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十三


  “怎么?难道你们是在怀疑本小姐说谎?”曹家千金不悦地眯起眼,目光螫得两姊妹猛摇头。

  “不、不是,奴婢没有那个意思。’“最好没有。”冷哼一声,曹家千金立刻将矛头对准沉默的印欢。“能够当上睿王爷的贴身婢女,想必你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,我瞧你一脸聪明,手绢的事就拜托你了,毕竟你也是个丫环,找个东西应该难不倒你吧?”

  虽然嘴角噙着笑,但任谁都听得出来,话中的贬损,一群人不禁捣嘴低笑,就只有团团、圆圆一脸莫名。

  “曹小姐,不如奴婢也帮忙找吧。”两人相当讲义气,连忙自告奋勇。

  “不过就是条手绢,一个人找就够了。”曹家干金立刻拒绝。

  “啊?可、可是这事原本就跟欢欢不相关——”

  “谁说不相关?”一名丫环忽然叱喝出声。“同样都是丫环,我家小姐想拜托谁找手绢,有你们置喙的余地吗?”

  “这……当然没有。”两姊妹吓得脸色都白了。

  “既然没有,那还不赶紧去帮忙换茶?这天这么冷,没热茶可喝,要是我家小姐着凉了,我看你们拿什么赔!”那丫环又吼人。

  “对不起,奴婢这就去换!”两姊妹这次再也不敢迟疑,一接到指令,连忙就往前冲,谁知手腕却在下一瞬间被人抓住。

  “别急。”握着两姊妹的手,印欢噙着浅笑,制止了两人的脚步。

  “可、可是……”

  “大胆丫环!你竟敢同我家小姐作对!”那丫环不分青红皂白,马上就替印欢扣上了罪名,一旁曹、毛两家干金,脸色也倏地一沉。

  见状,两姊妹更加惊慌失措,想开口帮忙说情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急得就快哭了,幸亏印欢镇定,非但不畏不惧,还能伸手安抚两姊妹的情绪。

  “你误会了,我并没那个意思,我只是认为外头风凉,小姐们若是担心着凉,不如移驾到附近的挹春阁,到时我们再奉上热茶。”她噙着浅笑,有礼的解释着。“我家小姐想待在哪儿,轮得着你一个丫环来决定吗?还有,是谁准你以你、我与我家小姐称呼?别以为当上了睿王爷的贴身丫环,就这样放肆!”

  “……我没那种想法。”

  “还说没有!来者是客,我家小姐也不过拜托你找条手绢,你就推三阻四的,还说不放肆!”

  果然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啊。

  看着自一开始就明显对她存有敌意的一群人,印欢轻轻的在心中叹了口气。自从成为皇甫嗥月的贴身丫环后,除了译文、编书、政事,她从未见过他多瞧了哪名女子一眼,更遑论亲近过哪名女子。

  如今,好不容易总算有两株“桃花”上门,可他非但不欣赏,还将人给“外放”到澄心园赏花,这天高皇帝远的,她自然也不奢望他能蹦出什么桃花劫。只是话说回来,端着官家小姐的身分,却任由底下的人毫无教养的大呼小叫,将他人当作是狗看待,连她听了都不高兴,莫怪皇甫嗥月要避得远远的。“请小姐们别误会,关于手绢,我——”

  “看看,这不又顶嘴了!”不待印欢将话说完,那丫环又嚷嚷了起来。“看来不给你点教训,你是不会把我家小姐放在眼里!”挽起袖子,那丫环蓦地露出令人发寒的阴笑。

  这下,团团、圆圆可再也忍不住了。

  早在眼眶打转许久的泪珠,立刻如小雨哗啦哗啦的落了下来,圆润的娇躯也开始一抖一抖的打颤。

  “曹小姐、毛小姐,欢欢是新来的,许多规矩都不懂,请您网开一面,饶过她吧!”即使吓得要死,两人还是鼓起薄弱的勇气跪趴在地上,哭哭啼啼的帮印欢求饶,可惜曹、毛两家干金非但无动于衷,还各踹了两人一脚。

