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十二


  “别急,先告诉我,手绢是什么布料做的?”拉着两人的手,她好气又好笑的询问,唇畔浮漾的笑靥,如芙蓉出水,清艳无瑕。

  两姊妹虽然急着找手绢,却还是忍不住被那美丽的笑容迷得头晕目眩,竟就这么呆呆的看傻了。

  久久等不到回答,印欢只好又问:“不知道吗?”

  “不、不是的!”两姊妹猛地回神,如出一辙的小脸上,不禁浮起两抹可疑的晕红。“是丝绸做的……”

  “什么颜色?被风吹到哪个方向?”她又问,语气又缓又柔,奇异的安抚人心,姊妹俩听着,忽然不那么紧张了。

  皱紧眉头,团团用力想了一会儿,这才想起手绢的颜色。

  “是杏花的颜色,上头还有牡丹花的刺绣!”

  “就是被风吹到这个方向来的!”圆圆也迅速回答,圆润的小指头坚定地指着大树的方向。

  “很好。”印欢满意点头。“我来找。”

  “好!那我们也一起找!”没料到印欢愿意帮忙,两姊妹绽开一抹憨笑,不由分说,又趴到了树干上。

  印欢又好气又好笑,连忙将两人拉回。“你们就待在这儿,别乱跑!”

  “可是——”

  “我到上头找,一下就能找着了。”

  “上头?”两姊妹一头雾水。

  “你们不会爬树,所以干万别乱动,很危险的。”又叮咛了一次,印欢才提气飞上了树头。

  没料到印欢会像只鸟儿般,两姊妹登时瞪大了眼。

  “欢欢飞走了!”团团立刻发出不可思议的呼声。

  “所、所以欢欢是鸟吗?”圆圆很惊慌的转头问。

  “咦?可、可是他们说欢欢是刺客啊。”

  想起府邸里,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,两姊妹面面相觑,圆嫩嫩的小脸上尽是不解,绞尽脑汁思考了好一会儿,才下了结论。“欢欢才不可能是刺客呢!”两手握拳,团团笃定地摇了摇头。

  “没错,欢欢应该是鸟!”圆圆也说。

  “对!欢欢人漂亮,心肠又好,她一定是仙女变成的鸟!”

  想起入府后,印欢对自己百般的照顾,两姊妹相视一笑,很快就达成了共识。“喂!还没找着手绢吗?”

  后方,忽然传来倨傲的嚷叫,团团、圆圆闻声,立刻迅速转身。

  在丫环们的簇拥下,两名娇贵的年轻女子,款款的来到了桃花树下,两姊妹一见到来人,立刻恭敬的福身。“曹小姐,毛小姐。”

  “我不是拜托你们,帮我家小姐找手绢吗?怎么却站在这儿偷懒哪?”其中一名丫环插着腰,很不客气的质问。

  “奴婢不敢偷懒,奴婢有在找的。”团团、圆圆惶恐的回答,对于眼前的贵客很是畏惧。

  虽然资历不深,但是对于曹、毛两家千金的“美名”,她们可是听说不少。原来两位表姊妹因为父亲关系,经常到府中作客,只是由于官家小姐的身分,两人对食衣住行都相当讲究,有时光是挑剔吃食,就能让府里的丫环跑断腿,偶尔要是遇到两人心情不好,受气挨骂更是免不了。

  听见两人又上门,灶房里一群人你推我,我推你,根本没人愿意出来侍候,因此资历最浅的她们,只好又被牺牲——呃,又被派出来了。

  “那东西呢?”

  “呃……”团团害怕极了,扭着手迟疑了几秒,才敢回答:“还没找着。”害怕会被责骂,一旁的圆圆立刻接着补充:“不过欢欢去找了,应该很快就能找着了。”

  “欢欢?”一旁的曹家千金,不禁敏锐的挑起柳眉。“她是谁?”

  两姊妹还没来得及开口,柔软圆润的嗓音倒是无预警地插入——“皇甫皡月的贴身丫环。”

  所有人立刻转头望向印欢。

  漫天万紫千红中,她踏着芬芳而来,一袭月牙色的衣袂在风中摇曳飘摆,柔软的丝绸将她的身躯勾勒得更加窈窕。当她敛眉欠身时,那清冷如梅的气质,不禁让所有人纷纷屏住了气息。

  “是这条手绢吗?”她轻声问着,在阳光的照拂下,光润粉嫩的肌肤竟映着一层淡而晶莹的光辉,美丽得出尘,让人不禁怀疑,她是不是从天而降的仙女?“对,就是那条手绢。”两姊妹开心极了。

  “不对。”曹家干金却出口否认。“不是那条手绢。”瞪着清艳无双的印欢,描绘得精致的水眸里,瞬间盛满浓浓的护色。

  “是吗?”印欢表情不变。

  “虽然只是条手绢,但却是公主御赐的,弄丢了可不好,所以麻烦你再帮忙找找。”一旁的毛家干金,也恨得牙痒痒的。

  放眼整个金铉王朝,哪家闺女不倾慕皇甫嗥月?虽然身体不太好,但地位相貌都是一等,更别说还是个王爷!为了攀上这门亲事,家里有闺女的各家大臣,莫不使出浑身解数,找尽藉口登门拜访,就是为了能让自家闺女有露脸的机会,可皇甫嗥月向来恪守男女分际,从来只在主厅论事,至于其他女眷,则一律请到他苑歇息。

  几年来,各家千金明争暗斗、用尽手段,却始终没人能顺利的接近皇甫嗥月,谁晓得这半路杀出的“贴身婢女”,却拔得了头筹!睿王爷身边收了个绝色丫环的消息,早在几天以前,便在朝中不径而走。向来不近女色、清心寡欲的睿王爷,竟然会收个绝色婢女在身边,朝里议论纷纷,每个人莫不在私下猜测着两人的关系。

  只是百闻不如一见,这下亲自见到,还真证实了传言不假——这丫头果然美得太凝眼了!若不好好教训她一顿,恐怕她还真以为,自己能飞上枝头作凤凰呢!“公主送的?”一旁的团团、圆圆不禁叫了出来,吓得立刻跑到印欢的身边。两人低头仔细瞧着那手绢,怎么瞧,就是觉得手绢准确无误。

  “唔……是这手绢没错啊,曹小姐,您要不要再瞧一眼?应该是没出错啊。”“不用瞧了,我说不是就不是。”曹家千金冷声道,看都不看手绢一眼。“可是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