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十一


  第四章

  结果那一日,他们竟在宫中待到了戌时。身为典客,皇甫皡月不过是连上朝都不用的小官,但文武百官却对他十分“看重”。

  彷佛是刻意说好似的,每隔一个时辰,就会有大臣“正巧”经过书斋,因而“顺道”进来寒喧问候。就如同谭大人三人一样,所有人的目的都一样,全是为了阿谀奉承而来。

  他们看他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头大肥羊,她在一旁看着,不免都觉得厌恶,可他却能神色自若与人交谈,彷佛早就习惯这样的巴结。

  进退之间,他从容有度、彬彬有礼,看不出厌烦,却也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。无论是何人,他总是藉口公事繁忙,几句谈话,就把人送到门口,不过就算他“送客”功夫厉害,但人来人往的,也耽误了不少时间,更别说,他还得时常抽空到御书房,和皇上商讨国事。

  连续几日,他总在戌时回府,沐浴过后,府里还有不少大小事需要他处理,往往等到就寝时,几乎都是子时过后的事了。

  难得这么一日,他没进宫,没想到有人却追到了府里。

  瞥了眼前的几位大臣,印欢蹙了蹙眉头,随即将目光栘到一旁奉茶的丫环身上。

  自从变成皇甫嗥月的贴身丫环后,她的工作就明显变少,府里的事有总管打理,饮食上有大娘照顾,侍候的事则有楼西,而她,却只能跟在他身边,陪着他办公、用膳。

  同样都是贴身仆人,楼西的居所在偏北的日知阁,而她,却被安排在他住所邻问的偏房。

  她明白他是因为不信任她,才会将她留在身边监视,只是这样无事可做,实在闷人,成天听那些大臣说谎拍马屁,她更是倒胃!眼看丫环沏上新茶,她顺手接过漆盘,福身就想离开,谁知一股烫热却圈住她的手腕,阻止了她的离开。

  谈话声忽然中断,大厅里,顿时一片寂静。

  印欢愕然回头,顺着那深蓝的袖袍向上望,却对上一双太过深邃,也太过温柔的黑眸。

  “去哪里?”噙着淡笑,皇甫嗥月低声询问,大手没有放开。

  他的语气虽然温和,掌心的温度却好高,那灼人的热气,绵密地包裹了她的肌肤,迅速地渗透了她的体内。

  她敛下长睫,回避了那深邃的目光,声音不自觉的变得好小好小。

  “灶房。”

  “为何突然想去?”

  “几日没见到大娘她们,我想去看一下情况,顺便帮忙。”她只说出一半事实,没说出,大厅的气氛让她不舒坦。

  巴结的话她可以忍受,讨好的嘴脸她可以忽略,可那些人,总爱偷偷摸摸地瞧着她,那种被人窥视的戚觉,让她觉得相当不舒服。

  锐利的视线细细的在小脸上搜寻了一圈,皇甫皡月脸上虽然还是带笑,眼里却闪过一抹闇光。

  “也好,就去做你想做的事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她轻轻扯手,却发现他不放手。

  “这儿有楼西,你不用担心。”他仔细交代,另一只手,顺势拈起她耳畔的一缯长发,温柔的替她塞到耳后。

  那样亲密的动作,看得各家大臣目瞪口呆,就连奉茶的丫环们也差点将手中的茶壶给摔得粉碎。

  从头到尾,只有楼西一脸无动于衷。

  他双手环臂,眼观鼻,鼻观心,连个眼都没眨,镇定得像尊没生命的木雕。“我知道。”她点头,清艳的小脸不禁也闪过一抹不自在,珍珠般晶莹的耳垂,也悄悄的染上一抹粉红。

  她就是明白楼西身手不凡,才会决定暂时离开,他自然也明白这一点,又何必多此一举?“别只顾着帮忙,有空,就先把午膳吃了。”他忽略她困惑的眼神,微笑中又细心叮嘱,神情温柔,仿佛她是什么易碎的宝物似的。

  那样的呵护,实在太过明显,所有人你看我,我看你,个个脸色青白交错,精彩得不得了。

  “我明白。”她捺下困惑点头,忍不住又抽了抽手。

  虽然江湖儿女不拘小节,在师父的教养之下,她也不似一般女子矜持羞涩,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牵牵扯扯,似乎还是有点太引人注目了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这一次,皇甫嗥月总算松了手。

  几乎是得到自由的那一瞬间,她也迅速的将手收回。

  忽略众人怪异的表情,她冷静的福了个身,然后才拿着漆盘,转身离去。

  结果团团、圆圆不在灶房里。

  由于府里桃花开得正灿,跟着大臣们同行而来的千金们,此刻正在澄心园赏花,团团、圆圆正巧被派去送点心,去了两刻钟,这会儿还没回来,也不知是迷路,还是怎么了。

  眼看灶房忙成一团,印欢本想帮忙,但由于她的身分“特殊”,雷大娘有所顾忌,只好派她出来找人。

  才来到澄心园,远远的,她就看见那对姊妹小跑步地跑到一棵桃花树下,两人小脚一踮一踮的,抬头不知在找些什么。

  来到树下,她不禁也看向树上。“在找什么?”

  没料到背后会传来其他人的声音,姊妹俩立刻转身。

  “欢欢?!”

  “你怎么来了?!”

  姊妹俩默契还是那么好,一见到印欢,眼儿一亮,立刻就像是两只热情的小狗,开心地跑到她的身边。

  “你们没回灶房,大娘要我来找人。”看着那如出一辙的天真笑颜,印欢的眼里不禁也闪过一抹笑意。

  虽然相貌不同,但两姊妹天真可爱的个性,总让她想起一块长大的印心和印喜,因此打从入府的第一天,她就把这对姊妹花当亲姊妹看待。

  继柴房的事件之后,她相信在大娘的监视下,菊儿那伙人应该是收敛不少,只是几日不见,她还是忍不住担心,所以就过来看看。

  “啊!对了,要准备午膳!”经印欢这么提醒,团团才想起这重要事,吓得蹦了一下。

  圆圆也蹦了一下,不过随即沮丧地垂下头。“可是我们还没找到手绢……”“什么手绢?”看着两姊妹一脸慌乱,印欢不禁关心问道。

  “是曹大人千金的手绢,不久前被风吹走了,我们要帮忙找。”圆圆认真地说,一双圆滚滚的大眼连忙往大树左方看去,不禁期盼能快点寻着手绢。“可是我们找了好久,都找不到。”圆圆也跟着解释,圆滚滚的大眼也没放过右边的树干。

  两姊妹在树下绕了一圈,最后,竟然决定往上爬!眼看两姊妹贴在树干上,四肢像守宫般伸展弯曲,印欢略施巧劲,立刻将两人拉回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