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

  其实会发现她,纯粹是个偶然。

  昨夜,藉着大石的遮掩,她将身影气息隐藏得极好,若不是夜风忽然转北,挟着一股花香拂过亭间,他也不会察觉不对劲。

  三月桃花香,掬欢亭周边虽植有桃花,可一律在南,上风处却传来花香,他才会怀疑有人埋伏。

  本来,他是打算静观其变,谁料到皇甫韬说哭就哭——皇上面子何等重要,他只好先发制人,结果她的表现却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!面对杀气腾腾的刀光剑影,她不惊不惧、从容有度,面对一国之君,态度也是不卑不亢,直率得让人忍不住激赏。

  想起昨夜她对皇甫韬不假辞色的模样,玄幽黑眸不禁又浮现笑意。

  打从第一眼起,她的眸子就是那般纯然,澄澈得不染任何杂质,像是两潭清泉,诱得人想要徜徉其中。

  在她眼中,这世上没有尊卑贵贱,只有正义黑白。

  在她眼里,他不是王爷,只是一个凡夫俗子。

  因此在他心里,她也不再只是一个可疑人物。

  不再是……

  金铉皇宫,以鉴古湖为中心,分北宫城、东苑、南岁山和西御林,殿堂楼阁、宫馆亭台四布,间以长廊弯桥、大路小径相连,规模极广,气势恢宏,建筑无不壮观华丽。

  一入宫门,印欢便随着皇甫嗥月稳敛的脚步,踩着宽阔石板路,一路南行。途中经过不少厅堂楼阁、石栏长廊,多少宫女太监穿梭其中,脚步匆匆,像是赶着办事,可愈往南行,人影愈少,就连石板大道也不见踪影,只有几条如意瓦铺成的小径婉蜒在林园间。

  红瓦上雕着各式花鸟祥兽,鸟兽形态各异,却是栩栩如生、灵活生动,彷佛下一瞬间,就要自瓦面跳出,叼走那漫天飞舞的彩蝶。

  约莫又往前走了一刻钟,一股浓浓书香忽然扑鼻。

  前方,一间面阔五厅、上带三间厦的双楼书斋徜佯在绿竹之间,曦亮的日光自东方琉璃花台上斜斜照落,盈得满室光辉。

  琉璃花台上,幽兰初绽,那翦翦花影映在素纱方窗上,雅致如诗。

  西侧水榭回廊上,几名宫女捧着鎏金漆篮碎步经过,喁喁私语柔得像花开,湖面斑斓花锦偶尔跳跃,传来悦耳的跳水声,气氛既惬意又宁静。

  皇甫嗥月撩起袍摆,正要进屋,三名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,却急匆匆的自长廊的一端奔了过来。

  “睿王爷,这怎么来了?不是还病着吗?”三人远远的就扬声道,像是急着留人,一会儿,才气喘吁吁地跑到书斋前。

  甫下朝,他们就听见皇甫皡月入宫的消息,因此连奔带跑的,就是为了赶到这儿见他一面。

  皇甫皡月贵为皇族,相貌出众、品行端正、满身才华,虽只任小小典客,可谁都晓得他深受皇上器重,多少国事总与他参谋讨论后才能下定论,朝中文武百官巴不得能与他攀上关系,他们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如今难得让他们逮着了机会,一定得好好巴结一下。

  “托皇上鸿福,风寒已愈。”皇甫皡月拱手作礼,态度温文,不见半点皇族架子。

  “那就好、那就好,不过这两、三年来,王爷似乎大病小病不断,可真是令人忧心哪!”章大人一脸关怀,连连叹气,彷佛病的是自己的儿子。

  “是啊,您是我朝栋梁,朝中多少事都得仰赖着您,您可千万不能有半点闪失啊。”谭大人也急道,阿谀之意,溢于言表。

  眼看两位同僚马屁拍得顺,方大人也不输人,连忙接着讨好。“章大人和谭大人所言不错,下官听闻红参对身体有益,正巧下官府中有几株红参,不如今日下宫就差人送到您府——”