  印欢立刻沉下脸来。

  这群人借题发挥说了这么多,无非就是想要安个罪名到她身上,好顺理成章的出气。虽然她大可出手反击,只是对方不过是寻常人,恃强凌弱未免可耻,况且她要真的反抗,恐怕还会连累到团团、圆圆。

  看来,最好的办法就是她让那丫环打个痛快,让她们气消就没事了。

  反正她是练武之人,挨几个巴掌,就像是被蚊子叮,一点也不碍事。

  望着右手高举的丫环,她不躲也下闪,静静的等待巴掌落下——“这是在做什么?!”

  伴着一声低沈的叱喝,皇甫嗥月无预警的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  以往,无论是遇见任何场面、任何人,他总是那般的温和有礼、玉树临风。可如今——温和有礼不见了。

  玉树临风也消失了。

  虽然俊美的脸庞仍旧让人着迷心动,但那过分冷寒的目光,以及紧绷的下巴,却让人充分感受到那股深沉的怒气。

  当下,除了印欢,所有人都吓傻了。

  第五章

  是夜,当晈月悄悄西栘,印欢也端着漆盘,轻轻推开书房的房门,无声的走了进去。

  “怎么还不睡?”皇甫皡月头也不抬地问,手里仍旧滴滴答答地推着算盘上的圆珠子。

  “你不也没睡?”她将漆盘放到了圆桌上,接着掀开碗盖,将冒着白烟的干贝粥给端到了书案上。“子时快过了,不累吗?”说话的同时,她也顺手替他磨墨。这几日,她虽没事可做,但也观察出不少心得。

  他总是子时就寝、卯时起床,三餐正常,不挑食,习惯在睡前来碗清粥,只是平常这些事都有楼西侍候,难得遇到楼西出外办事,她才有表现的机会。他微微一笑,不答反问:“你呢?累吗?”

  “整日没事做,怎么可能会累。”她摇头,神色间果然没有半丝疲惫。

  以往在谷里,她早晚练武,偶尔印心、印喜心血来潮,想要研究新菜色,她还得充当猎人,飞天遁地的将各类“特殊”的食材张罗回来,如今她成天无事可做,又怎么会累。

  倒是他这个人人都说气弱体虚的睿王爷,反倒是名不副实。

  说他气弱,他的足音稳健,行进间,从不仰赖轿子;说他体虚,他的语声虽缓,却浑圆有力。平日忙于政事之余,他仍可精神奕奕的处理私营的生意,光是从这几点来看,就能看出他的体力非凡。

  如果她的猜测无误,之所以会有如此“不实”的传言,肯定和那一夜,皇上哭倒在掬欢亭的事脱不了关系——“以后别再那么做了。”滴滴答答的拨算声乍然停下。

  当一抹热气欺到身旁,印欢这才猛然发现,原本还端坐在书案后方的皇甫嗥月,不知何时竟已起身来到她身边。

  穿着白袍的他,总是那么的谦和斯文,当他噙着温和的微笑时,总容易让人忽略他的高大,唯有靠得极近时,才能让人深刻的体会到,他是多么的高大与壮硕。看似温和无害的他,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慑人的气势,尤其当他俯首,用严厉的眼神盯着人看时,那股魄力,就连她也无法招架。

  只是比起他的严厉,她更在意的还是他沉默的注视。

  自从成为他的贴身丫环后,她就发现,偶尔他会用一种她形容不出的深邃眼神瞅着她瞧,那样的眼神既烫人又温柔,总将她平静的心绪搅和得好乱,就像现在——烛光下,浓长的睫毛就像两把小扇子,羞怯地扬了好几下。

  搁下墨锭,她觉得自己似乎得做些什么来打破这份沈默,因此连忙将一旁的干贝粥端了起来。

  “时候不早了,早点吃——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