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二十


  “是数不清的麻烦。”皇甫嗥月淡淡更正,并没有说明,是怎样的麻烦,然而他的眼神,却让上官倾云知趣的不再开口。

  握着印欢的小手,他头也不回的离开客栈,待两人走远,上官倾云才不悦的嘀咕出声。

  “啧!竟然反过来威胁我?这男人还是这般阴沉霸道,怎么就是没人发现他的真面目?”

  “适才在想什么?”才上了马车,皇甫嗥月便轻轻开口问。

  没料到他在谈生意之余,还能注意到她,印欢长睫一颤,眼底迅速闪过一抹慌乱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她咬了咬下唇,第一次在他面前说了谎。

  他要娶妻,照理说,她该开心的为他祝福,可偏偏,她却高兴不起来。

  她为剑谱而来,她该关心的,应该只有他的安全,然而这几日,盘旋在她脑海中的,却都是选妻宴的事。

  她不断猜着,为何他要答应皇上的胡闹?是因为他与皇上情同手足,无法拒绝?还是因为,他心仪的女子,就在点选的名单中?若是,那会是什么样的女子?而他,是否也会温柔的凝望着她?自相遇以来,她什么事都不瞒他,唯有这些她自己也弄不懂的复杂心绪,她怎样也不愿泄漏,因为那种感觉,彷佛……就像是她不乐意他娶妻似的。

  就在印欢心慌的想要别过头时,皇甫嗥月却忽然伸手执握住她的下巴,阻止她逃避。

  “别说谎。”他低着头,深深的凝望着她。“这几日你经常心不在焉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他关心地问,可锐利的黑眸,却似乎在搜寻着什么蛛丝马迹。他的目光,让印欢更加心慌了,习惯了他的温和,他偶发的霸道,总让她特别不知所措。

  霸道时的他,眼神总是太过锐利,仿佛可以看穿她的每一桩心事,时常让她有种无所遁形的窘迫感。

  垂下眼睫,她略微施力,挣开了他的束缚,然后像是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,退到了马车一角,将两人之间拉出一段距离。

  “没有,我只是……有些闷罢了。”她抓紧裙摆低下头,说谎的心虚,让她无法直视他。

  她这明显的回避,自然无法取信于皇甫皡月,不过他却不再逼问。

  面对她楚楚可怜的模样,他怜惜都来不及了,哪里还舍得让她再露出更多慌乱的表情?更何况,她向来是不懂得掩藏心事的人,虽然性子淡漠,平常话也不多,但一有心事,却总是清楚的全写在脸上,她那一点心思,他还会不懂吗?她的天真懵懂、她的美丽无邪,足以让所有的男子为她痴狂,就连他,也在许久之前,就已彻底的被她征服。

  自一开始,选妻宴不过就是一个策略,生意上的收益,不过是顺水推舟,自始至终,他要的只是一个能够顺理成章得到她的契机。

  他早已眷上她的相伴、恋上她那清雅淡郁的桃花香,如今,他又怎会允许她自身边逃开?毕竟“选妻宴”,就是为了选“妻”哪。

  黑眸深处闪过暗光,皇甫嗥月却是若无其事的微微一笑。

  “印欢。”

  一如往昔,印欢再次被那低沉温柔的声嗓,给诱得抬头。

  她的水眸澄澈如水,映着阳光时,仿佛就像是一对晶莹的黑宝石,那流转的水光、专注的凝视,总让人心荡神驰。

  “你身后的木柜里,有只木匣,替我找找。”他噙着温和的微笑,自然的转移话题。

  “木匣?”她不禁露出困惑的表情,不懂他为何会突然转移话题,但是他愿意不再逼问,确实让她松了口气。

  “一只黑檀木匣,不到两个巴掌大。”

  他约略形容,而她,则是依着他的形容,拉开每一个方格,寻找木匣的踪影。这只高柜是特别订做的,固定在马车的木墙上,稳固安全,只是高柜被裁成好几个方格,方格有大有小,用来放置茶叶、药品或是暖被、裘衣之类各式各样的日常用品,以方便旅行。

  只是平常她并没有碰过里头的东西,这下突然要找东西,实在有些困难。在翻遍所有方格,却还是不见木匣的影子后,她只好回头求助。

  “我找不到。”

  “是吗?”他也不责备,而是主动起身,来到她的身边。

  他的身材高大,单单只是跪坐,却还是让人感到无比压迫,尤其当他微弯着腰伸手找寻木匣时,那绷紧衣袖贴着他宽大强健的肩臂,勾勒出结实有力的线条,更是让人切实体会到,他绝对不如表象那般斯文无害。

  想起先前,他对自己所做出的种种亲密行为,印欢不禁迅速脸红了起来。以往有楼西在外头驾车,偶尔传来问话,她从未感到任何不自在,可如今楼西出门办事,只有他们两人独处,这安静的气氛,却让她莫名忐忑。

  就在印欢羞赧的想再度拉开彼此的距离时,外头,却忽然传来马匹的嘶鸣,下一瞬间,整座马车竟剧烈的摇晃了起来。

  突如其来的震荡,让正欲起身的她,瞬间失去平衡,眼看就要朝后头跌去——“小心。”

  一只强而有力的臂膀,及时拉住了她,并将她拉进了怀里。

  即使在慌乱之间,她还是注意到,他的动作是多么不可思议的迅速。

  他单手环抱着她,另一只手,却是充满戒备的握紧拳头,无论震荡多大,他始终一脸镇定、不动如山,直到震荡停止,才缓下脸色。

  他那俐落的身手以及沉定的反应,在在都显示,他分明是个练家子!“王爷,您没事吧?”马车才恢复平静,外头,车夫便立刻紧张的询问,就怕自己一时的疏忽,让皇甫嗥月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。

  “没事。”他淡定回应,同时睐了窗外一眼。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有个孩童突然冲到街上,卑职怕伤及无辜,只好紧急将马车停下。”伴随着车夫慌乱的解释,人群围拢私语的声音,也迅速传人马车内。

  “下去察看状况。”皇甫皡月冷静指示,同时伸手将窗上的竹帘放下,阻挡外头的窥视。

  “是。”噔的一下,车夫跳下马车,赶去执行命令了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  车夫才走,他立刻低头关心胸前的可人儿。

 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,印欢纵使心里产生不少疑问,然而当她察觉到彼此间的姿态时,精致小脸立刻爬上一片烫辣。

  天!她、她、她、她什么时候坐到他的双腿上的?!

  在他坚固的环抱之下,她的身体,竟然还紧紧的靠在他的胸膛上!她可以敏感的察觉到,他的气息有多烫人、他的眼神有多火热,甚至每一次他的胸膛起伏,隔着布料摩擦着她胸前的柔软,那样的感觉是多么的……多么的……“我……我没事!”

  低喘一声,印欢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自他的怀里退开,只是她才起身,她身上的披风却在此时成了麻烦。

  当绿色绣鞋不小心踩着披风的摆尾时,那严重的拉扯,让她的身躯再次晃荡,幸亏他动作迅速,及时将她护入怀里,只是这一次,情况却比上一回还要糟糕。她非但又坐回到他的大腿上、整个身子重新和他靠得紧紧的,就连她的嘴唇,也不小心的碰到了他的、他的、他的——望着那张近在咫尺、正与自己紧密相连的俊美脸庞,印欢整个人都傻了,然而与生俱来的敏锐却还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