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十五


  “因此微臣决定,暂时以客人的身分,将她留在府里。”

  “我不准!”咚的一声,皇甫韬气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“将刺客奉为客人,皇叔你是疯了不成?”

  “她不是刺客。”面对气急败坏的皇甫韬,皇甫嗥月的表情却是波澜不兴。“还有,动气伤身,皇上还是别动气的好。”

  “你要我怎么不动气?那夜,她可是亲眼撞见我的丑态啊,你不派人紧紧地盯着她,怎么反倒还让她当起千金大小姐?这……这真是要反了!反了!”皇甫韬气得大呼小叫,只差没喷火。

  这段时日,他见皇叔日日将人带入带出,还暗喜皇叔够机警,懂得将人绑在身边监视,怎么这会儿情况却突然变了?要是让别人晓得,他这个皇帝其实只是会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无能君主,他不如死了算了。

  “她不会说出去。”皇甫皡月自信地说道。

  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现在没说,不代表往后不会说!”

  “微臣信得过她。”

  是的,他信任她。

  当她张着澄澈的大眼,仰首凝望着他时,他从不曾怀疑过她,即便当她害羞的垂下眼睫,回避他的视线时,也只会让他无比的心动。

  她是那么的天真无邪,从来就不懂得掩饰,或许连她自己也不明白,她的回避、羞怯,代表了什么意义。

  “我可信不过!”皇甫韬还是反对。“听你的说法,她来路不明、身世不详,简直就是一团谜,这种人怎能轻信!”一顿,像是想起了什么,他蓦地脸色发青。“皇叔,该不会那些传言都是真的吧?你真的对那女人……”这几天,不少文武百宫都在窃窃私语,传言他和他那美若天仙的丫环,绝对不是普通关系,他偶然听见,还当是空穴来风,不曾记在心里,没想到……

  看着那张青白交错的脸庞,皇甫嗥月忽然笑了。

  那抹笑,温柔得几乎要滴出水来。

  “没错,我是。”

  那肯定的回答,使皇甫韬瞬间脸色更加铁青。

  “你是什么?”他大嚷了起来,语气充满了绝望。“我说得那么不明不白,你也能肯定,有没有搞错?”

  “你我叔侄相处二十多年,您的想法,微臣又岂会不明白?相对的,微臣的心事,想必您也多少懂得。”

  “我宁愿什么都不懂啊,你谁不好挑,竟然挑中了一名刺客引莫非连你也迷上那女人的相貌?”

  “也?”低醇的嗓音蓦地沈下。

  瞪着皇甫韬,皇甫嗥月不禁立刻想起,最初他见到印欢时,那痴迷的眼神。只是当时他以为,那不过只是一时的迷惑,拥有后宫三千佳丽的他,应当不会将印欢放在心上太久,可如今看来,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!没料到连自己情同手足的侄儿,也暗暗迷恋着印欢,一股巨大的不悦感,让他沉下脸,让他看起来,就像是一头极具杀伤力的黑豹。

  “呃……我、我没有那个意思,皇叔你可别误会!”没料到自己一时嘴快,竟将心中那一丁点的“心动”给泄漏出来,皇甫韬吓得立即解释:“我的意思是,她可是个来路不明的刺客,而你贵为皇族,这门不当户不对!”

  “您是一国之君,该关心的是国事,这桩事无须您操心!”眸光泛冷,皇甫嗥月有意将话题就此打住。

  “谁说的!”不过皇甫韬却没能摸懂他的意思,决意争辩到底。“你是我皇叔,你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,总而言之,我……朕就是不准你对那女人有意思,而且朕可是将丑话说在前头,若是皇叔将来想娶妻,对象势必得由朕选择!”“胡闹!”没料到皇甫韬竟会把话说绝,皇甫皡月不禁叱责出声。

  “朕……朕才不是胡闹,前些日子太后才同朕说起你的事,说你年届二十六,希望朕帮你挑几房好媳妇,本来朕打算先问过皇叔你的意思,再下决定,不过现在看来,此事势在必行,而且刻不容缓!”

