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十九


  “那是一种承诺。”他深深的凝望着她,眼神格外的认真,就连语气也充满了庄严。

  在她纯然的凝望下,他轻轻的、温柔的再次将她拥入怀里,将她搁到了心窝那块最深、最坚定的地方。

  “从今尔后,你我永远不分。”

  第七章

  他要娶妻了。

  师父的卜卦果然灵验,今年他果然犯桃花;而她,只要能保他毫发无伤,就能提早回到笑笑谷,并习得“疾光残影”,只是为何,她却快乐不起来?皇甫韬的动作很快,自那日回宫,便迅速拟旨放出诏旨。

 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点选名单上的官家小姐、属国佳丽,皆已进入京城候命,只待诏旨再下,便会进入王府进行点选。

  为了皇甫嗥月,皇甫韬可说是用尽心思,名单上的女子无不身世良好、才貌双全,而府内,也为了这等盛事,到处忙碌着。

  在总管的指挥下,每间客房,都被打扫得焕然一新,每个院落,也都植上奇花异草,增添气氛。

  除此之外,总管甚至细心的请来几名异国大厨,这几日一直待在灶房内,与雷大娘一同试煮当日菜色,以保“选妻宴”当日,能让名单上的属国佳丽宾至如归。虽然忙碌,但全府上下全都洋溢着快乐,唯独她,始终走不入那喜气洋洋的气氛中——咻!就在印欢敛眉沉思的同时,空气中一抹突如其来的异样,却让她陡地回神。无须转首,她立刻听声判位,俐落的将破空而来的“暗器”用两指接下,并在下一瞬间,将暗器反弹回去。

  咚!

  眨眼间,花生米大的碎银,竟硬生生的嵌入了石墙里,成了墙上的装饰之一。坐在石墙前,差点就被碎银击中的上官倾云,先是一愣,接着才扯开嘴唇。“哎呀,原来你还有反应啊,我还当你睡着了呢!”

  他似笑非笑的打趣着,印欢却是冷着一张脸,严肃的警告。

  “下回别再做这种事。”

  “呵呵,印姑娘别不高兴,龙某只是想试试传闻中的刺客,有多少能耐。”她冷冷的睨着他,像是评估着什么。

  此人乃是皇甫皡月的商场伙伴,人称龙爷,听说是个厉害的角色。为了商谈生意,两人经常相约在外头见面,她几次跟着,早察觉到他有武功底子,只是程度尚不如她。

  “足以置你于死。”她冷声说着,语气认真。

  “呃?”上官倾云不禁一愣,似乎无法相信她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,竟然可以面不改色的,说出如此血腥冰冷的话。

  难得看好友露出错愕的表情,坐在一旁看好戏的皇甫嗥月,不禁低笑出声。“她确实有这份能耐。”他还帮腔附和,证明印欢所言不假。

  适才,若不是她察觉到那偷袭不带任何杀意,他相信,那颗碎银,此刻应该嵌在好友的眉心,而不是他身后的石墙上。

  “看来睿王爷倒是挺信得过这丫环的。”面对皇甫皡月的帮腔,上官倾云只能露出古怪的笑容。

  “她不是丫环。”

  “喔?”看出皇甫嗥月眼底的认真,他立刻领悟的挑起眉尾。“原来如此,莫怪‘那人’会如此烦恼了,看来王爷的眼光实在‘特别’的好啊。”

  “龙爷过奖了。”皇甫嗥月哪里听不出好友藏在话间的调侃。

  表面上,他俩虽是生意伙伴,可在“官场上”,他们的关系也算是匪浅。不过正所谓在商言商,此趟出门,既是为了生意,他也不想浪费时间在其他事上。将桌上的银票收妥,他将话题重新回到正题上。

  “第一批珠宝首饰的尾款,在下在此签收无误,至于剩余的珍珠、香料,还有劳龙爷了。”

  “睿王爷言重,咱们俩的关系可谓鱼水,不过是相互合作,何来劳烦之说?”皇甫嗥月微微一笑,没有反驳。

  “时候不早,在下也不好继续打扰,那就在此别过了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上官倾云没有多挽留,仍旧佣懒地坐在舒服的圈椅上,似乎没有起身送客的打算。

  倒是一旁的印欢,早在皇甫皡月起身的瞬间,便迅速拿起挂在屏风上的披风,拉开客栈的房门,走到外头候着。

  这几日楼西不在,一直是她跟在他的身边伺候,以前不懂的事,如今做起来,却是特别的得心应手。

  不知不觉间,她竟也逐渐融入他的生活,摸熟了他的脾性。他的习惯、他的喜好、他的口味,甚至他每一个动作、眼神所代表的意思,她总能自然而然的领悟。就在皇甫嗥月欲跨过门槛,走出厢房的瞬间,厢房内的上官倾云却忽然出声。“睿王爷。”皇甫嗥月没有停下脚步,更没有回头,而是笔直的来到印欢身边,抽走她手中的披风,轻轻的将披风围住她纤柔的身子。

  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印欢愣了一下,正想开口询问,却被他抢走了先机。“龙爷还有事?”说话的同时,他也顺手拉过领口两侧的蓝色穗带子,替她仔细的打了个漂亮的结。

  为他量身订作的湛黑貂毛披风,披在她的身上,非但不显得滑稽,反而将她衬托得更加纤弱柔白。

  他看着她一会儿,接着忽然伸手拂上她眉间的轻颦,她又是一愣,一时之间也说下出心中的那股震荡是怎么回事,却深深的体会到,他的温柔与怜惜。披风内那柔软的绒毛,是那么的暖和,属于他的气息,像是空气般团团的将她围绕,选妻宴的事,似乎已变得不再重要,横在心中的那股闷窒感,也在瞬间烟消云散。

  印欢不禁再度露出浅笑,但随之而来的羞涩,却让她连忙伸手解下披风,谁知他却阻止了她,并细细的、绵密的,将她小手握入掌心。

  眼看两人你侬我侬,举止亲昵过了头,上官倾云先是翻了个白眼,接着才打趣的再度出声: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龙某只想问问,要是‘那人’晓得自己非但被人欺骗,就连苦心安排的事,也只是被用来赚钱,不晓得会有什么反应?”

  听着好友的弦外之音,皇甫嗥月却只是噙着微笑,缓缓转身。

  “此事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龙爷若不开口,‘他’又岂会有任何反应。”“哎呀,不晓得自然比较好,只不过就是无趣啊。”上官倾云赏玩着瓷杯上的花纹,闪烁的眼神似乎在算计着什么。

  然而皇甫嗥月却还是淡淡、温和的微笑着,和善得就像是茹素多年、从未杀生的出家人。

  “无趣总比节外生枝的好,龙爷生意繁忙,恐怕不会乐意有麻烦上门。”

  “麻烦?”他好奇的眨了下眼睛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