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“放开我,我要去找相公!”她嘶声大喊,不断朝被掩没的雪滩伸长了手,却阻止不了积雪不断崩落,泪水宛如雨下,在心痛得几乎碎裂的瞬间,她的眼前蓦地一暗,整个人竞无办地瘫跪在微微震动的雪地上。

  “少夫人!”权耀尚发出低叫,连忙紧急出手搀扶。

  即使整座千峦山脚只剩微弱的火光,他也能清楚看见红芬脸上神情是多么苍白虚弱。

  “夫人,少夫人不对劲!”他连忙向身边的凤叶月享告,后者自然急匆匆的凑了过来,不过还有一抹身影更快。

  在最后一缕火光熄灭之前,凤怀韬自奔逃人群中急惊而来,接过权耀尚手中呼吸困难的红莓。

  “红莓!”他心急地大叫着,却看见她紧闭着眼不断急促喘气,泪流不停,好似就快要童息了。“娘,红莓这情况不对,得马上带她去找大夫!”他当机立断对着一旁的凤叶月说道。

  “那快抱她上马车!”凤叶月反应也快。“耀尚,你驾车带少夫人去找大夫,我和老爷会自行想办法回去,路上小心,千万别碌露了少爷的行踪!”

  “是!”权耀尚立刻跃上马车前座,拾起缓绳。

  而凤怀韬则抱着几乎晕厥的红莓,无声掠进马车里。

  一路上他不断呼唤着她的名字,低沉嗓音回荡在她的耳边,灌进她仅存的最后一丝意识里,而黑暗中红莓仿佛也听见了他的呼唤,她激动得想回应,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不……不……不……

  相公!

  泪水落得更凶,她在黑暗中焦急哭喊,脚下却陡地一空,瞬间摔进更深的黑洞里,再也没有意识。

  自那晚雪崩之后已过了三日,却依然遥寻不着凤怀韬的身影。

  因为这事,整座凤府弥漫一股愁云惨雾,就连京城内外的百姓也不敢置信,多少人因为凤怀韬的遇难而难过掉泪,直问老夭为何好人总是不长命,皇上甚至还特许凤玄不用上朝,尽全办抢救。

 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,朝廷上下谁都明白凤怀韬失踪了这么久,恐怕早已是凶多吉少,就算勉强找到人也是一具冰冷的遗体。

  纵然这个时候落井下石难免落人闲话,可凤怀韬这一死,更可以确定吏部员外郎就是未来的驸马爷,因此为了讨好吏部员外郎,更为了讨好皇上,朝中一群趟炎咐势之人纷纷在早朝上奏,各自赞扬吏部员外郎这些年来的功绩,同对也暗示公主已届婚嫁之龄,该是为

  皇家添喜的时候了。

  众臣们你一言我一语联手票奏,巧妙地替皇上搭了个大台阶。

  眼见众臣都有这个意思,皇上自然也就不用顾忌什么情义面子,当下竟就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顺势替金莲公主和吏部员外郎指了婚。

  君无戏言,皇上话一出口群臣当朝大喜,文武百官纷纷献上祝贺,听得皇上是心花怒放、眉开眼笑,心头对凤家的愧疚更是瞬间减去了不少。

  只是就在群臣大喜的同时,万万没想到他们口中下落不明的凤怀韬,其实一直待在凤府里看顾着红莓。纵然那晚乍见凤怀韬安然无恙回到府里时,凤府里所有的下人全都吃惊得睁大了眼,几乎想揉眼睛确定,可却没有一个人声张,更没有人将这天大的秘密传出去。

  为了让众人坚信他的不幸,好让整出戏提早落幕,那晚雷厉故意又让雪崩了一次,谁知红莓竞因此受不了打击而晕厥了过去,之后虽然及时找到大夫,大夫却诊断出她怀有身孕的事实,特别叮嘱他绝不能让她再受到刺激,否则母体和胎儿都会再受到伤害。

  “红莓还没醒来吗?”意翱楼里,凤叶月忧心忡仲的走到床边,隔着纱帐看着大床上的红莓。“她都睡了这么多日,真的没问题吗?”

  “大夫说她受到太大的刺激,因此开了些安神的药让她服下,她会昏睡是正常的。”凤怀韬低声回答。

  凤叶月更紧眉心,不悦的教训儿子。

  “都是你出的好主意,瞧你把红莓吓成什么模样了,幸好红莓只是受到惊吓没动到胎气,否则我看你怎么收拾!”

  听着母亲严厉的教训,凤怀韬只是沉默的听训,始终没有开口回嘴。

  一旁的凤玄哪里会看不出儿子才是最自贵的人,只好连忙出来打圆场。

  “韬儿也没料到红莓怀有身孕,要是他知道了就不会这么计划,总之红莓没事就好,咱们还是先回去,让韬儿好好照顾红莓,何况方才耀尚也派人传回消息,说皇上今日早朝终于开口替金莲公主指婚,如今大局已定,过些日子韬儿就能光明正大公布红莓怀孕的喜

  讯,并将红莓扶正了。”

  “皇上真的指婚了?”听见这消息,凤叶月的心情总算好上一些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凤玄微笑点头,一边说着,一边不着痕迹地揽着妻子离去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待会儿只要再跑一趟千峦山徉装找人,之后就能挑个时机向外公布韬儿大难不死的消息了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太好了!”凤叶月不禁大喜。“这事能成,全多亏雷厉那孩子鼎力相助,回头我们可得好好谢谢他。”她细心说道。

  “这是一定。”他微笑揽着妻子跨出房门。

  “还有那些不知情的工人们,这些天实在麻烦了他们不少,咱们一个也不能少,全都得好好致谢。”

  “当然,待一切事情结束之后,咱们一定重金答谢。”

  随着两人离去,房里再次恢复宁静,凤怀韬这才掀开纱帐坐到床边,充满忏悔的轻抚睡梦中的红莓。

  娘说得对,他真不该进行这项计划的,还好红莓和肚子里的孩子没事,否则他——

  喉头紧缩,他几乎是止不住颤抖的将双手紧握成拳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