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

  “不能改变命运吗?”抚着眉心,她不禁气弱地问,衷心期盼师父能想个办法。

  “命运天注定,为师实在无计可施,不过若是你肯两肋插刀、行侠仗义,为师倒是可以将‘疾光残影’赠与给你,当作是事成的奖赏。”抚着髯髯白胡,印峰笑呵呵的丢下一记诱饵。

  “您是说真的?”冷凝水眸瞬间一闪,清艳小脸果然亮了起来。

  打小她就爱习武,师父自创武术,她几乎学尽,可唯独“疾光残影”,无论她如何央求,师父就是不肯传授,而如今,只消她点个头,剑谱就能手到擒来——“君子一诺千金,为师可曾骗过你?”

  是没有,不过爱阴人倒是真的。

  虽然蠢蠢欲动,但印欢还是谨慎再谨慎,决定将事情问清楚,再下决定。“真的只要能保护睿王爷度过劫难,徒儿就能习得‘疾光残影’?”

  “君子一诺千金。”

  “那睿王爷何时会遭劫难?徒儿和睿王爷,又是什么样的缘分?”

  “天机不可泄漏,这你可问倒为师了。”印峰咭咭笑,不给答案,但眼神深处,却闪过一抹神秘的光芒。

  咬着红唇,印欢没察觉那抹诡光,只是一心一意的盘算着。

  依她的身手,保护一个人根本是易如反掌,虽然时限不定,可了不起也就是一年的时间,比起她花了五年的时间,却还求不到剑谱,这短短一年,绝对值得花。雅眉一展,红菱小嘴竟忽然绽出一朵淡淡笑花。清艳的脸蛋,因为这抹笑,更添娇艳,当下迷得满室的男子一个个口水直流,眼露色欲。

  可印欢却不在意,只是淡淡的做出决定——“成交!”

  京城之南,落霞湖畔,嫣红粉艳的桃花正盛开着。

  一阵春风吹拂,湖光潋滟,落英缤纷,美不胜收,不过比起这湖光春色,沿着湖岸,一排绵延不绝的白色砖墙,更是引人注目。

  湖岸有多长,那白砖墙就有多长,坚固高耸的砖墙,圈着数不尽的亭台楼阁、峻宇雕墙,即便站在对岸,也能感受到那屋宇的雄伟壮丽。

  那正是睿王爷府。

  为了习得疾光残影,印欢已入府三日,因为资历最浅,所以被派到了柴房做些劈柴挑水的杂事。

  别的丫环当那是粗活,怕被她求着帮忙,几乎没人敢接近她,此举正中她的下怀。

  没人纠缠,她乐得清闲,平常只要完成工作,便会到柴房边的大树下乘凉、修行,可几名丫环似乎看上柴房的清幽,闲来没事就往这儿跑。

  一群人围聚在池塘边,叽叽喳喳的谈天说笑,总吵得她无法静心。

  “欵!欵!你听说了吗?”

  “听说了!皇上今晚要留下来用膳呢!”

  “是啊,不晓得雷大娘会派谁上菜,要是能选到我就好了。”

  “怎么?想皇上了?”

  “才、才不是呢!”

  “还说不是,脸都红了。”

  “讨厌!就会说我,你和菊儿就没其他心思吗?这次皇上驾到,王爷肯定会在掬月轩摆宴赏月,难道你和菊儿不想乘机见到王爷?”

  “当然想啊,可雷大娘从来不让人说情的,咱们能怎么办?”

  说到雷大娘,一群丫环不由得纷纷叹了口气。

  雷大娘是灶房的厨娘,入府三十八年,资历与总管齐深,做事厉害,手艺更是没话说,可为人却相当严肃,对灶房里的丫环管教更是极为严格,平常若是没有她的带领,她们可是不能在府里乱走动的。王府里讲究尊卑,就连奴仆也有等级之分,通常被指派到前苑送菜的,全是资历较深的灶婢,偶尔府里有客上门、忙不过来的时候,才轮得到她们,因此就算她们心有倾慕,也只能在后苑作作白日梦。正当一群人愁眉叹气,树底下的印欢,却因为突如其来的脚步声而睁开水眸。东方洞门后头,有三个人正迅速靠近,而西方六丈开外的桃花树丛后,也来了一个人,而且听脚步声,是个男子。

  今日倒是个好日子,这偏僻的柴房,竟接二连三来了一堆人。

  “你们几个!竟然躲在这里偷懒!灶房里的活都不用做了吗?”

  才说曹操,曹操就到,丫环们口中的雷大娘,竞从东方的洞门窜了出来。她的身形福泰,可动作却相当俐落,不一会儿,便来到池塘前的石板路上,见一群人全围在池塘边闲聊,脸色顿转深沉。

  “大、大娘!”几个丫鬟没料到会被抓到偷懒,一个个全吓得脸色发白,像寒蝉般瑟缩在一起。

  “我就猜灶房怎会来了耗子,原来是你们为了说闲话,没将厨房里清洁干净,就全躲到这里偷懒!”挺着胸膛,雷大娘厉声大骂。

  一群丫环见苗头不对,立刻咚咚咚地跑到她面前,乖乖自动排好。

  “不、不是的,我们没偷懒,早些时候,分内的事就做完了。”尽管害怕,但几名丫环反应却相当快,一个眨眼就能编出谎话。

  “还敢撒谎!”雷大娘精明过人,锐利的目光直瞪着一伙人。“要是你们有将灶房收拾干净,那灶房怎么会有耗子出没?”

  王爷是何等尊贵,甭说灶房里有耗子出没了,光是那煮菜的水里头有一丝丝的不干净,那可都是大罪的,更遑论是跑来了耗子。

  此事若不严惩,这些丫环永远不懂得警惕!“是真的,我们真的有仔细将那些碗盘清洗干净!”其中一名丫环呐呐辩解。“就连碗橱、桌椅,也都用湿布蘸了清醋,里里外外擦拭过一遍,绝对没有半点疏忽。”另一名丫鬟也道。

  “是啊,我们也不懂为何有耗子……啊!该不是那对新来的姊妹偷懒,没将大娘吩咐的工作确实做好,所以才会引来耗子吧?”丫鬟中,为首的菊儿是最聪明的了,心思一转,立刻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他人身上。

  眼看一群丫鬟,你一言我一语的推托,雷大娘也不强扣罪名,只是挥了下手。“团团、圆圆,出来!”

  “是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