  “方大人美意,在下心领,听闻令堂近来体虚,你还是留着尽孝吧。”皇甫嗥月和颜悦色的婉拒,对于对方的家庭状况,竟是一清二楚。

  “这……”虽然他的语气温和,脸上带笑,但谁都晓得这其实是个软钉子,方大人顿时脸色僵凝,竟不知该如何下台。

  “在下今日进宫,是来译书的,这几日病着,进度蹉跎不少,恐怕得忙到夜里了。”皇甫嗥月忽然改变话题,眼神气度还是那般温和,但聪明人都晓得,他这是在赶人了。

  方大人脸色更僵凝,虽扼腕没能攀谈太久,但也只能顺着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下官就不便打扰了,不过还请王爷多多保重,这春寒料峭,下回还是乘轿来吧,有轿也好挡风啊!”

  金铉皇朝,只有皇亲贵族和一品官才能乘宫轿,可这气弱体虚的睿王爷偏要反其道而行,一年四季,总是步行入宫,实在令人百思不解啊。

  “多谢方大人关心。”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接着点了个头,便转身跨过门槛,进入书斋。

  后头,楼西和印欢也跟着进去。

  眼看着那颀长的身影就要走远,一直处心积虑想讨好皇甫嗥月的谭大人,顾不了宫廷礼仪,忙不迭厚着脸皮喊道:“对了,下官听说您府上桃花——”急促的话语,在印欢回头的瞬间,竟断了声。

  原本印欢就不喜引人注目,自一入宫,便特意走在皇甫嗥月的身后,结果谭大人这一喊,走在后头的她头一转,正巧和三人打了照面。

  看着痴愣的三个人,她蹙眉不语,倒是皇甫嗥月快步走出书斋。

  “谭大人,还有事?”他温声询问,高大的身影,无巧不巧竟将印欢完全遮覆住。

  “呃,是这样的……”虽然已是看不见,但谭大人却忍不住往印欢的方向多看了几眼,眼神有明显的痴癫。“下宫听说您府上美人娇艳……下不,是桃花娇艳,不知这几日是否能……”话说不到三句,又往一旁瞧了过去。

  见状,皇甫皡月不禁黑眸微眯,忽然往前跨了一大步。

  “谭大人的意思,是想到在下的府上赏花?”

  没料到他会突然贴近,谭大人吓得几乎从原地跳了起来,其他两人,不禁也从惊艳中回神。

  顺着那看似温文儒雅,实则蕴满慑人魄力的身躯往上望,三人张口欲言,可一口气却莫名梗在喉间,竟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  “桃花绚烂,确实引人,不过各位大人又何必拘束小小的宅院?落霞湖畔,两岸桃花灼艳其华,衬着春花绿草、潋滟湖色,岂不更引人入胜。”皇甫嗥月似笑非笑的建议,语气慵懒,却莫名让人紧绷。

  “这……是、是啊,王爷说的实在对极了。”三人只能干笑,却还是不死心,眼儿一溜,连忙又道:“那改日,不如就由下官租艘画舫,在那落霞湖上品酒赏花,届时还请王爷赏光啊。’“再说吧。”皇甫嗥月淡道,态度模棱两可,让人捉摸不定。

  三人相觑一眼,还想说些什么,皇甫嗥月却抢先一步。

  “时间不早,想必各位大人一定还有要事要忙吧?”

  “呃……这……”

  “那就慢走,恕在下不送了。”长袖一扬,皇甫皡月再也不客气,话声一落,不待三人反应,便迳自转身进入书斋。

  看着三人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,印欢唇角微勾,也转身跟上他的步伐。

  书斋里,四面方窗外敞,竹帘半挽,窗明几净。

  乌木精雕而成的卷头桌搁着一叠书信,还有几本写着不知名文字的书册,印欢只看了一眼,便绕过简朴大器的桌椅,来到西边高耸的书架边。

  她快步走过各个书架,发现每个书架从底到上,至少藏书三百。

  书籍种类包罗万象,史地政文、医农兵法……各类书籍,分门别类的摆放得整齐,而她的眼前,正巧是本兵书!水眸一亮,她立刻将书抽出,低头便看了起来。

  卷头桌边,楼西忙着磨墨,皇甫嗥月见她一下就看得入神,不禁露出笑意。“印欢。”

  他开口轻唤,她立刻抬头望向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