  没错!皇叔可是他重要的人,他怎能随随便便,就让他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刺客给骗走了心?虽然只见过几次面,但是那女人的实力实在不容小觑。

  虽然话不多,但那一双沉静的眸子,似乎总能够看透人心,每回见面,他这堂堂一国之君,非但气势不如她,还总是被她逼得心慌意乱,因此无论如何,他绝对不接受她成为皇婶!早在许久之前,他就决定好,皇叔的对象一定得是那种好骗又好欺负的大家闺秀,如此一来,就算往后他来诉苦,要哭要耍赖,也不怕被人抓到把柄!“所以皇上的意思,是想替微臣选妻了?”双手负后,伫立在窗边的皇甫皡月,忽然露出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容。

  那内敛的怒气,远比任何一种恐怖的刑具都还令人发寒,皇甫韬几乎是瞬间沁出一身冷汗,然而与生俱来的骄傲,却不容许他退缩。

  “当、当然!为了避免皇叔误入歧途,朕决定事不宜迟,马上帮你办个‘选妻宴’!”哼!就算那女人生得清艳无双又如何?他找更多更美的女人来,就不怕皇叔不心动!

  皇甫韬得意洋洋的盘算着,丝毫没注意到,冷怒中的皇甫嗥月,不着痕迹地睐了房门一眼。沉敛黑眸微一闪,接着便若有所思地用劲长的食指,敲起窗棂。一会儿后,他总算点头答应。

  “也好。”

  “呃……好?”没料到他会爽快答应,皇甫韬不禁重重一愣。

  “微臣不敢拂逆皇上的意思,皇上想怎么做,就怎么做吧!”敛下眼睫,他撩起袍摆,忽然坐到一旁的书案后。“时候也不早了,您该回宫了。”

  回宫……

  对,也该是时候了,不过等等,皇叔竟然说好?!

  望着那态度丕变、令人捉摸不定的皇甫皡月,皇甫韬惊讶极了。

  “皇叔,你——”

  “不送。”皇甫嗥月无情断话,接着便拿起一卷书册,专注的开始阅读。见他态度冷淡,皇甫韬竟也不敢多问。

  皇叔看似温和斯文,可事实上,却比任何人还要专霸冷情,对于自己的事,向来不容他人左右,虽然他不明白是什么原因,让皇叔突然改变了心意,不过既然皇叔点头答应了,他最好见好就收,免得又惹恼了他。想起皇甫嗥月适才的怒气,他心有余悸的缩了缩脖子,连忙溜到门边。

  “既然皇叔也同意,那我就赶紧回宫处理此事。”说话的同时,他也迅速拉开房门,准备溜之大吉,谁知却差点撞上一抹人影。“哇呜!你、你怎么在这里?”瞪着那安静伫立在门外的印欢,皇甫韬吓得心脏几乎跳出胸膛,但随即心虚的撇开头。糟糕,她来多久了?适才,他可是说了不少她的坏话,该不会全让她听光了?面对皇甫韬的疑问,印欢却是充耳不闻,端着热腾腾的汤药,她的目光越过他,笔直的落到皇甫嗥月的身上。

  今日楼西不在,基于职责,她本该亦步亦趋的跟着他,只是皇甫韬来后,他便藉口将她支开。

  其实两人打算做什么,她心知肚明,看在皇甫嗥月的面子上,她好心退到几丈外的掬欢亭,若不是发现丫环送来汤药,她也不会来到门边候着,只是却万万没想到,会听见这桩事——选妻宴……

  原来,他要娶妻了啊。

  捧着汤药的小手不自觉的逐渐收拢,碗里的汤药,因为这股力道,产生了一圈圈的波纹。

  那紊乱的波纹,搅乱了平静的水面,也同时——搅乱了她的心。

  一股突如其来的冲动,让她不自觉的开了口:“你要娶妻了?”她问着,语气很轻,嗓音却微微紧绷。

  明明都已亲耳听见了,她却还想亲口确认一次,她究竟在期待着什么呢?望着那莹莹目光,一脸严肃的皇甫嗥月没有半点笑意,只是轻轻点头。

  “恐怕是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