸道的他,所以她才会如此抗拒这一刻的到来。

  这乍然的领悟,总算让印欢明白自己的心意,却也同时触动了她心中,那最敏感、也最脆弱的一根弦,因此她开始挣扎,无法控制的挣扎,然而无论她怎么挣扎,却始终无法撼动他分毫。

  “放开我!”终于,她慌乱且无助的低嚷出声,决定在他说出答案前,彻底的消失在他面前。

  “不,我不会放手。”他坚定的握着她。“我永远都不会让你走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皇甫韬脸臭臭的插嘴,这才察觉到两人之间,似乎“水深火热”了很久。

  “皇上还不懂吗?其实微臣早在一开始,便做出了选择。”他轻轻一笑,眼神却是坚定得有如磐石。

  “选择?”皇甫韬一愣,心里瞬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可却来不及管住自己的嘴巴。“是谁?”

  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他转头看向印欢,在众人面前,慎重而坚定的道出自己唯一的选择。“自一开始,我要的,就只有你。”

  这句话,就像是天边的一道惊雷,包括皇甫韬在内,所有人都被轰傻了。其中,印欢更是呆若木鸡。

  她看着他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从今尔后,你我永远不分。

  原来,那个承诺,是真的。

  他是真的不希望她离开。

  在我心中,你很重要,比任何人都重要。

  扑通扑通,印欢清楚听见,自己的心儿跳得有多么剧烈。

  想起他曾说过的话,她这才发现,原来他的一言一句,早已在她的心头烙上了印,再也抹不掉了。

  自一开始,我要的,就只有你。

  他凝望着她的眼神,好认真。

  他看的人是她。

  是她……

  宴席持续着,在悦耳的丝竹声中,画舫上的舞伶不断地摆弄着身段,那优雅绝美的舞姿,让所有宾客全都着迷得移不开眼,然而留听阁上,却是一片死寂。在皇甫韬的一声令下,所有奴仆、侍卫、宫女,全都迅速的离开现场,甚至连楼西都在皇甫皡月眼神的示意下,无声无息的离开留听阁。

  安静的楼阁上,只剩皇甫韬、皇甫嗥月,以及尚无法回神的印欢。

  “皇叔,适才的话,你……该不是认真的吧?”皇甫韬张着嘴,直到现在还是不敢置信,皇甫嗥月做出什么样的选择。

  “再认真不过。”皇甫嗥月仍是一本正经。

  皇甫韬迅速沉下脸。“荒唐!你明知这场宴会是为你选妻而设,你竟敢戏弄朕!”

  “自始至终,微臣都是一派认真,正因明白这场宴会的重要性,微臣才会慎重的在今日,说出心之所属。”

  话落,皇甫嗥月也紧紧地握住印欢的手,那坚定的神情,不仅重重震撼了她的心,也让她瞬间明白,那一夜,那段话的意义——他曾说过,在他身边,他不要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,所以为了她,他才会顺了皇甫韬的意思,举办这场选妻宴吗?为了名正言顺的留住她,所以他决定,娶她为妻吗?垂下眼睫,印欢听见自己的心跳一声大过一声,那剧烈的心跳声,让她几乎听不见两人的争吵。

  “认真?!”皇甫韬气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“朕煞费苦心的为你挑来二十八名大家闺秀,你不看在眼里,而朕大费周章替你安排的宴席,你也姗姗来迟,如今,你还对一名刺客谈认真,你真要把朕气死不成?”

  “皇上多虑了,微臣只不过是遵照皇上指示,在选妻宴中挑出心仪的对象。”皇甫嗥月笑了笑,依旧是八风吹不动的镇定表情。“正所谓君无戏言,微臣既已做出选择,皇上是否也该拟下诏旨,让微臣择日娶妻?”

  让他娶妻?不,他只想马上取消选妻宴,然后抱着皇叔的腿,求他不要抛弃他!呜呜,这实在太过分了,亏他还特意挑出“以美貌取胜”的千金小姐、各国佳丽,来参与这次宴会,结果皇叔谁都不选,偏偏选了一个他最头疼的对象。瞧瞧!就是那张令人又爱又恨的沉静表情。

  打从第一次见面以来,她就没正眼瞧过他,他晓得她是瞧不起他,可他也不希罕!自始至终,他只要皇叔一人就够了,可为什么皇叔偏偏只要她呢?哇呜,如果皇叔真的娶了她,那他往后该向谁去诉苦啊?就在皇甫韬自艾自怜的时候,一抹突如其来的异动,却让皇甫嗥月瞬间拉过紧绷的印欢,同时将手边的瓷杯推射而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