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

  “我说的都是事实,信不信由你。”她蹙起眉头,不想争辩太多。“倒是堂堂一国之君,只敢躲在他人背后叫嚣,难道是不敢见人?”望着那躲藏在宽阔臂膀后头的身影,她不像他人一般恭敬,更不谦卑,而是直接用你、我相称。

  不少人皆为她不敬的态度倒抽一口气,不敢相信她的胆子会大到这种程度,却坚信,她绝对活不过今晚。

  又是诅咒王爷早死,又是对皇上不敬,根本是死罪啊!皇上一定会叫人砍了她的头,更甚者,还会诛了她九族!所有人不禁望向皇上,就等着看他会怎么处置印欢,谁知后者,却是半晌不吭一声,而且还一寸一寸的将食指收了回去。

  众人不禁眼露困惑,就只有皇甫嗥月噙着淡淡笑意,出声打破沉默。

  “皇上,您还是先回去沐浴歇息吧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皇甫韬实在气不过,可一想起自己适才丑态百出,而且极有可能——其实应该是根本已经被这美人儿瞧去,他就好想一头撞死!要是她将此事传了出去,往后他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啊?“夜深了,明日一早您还得回宫早朝。”他继续提醒,同时示意贴身侍卫站到皇甫韬身边,用高大的身影将他完全遮掩。“这事交给微臣处理就好。”“也好,就这么办。”皇甫韬也认为自己不适合留下,却忍不住再三强调。“不过你可得好好看住这丫环,千万别让她逃走了,待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后,定要向朕好好禀告。”

  “那是当然。”皇甫嗥月含笑点头。

  得到保证,皇甫韬这才甘愿藉由侍卫身影的遮掩,迅速离开。

  看着他们的身影隐没在长廊的另一头,皇甫嗥月才缓缓转过头,谁知却对上一双晶莹水眸。

  她盯着他,眼神无比认真,却带着些许深究。

  他不动声色地问:“你还想说些什么?”

  她点头,果然直接说出心底的疑惑——“你有相好的女人吗?”

  喝!没料到印欢再开口,还是那般胆大包天、语出惊人,一旁侍卫下禁纷纷倒抽了口气,满脸怒容。手里的刀枪剑戟、斧钣鈎叉,铿铿锵锵地响,就像是等着皇甫嗥月一声令下,就要抹上她的颈子。

  “在下尚未娶妻,自然是没有。”皇甫皡月却丝毫不受影响,表情似笑非笑。“是吗?”印欢失望敛眉,却不死心。“那有相好的男子吗?”她又问,眼神充满期盼,像是巴不得他能用力点头。

  这一次,所有人连下巴都掉下来了。

  他们不敢置信地瞪着印欢,就像是她头上忽然生出了一对尖角,手里的武器抖动得更厉害,脸色也更铁青了。

  “为何如此问?”皇甫嗥月还是不动怒,可藏在眼底的笑意,却是愈堆愈浓。双手负后,他朝她靠近了一些,却闻到一股柔馥雅郁的淡香。

  “因为我想知道,我该防的,究竟是女人,还是男子。”她还是一脸认真。“根据家师的说法,男子的对象并不是非女子不可,因此桃花劫自然也不限于女人,我总得弄清楚对象才行。”

  “桃花劫?”他挑眉,同时辨别出她的体香,竟是醉人的桃花香。

  她点头,几缯丝缎般柔软的黑发垂落胸前,将她娟秀的小脸勾勒得更加楚楚动人。

  天际间,云层飘栘,夜风又起,灼艳桃花纷纷洒落,竟乘着风,飞落到她的发间、裙边,以及——他的胸口上。

  拈起那正巧贴躺在心窝处、过分灼艳的桃**,他听见她用极为圆润清脆的声音,道:“没错,今年你犯桃花啊!”

  第三章

  结果,她竟成了他的贴身丫环。

  望着那紧闭的房门,印欢一脸平静的沈思着。

  她晓得,他不相信她。

  也晓得,他之所以会收她为贴身丫环,是为了就近监视她。

  更晓得,因为昨夜那一场风波,所有人都将她当成了刺客。

  可她无所谓。

  昨夜,她本可以顺利逃脱,但偏偏有人只用了一枚小石,就点住了她的穴道,那深厚的内力,证明了这王府绝对是卧虎藏龙、人才济济,就算昨夜她逃得了一时,也绝对逃不了下一次。

  能以贴身丫环的身分就近保护他,她求之不得,只是贴身丫环究竟都该做些什么?柴房的活,有雷大娘指示,可这会儿她突然被调到颐品楼,只晓得该寸步不离皇甫嗥月,其余实在是一无所知。

  “你该去打水了。”淡淡的声嗓,忽然截断印欢的思绪。皇甫嗥月的贴身侍卫楼西,如鬼魅似的突然出现在印欢身边。

  “为什么?”她还是一脸淡定,似乎没被吓到。

  楼西先是瞥了她一眼,然后才面无表情的回答:“王爷起床了。”

  “我晓得。”她听见房里的动静了。“不过他有手有脚,为什么要我去打水?”她就事论事地问,不明白如此简单的事,为什么还要别人代劳?看着一脸认真的印欢,楼西绷着脸,冷声又道:“因为你是丫环。”

  “是吗?”她不禁蹙眉,实在下懂富贵人家的规矩。“那除了打水,我还得做些什么?”她不耻下问,决定把自己的工作内容问清楚。

  “……你还得伺候王爷更衣。”好一会儿,楼西才又回答,只是语气有些勉强。

  “为什么要帮他更衣,他的病不是好了吗?”她又不明白了。她以为只有小孩、病人、老人和死人需要旁人帮忙更衣,怎么当王爷的却连这四种人都不如?这一次,楼西脸色直接下沉,并从牙缝里挤出声音。

  “因为他是王爷,王爷就该被伺候!”一顿,忍不住又道:“你做事向来都要问原因的吗?”

  印欢还没来得及回答,一串低醇朗笑却突然插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