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王爷太认真 >


  这两天,她随着师父在京城里东奔西跑,对这边的地理位置,大概了解一些,虽还不到钜细靡遗的程度,但经过的地方,她是不会忘的。

  “不错,正是睿王爷府。”印峰不禁赞许的点了个头。“说到那睿王爷可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,谁都晓得他是当今皇上的么皇叔,叔侄俩感情好得不得了。”“是吗?”收回目光,她对这话题毫无兴趣。比起这些,她还宁愿将心思花在该如何说服师父回谷。

  在她眼中,这繁华京城远远不及笑笑谷的清幽,与其让她待在这儿陪着师父到处疯,她还情愿早点回谷练功。

  “不过虽然名为叔侄,可事实上,两人年纪相近,自小一块学习成长,情同手足,只可惜皇上都娶几十个老婆了,为人叔的睿王爷却迟迟无意成家,因此市井间,开始有人传言说睿王爷可能有断袖之癖呢!”印峰犹在滔滔不绝的叙说着,显然对那传说中的睿王爷相当感兴趣。

  “流言蜚语,不足采信。”

  “我也不信,所以前些日子帮他卜了卦,结果你猜怎么着?”

  虽然不感兴趣,但印欢还是本着徒儿本分,顺着话题发问:“怎么着?”

  “那素来清心寡欲、光风霁月的睿王爷,今年竟然有个死劫!而且,还是个桃花劫哩!”印峰又开始乱笑了,白苍苍的山羊胡在笑声的震动下,像极了颤颤乱跳的白色鸡毛掸子。

  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”印欢毫无感触,只能这么道。“不过既然人都要死了,您也就别笑得这么乐了。”

  “呸呸呸!谁说我笑,是因为高兴了?”印峰立刻翻了个白眼。“我之所以会笑,是因为那睿王爷有福了,有我印老头在,他必能逢凶化吉!”

  晶莹水眸瞬间划过一抹讶然,但随即归于平静。

  打小,她印象中的师父,就是这样疯疯癫癫的,行事从来就没个准,总是随心所欲、为所欲为。他不想做的事,就算牵出八匹马,也拉不动他,相对的,他想做的事,也从来没人可以阻止得了。

  被师父收养十年,他老人家来自何处、师承何派、年岁经历,她全然不知,只晓得他老人家不仅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,就连十八般武艺,也样样精通。由于三姊妹中,她的骨骼最佳,因此打小跟着师父习武,至于印心和印喜,则是顺着天赋,分别学习厨艺和玄黄之术。

  表面上,师父总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,但事实上,却是个深藏不露之人,看来今年师父之所以会远道来京城卖草药,果然是有目的的。

  “您的意思是,要助睿王爷一臂之力?”

  “没错,不过这京城,好玩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为师恐怕抽不出时间哪。”垮着脸,印峰露出好烦恼的表情,可眼神却偏偏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  两道白眉之下,一双晶灿的眼珠子,直直地盯着印欢瞧,似乎意有所指。“……”

  “所以为师就想,三个徒儿之中,欢儿你的武功最好呢!”说着说着,印峰又笑了起来。

  虽说他这辈子没娶过妻生过子,不过凭着无师自通、学什么精什么的过人天赋,他自认在教养徒儿这事上,可不会有人比他做得更好了。

  寻常人拿琴棋书画教养女儿,他标新立异,改拿刀枪剑戟来替代,瞧!十年精心教养,不就让他教出了个武奇葩!放眼金铉王朝,他有自信,绝对没有哪家的女儿能比欢儿更为出色。

  这一次,印欢仍旧沈默,表面上虽是波澜未兴,心里却不免恼了起来。

  她就纳闷着,为何今年师父会缠着她出谷,原来竟是有目的的。

  “是师父教得好。”她敛下眼睫,藏住眼里的恼怒,淡淡回应。

  “那当然是我教得好,不过正义感可是天生的,教不来的。”适才街上所发生的事,就足以证明他这个徒儿有副好心肠。“你也不希望睿王爷英年早逝吧?”“关于睿王爷,徒儿并无了解。”也就是说,睿王爷是死是活,干她何事?她和那睿王爷,根本是八竿子打不着,她甚至连他姓啥名谁都不晓得,就算她见不得别人使坏,但也没古道热肠到鸡婆的地步。

  “无妨,进了王爷府后,多的是机会可以了解睿王爷。”印峰凉凉说道,脸上的笑容,忽然变得好贼。

  眼皮一跳,印欢忽然有股不好的预感。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就是昨日的这个时候吧?”抚着髯髯白胡,印峰笑得更贼了。“为师的用了点关系,总算让王爷府的总管答应让你进府工作,这会儿用完饭,你就得到睿王府报到上工了呢!”

  印欢千算万算,就是没算到自家师父会来个先斩后奏,淡静的水眸里,瞬间染上一抹愠色。冰晶雅致的脸蛋,因为怒气而抹上淡淡的酡红,看起来更醉人了。“师父,你——”

  “是是是,我英明神武、神出鬼没,昨日你跟着我,竟然完全没察觉到我做了这点小动作,你敬佩我,为师的都晓得。”印峰摆摆手,故意断话。

  印欢冷下脸。

  “徒儿看起来,像是敬佩您的模样吗?”睁眼说瞎话,她明明是在生气!“当然,瞧你敬佩到脸都红了,如此仰慕,为师的可是会害羞的。”捧着脸,印峰装模作样地眨了几下眼睛。

  眼看自家师父装疯卖傻,屡屡岔开话题,印欢更恼了,却聪明的不再浪费唇舌。

  敛眉凝望杯中那晃荡水纹,她捺下怒气,试图让自己静下心来。

  师父行事纵然我行我素,但多少有他的理由。

  “为什么?”深吸一口气,她试着了解原因。

  “命中注定。”说到正题上,印峰总算恢复正常了。“这辈子,你注定和睿王爷有这段缘分。”啜了口热茶,他笑嘻嘻道。

  缘分?印欢微蹙眉头,不禁转首眺望远方那壮丽的府邸。

  八岁那年,她被生母遗弃在破庙里,虽然幸运的被路过的师父收养为徒,但十年岁月,她几乎都在笑笑谷练武生活着,几次出谷,也不过是到山脚的小村庄采买东西,何时待过这繁华京城了?如今,她却得踏进那王爷府,保护睿王爷的性命,多么诡异的命运!不过话说回来,光是印心、印喜这两个丫头谈起天来,就足以让整座笑笑谷变成市集,堂堂王爷府,光是下人,恐怕就有上百,这些人的声音成天在耳畔绕——天,光是用想的,她就开始头痛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