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

  紧闭的房门无预警的被人推开,皇甫嗥月精神奕奕的出现在门后,早已整装完毕。

  “王爷!”原本凝着脸的楼西,立刻忏悔低头。“卑职该死,竟吵醒王爷。”“早醒了。”他不以为意的淡笑。“楼西,难得见你动怒,怎么回事?”话虽是这么说,他却是笔直地看向印欢,发现她也正看着他,眼神仍是如昨晚那么专注澄澈,他不禁加深唇边的笑意。

  他压低声音、委婉地说:“王爷,这丫头需要训练。”

  王爷不爱人伺候,因此一直以来,身边就只有他这个侍卫,可谁知昨夜,王爷却忽然决定将这来路不明的丫头收为贴身婢女。

  关于此事,他虽认为不妥,却也不敢拂逆王爷的意思,可他万万没想到,她竟然什么都不懂,甚至言语之间也不见尊卑。

  王爷贵为皇族,又是当朝大臣,来往之人尽是达官显要,带着什么也不懂的丫环在身边,迟早要闹出笑话来。

  “是吗?”他还是笑,让人读不出他的心思。

  一旁,印欢没有水盆,无法打水,只好抽出袖间的素白粗绢,走到不远处的水池边,沾了些清水,然后迅速回到两人身边。

  递出手绢,她直勾勾地看着皇甫嗥月。“这会儿是赶不上了,明日我会准备好,你就将就一下吧。”

  “大胆,你竟敢——”

  皇甫皡月举手,瞬间阻止楼西的怒咆。

  他先是凝视那双澄澈的水眸好一会儿,接着才微哂地接过手绢。

  湿冷的手绢凝着三月的凛寒,握在手中,让人不禁有些颤抖,可他却脸色不变的将冰冷的手绢直接拂上脸。

  “你的家乡在哪里?”他闲聊似地问起,感觉到手绢的质地不如惯用的白巾柔软滑腻,却透着一股淡雅诱人的桃花香。

  那是她的味道。

  虽然同是桃花香,可真正的桃花深馥浓郁,远远不及她身上的香味来得隽永清雅。

  素绢下,丰润的唇角不禁缓缓勾起,他不着痕迹的将手绢画过鼻尖,继续擦拭着脸。

  “笑笑谷。”她有问有答,不带一丝隐瞒。

  “这谷名倒是奇异,不过似乎没听说过。”抹完了脸,他继续擦拭双手,动作不疾不徐、优雅清贵,看得印欢目不转睛。

  “笑笑谷乃家师所取,正确来说,那座山该叫飞石峰。”她一本正经的又道,一双眼仍是盯着他不放。

  虽然她一向不重美丑,但她却不得不承认,他真是个俊美的男子。

  俊美无俦的脸上,雕着一对朗朗俊眉,眉宇之间充满轩昂霸气,鹰隼般的眸,有时锐利,有时温和,却总是那么深邃内敛,让人总不自觉的想多看几眼;直挺的鼻一如他的性格,刚硬而正直,丰润的嘴唇不显得寡情,让人觉得亲和。总合来说,他俊美英武,精敛有度,这样的男子会有桃花劫,实在不足为奇,倒是他迟迟不成家,才让人觉得奇怪。

  听他的说法,他似乎尚无喜欢的女子,照他这般清心寡欲,那桃花劫到底何时才会来到?她可是等不及想学“疾光残影”了呢!印欢出神地想着,没发现一旁的楼西在听见“飞石峰”后,瞬间露出诧异的神情,就连皇甫嗥月也瞬了一下眼。

  “明明是座山峰,却取名成谷,看来尊师也是个标新立异之人。”他莞尔一笑,同时极其自然的将手绢放入袖间的暗袋。

  “家师确实较与众不同。”她也同意,没发现他的小动作。“待会儿你要去哪?”她问,开始好奇皇亲贵族平日究竟都在做些什么。

  “今日得进宫一趟,在这之前,劳烦你帮忙准备早膳,别忘了楼西和你的分。”他温声要求,态度温文有礼。

  感受到他的和善,她没有迟疑,立即点头,红唇边不禁也浮现柔柔笑意,小脸美得像花朵绽放。

  其实她正巧也想到灶房一趟,一来向大娘报告她成为皇甫嗥月贴身丫环的消息,二来也顺道看看团团圆圆的状况。那对姊妹和她同房,一早起来没看见她,一定急坏了。

  印欢转身才走,一旁的楼西立刻出声。

  “王爷,她不过是个来路不明的丫头,您又何必对她如此好言——”

  “楼西,说说那飞石峰吧。”皇甫嗥月忽然断话,虽然他的语气温和如昔,但眼里却多了一抹严厉。

  楼西心一懔,连忙改口回答:“飞石峰以生长珍贵药草闻名,峰顶终年笼云罩雪,气候不定,又有巨石乱飞,无道可通,若非有傲人轻功,实在难以顺岩而上,至今尚无人能一窥那山顶风光,因此有传闻,那飞石峰乃仙人修行之地。”“仙人?”想起印欢昨夜那一套巧异诡谲的迷踪步,皇甫嗥月不禁挑眉。“若不是仙人呢?”

  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皇甫皡月但笑不语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