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

  无瑕澄澈的眼儿因精彩的内容,显得格外晶灿,芙蓉般的嫩颊漾着兴奋的酡红,令黑眸深处不禁掠过一抹黝光。

  “过来这边坐着看。”比着身旁三尺远的软绸绣榻,他的嗓音轻柔得像是叫唤一只小猫。

  她露出温驯的浅笑,点头朝他走了过去。

  小巧的湖绿绣鞋踩在地上,轻巧得就像是蜻蜒点水,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一坐到榻上,她便迫不及待地摊开书页继续阅读,雪白的细颈边,柔亮长发顺着窃窕的曲线流泻,就像是在月牙色的软榻上铺了一层湛亮的黑缎。

  看着她坐得舒适了,他才噙着笑,慢条斯理拿起书案上的一封信,用银刀刮掉了上头的蜡泥,仔细阅览着上头谁也看不懂的异国文字。

  案前,楼西始终默然无语,磨完了墨,便退到了角落,像尊雕像般无声站立。不一会儿的时间,皇甫嗥月便将所有信件阅览完毕。

  搁下信件,他拿起小狼毫笔蘸了黑墨,不经思考,便一一将信件上提及的问题,精简的默在白卷上。

  他的字体银鈎铁划、气韵雅凛,每写完一道问题,便在问题的后头写下一些建议。他的回答深入浅出,作提纲挈领式,让人一目了然。

  金铉王朝疆域广大,属国、民族自然繁多,但历代先皇皆采怀柔政策,不强迫其改变语言文字,因此书信来往间,皆由典客译文之后,再传递给帝皇阅览。只是国家机密何等重要,历代典客几乎由皇族担任,只不过到他任位后,工作内容却多了点不同。

  除了译文,他也搜罗各国、各族书籍,甚至派人潜入各国,写下他国风俗民情、四季收获,所见所闻皆得回报朝廷。

  根据资料,他会评估出一些要事——若有国缺盐、粮,他便让户部将物资漕运于北,两国交商,不但丰盈国库,也能培养情谊,有利两国关系。

  若有国忽然广收铜铁悍马,那便是兵部严加国防的时候,召军遣将、调兵于边疆,捍卫国土,保家卫民。

  若有国发生天灾人祸,则吏部出使,以利诱之、以害警之,动之以情、说之以理,不花一兵二华,便可不战而胜。

  正所谓知此知彼,百战百胜,以不战换和平,方是大同。

  半个时辰过去,洋洋洒洒三篇谏文,终于完成。

  待墨干涸,他将书卷细心卷起,拿了条黄绫缠红丝的穗带将卷宗系好,这才出声。

  “楼西。”

  “是。”楼西连忙来到书案前。

  “将书卷拿到东苑,请皇上过目。”

  “是。”领着卷宗,楼西先觎了印欢一眼,接着才匆匆离去。

  门外,几只彩蝶翩翩舞过,屋檐下三只麻雀立刻睁大了眼,下一秒,便迫不及待的展翅俯冲而去。

  随着一弯细羽飘落,两名宫女端着漆盘,悄悄地来到了书斋外头。

  “王爷,婢女给您送热茶和点心来了。”

  几乎在柔嫩的嗓音响起之前,印欢便放下手中的兵书,起身来到门边。

  她爱书也惜书,即使才阅览到一半,仍是将书细心合上,轻轻的放在绣榻上,小心的不让书页有半丝绉摺。

  “我来。”

  从宫女手中接过漆盘,她轻声道谢,接着转身将漆盘端到了圆桌上放好,随后,又从袖里拈出一根细长晶亮的银针。

  从头到尾,他的目光没有自她身上栘开过。

  他看着她,拿着银针探入茶水里、甜饼里、松糕问,最后,她甚至捏起一块剔透软甜的桂花糕凑到了嘴边。

  她微眯着眼,像是研究什么似地嗅着桂花糕的味道,接着又采出小舌舔了口那细润的甜粉,那粉嫩的舌尖,是那么的诱人,滑过柔软的唇办时,还留下了一道晶莹的湿润。

  最后,当她小口咬下一口桂花糕后,他不禁起身,来到她的身边。

  “好吃吗?”他问,声音比平时还要低沈。

  “谈不上好不好吃,我是在试毒。”她转身解释,语音虽淡,可嘴角边却有着一抹浅浅的笑意,显然是看了好书,心情正愉悦着。“虽然皇宫是你的地盘,不过今年你流年不利,凡事还是小心为上。这些都没毒,吃吧。”她将一盘盘精致的点心放到圆桌上,却将咬过一口的桂花糕,放到了漆盘上。

  他没有立刻坐下食用点心,而是低头凝望着她。

  虽然他的表情仍是如往常般温和有礼,可莫名的,她就是觉得,他似乎哪里不太一样——“为什么愿意保护我?”他出声,无预警地打断她的思绪。

  她先是一愣,然后才开口回答:“保护你,自然有我的好处。”

  “什么好处?”他追问。

  她抬眸看向他,正纳闷他为何对她的事这么感兴趣,却发现,他的眼神好深邃,也好……烫人!那种感觉,仿佛就像他在眼里藏了一块烙火,那炽热的温度,正透过了他的注目,不怀好意的想将周遭的一切都燃上火苗。

  抚上微微烫热的脸颊,她有些不自在地撇开目光。

  “是家师最引以自豪的剑术,我若能好好保护你,他便答应传授给我。”语毕,她不禁抬头又觑了他一眼,却发现他还是看着她,目光依旧过分灼热。脸儿更烧,她不禁迅速垂下眼睫,再次躲避了他的目光。

  “你喜欢习武?”

  “嗯。”她低头轻应一声,却还是敏锐的察觉到,他的目光依旧缠绕着她。“快吃吧,再不吃,东西都要冷了。”她佯装若无其事的转过身,黑缎般的长发轻轻摇曳,扬出阵阵桃花香。

  他没留她,只是低低轻笑。

  嗅着那清雅的桃花香,他看过一盘盘的精致糕点,最后,却是伸手拈起漆盘上那缺了一角、看起来却是最可口的桂花糕。

  对着那口缺角,他将桂花糕一口吞下。

  “很香、很甜、很美味。”

  听见他的评语,她不禁转身看向他,却是一脸莫名。

  “既然好吃,那就多吃一些。”

  “一口就够了。”他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。“其他的,你吃吧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