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二十一


  她清楚瞧见,眼前的那双黑眸,在瞬间变得深黝而危险,他浑身上下,也散发出一股沉烈的掠夺气息,而她,似乎正是被掠夺的对象!当这危险的想法掠过脑海时,她也迅速的后退,然而饶是她的动作再快,却还是快不过他雷霆万钧的猛烈侵袭。

  才拉开的距离,瞬间又化为虚无。

  皇甫嗥月捉住了她!他的双腿坚定的撑住了她,双手占有的环住了她,就连他的唇、他的舌,都紧紧的缠上了她。

  对于皇甫嗥月这突如其来的侵略行径,印欢吓得一动也不敢动,然而随着他那又霸道又温柔的亲吻**、那又轻柔又磨人的刺激轻抚,她却逐渐忘了害怕。她不明白他正在对自己做些什么,只能睁着迷离的眼眸,望着那双不再温和的黑眸,感受他那不留一丝空隙的拥抱、饥渴猛烈的勾缠。

  每一次,当他的大手轻轻抚过她的肌肤,仿佛就像是在她的身上落下一簇簇的火苗,那炽烫的温度,灼得她的身体不断颤抖,她张口想喊,可逸出口的,却是脆弱不堪的娇喘……

  “禀告王爷,马匹没有受损,也没人受伤,卑职拿了些银两,安抚受惊吓的百姓,不知王爷是否还有其他吩咐。”

  外头,突然传来车夫的声音。

  那声音,就像是从草丛间突然窜出的一条毒蛇,惊得印欢喘息回神。

  她慌乱的睁大眼,一脸红透,连忙伸出双手推拒那宽阔厚实的胸膛,就怕两人亲密相偎的一幕,会教人给发现,可他却仅用单手,便箝制住她的抵抗。他将她环抱得更紧,不知餍足的更加深入她的唇齿之间。

  “王爷?”半晌得不到回答,车夫不禁放大声嗓,又往马车靠近一些。

  听见脚步声逐渐逼近,印欢感觉自己的心脏,几乎就要蹦出胸口。

  他的霸道与掠夺,逼得她又羞又无措,然而他所制造出来的欢愉,却又让她无法自拔的想要沉溺。

  这样相互矛盾、过分刺激的情绪,终于让她承受不住的发出**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你做得很好,现在直接回府。”在车夫起疑前,皇甫皡月总算有了回应。他的声音低沉而宏亮,适巧盖过那足以让人脸红心跳的**,有了他的回应,车夫这才安心的回到位置上。

  “是。”车夫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,拉着缆绳,驾着马车继续前进。自始至终,没有任何人发现马车里发生过什么事,然而身历其境的印欢,却吓得心儿剧烈震动。

  她瘫坐在他怀里,浑身无力的靠着他的胸膛,止不住的颤抖喘息,至今还是不明白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无论是何种攻击,她总是能敏锐的察觉先机,先发制人,然而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袭击,她却只能怔愣的任他摆布。

  想起适才,他在自己身上所制造出的种种快感,以及自己体内那奇异又刺激的感受,她羞得全身都要着火了。

  心跳声中,她微微颤抖的抚上自己微肿辣烫的下唇,几次想开口问他为何要那么做,然而如潮水般涌来的羞赧,却始终让她不敢发出半点声音。

  “吓着你了?”察觉到她的安静,皇甫皡月不禁露出怜惜的微笑,蒲叶般的大掌,忍不住抚弄起她那柔顺诱人的长发。

  她摇头,还是不敢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她的无措和羞涩,彻底取悦了他。

  男性的骄傲,让他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发间落下记记轻吻,怜爱的不肯放手,然而面对他意犹未尽的攻势、这一次,印欢却抗拒了。

  她非但缩起了颈子,还退开了身子。

  “不要……”她终于开口了,只是声音却是细若蚊蚋。柳眉之下,一双浓密鬈翘的长睫羞怯的垂敛着,像是两把精致的小羽扇。

  “为什么?”他挑眉。“难道你觉得讨厌?”

  虽然羞得都快晕了,但她还是诚实的摇了摇头。

  尽管她不明白他为何会在突然间,变得那般……癫狂,然而她却一点也不排斥他对自己所做的事,她甚至觉得……觉得……

  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,他蓦地发出低笑。“既然不讨厌,那就是喜欢了?”“我才……我不……”印欢只觉得一身燥热,直觉的想否认,却偏偏又不擅撒谎,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,仍没把话说全。

  她实在不懂适才的一切,究竟代表了何种意思,可她的心中,确实有一股浓烈的欢喜在荡漾着,只是同时间,体内那属于女子的纤细本能却也让她察觉到,那一切太过炽热,也太过亲密,似乎不像是一般男女会有的行为——一股不安,让她不自觉地揪紧了裙摆。

  “适才……你为何要那么做?那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她怯生生的看着他,清艳无瑕的脸蛋上,仍旧飘着瑰丽的红霞。

  “你不晓得?”看出她的困惑,皇甫皡月不由得一愣。

  她轻轻摇头。“那不好吗?”她小心翼翼的察看他的脸色,眼神写满了忐忑。发现她的不安,皇甫皡月眸光一瞬,立即露出温柔的微笑。

  看来她的师父虽然传授她一身绝学,却似乎忘了教她许多更重要的事。

  他爱惨了她、为她痴狂、为她失去自制,而这一切,她却都通通不晓得。虽然有些令人哭笑不得,不过这并不会动摇他的决心。

  自她闯入他生命的那一日起,她的身影便盈满了他的心,而今日的意外,只是再度证明了一件事——“那当然没有不好。”他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
  “那为什么……”

  “那是一种承诺。”他深深的凝望着她,眼神格外的认真,就连语气也充满了庄严。

  在她纯然的凝望下,他轻轻的、温柔的再次将她拥入怀里,将她搁到了心窝那块最深、最坚定的地方。

  “从今尔后,你我永远不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