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这桩抢案发生得太过突然,也悬疑得令人费解,公主虽然侥幸逃过一劫,却受到严重惊吓一夜无法成眠,皇上因此下令严办此案,派出数百官兵在京城内外四处搜查,非得揪出那四名恶徒不可。

  百姓们被搅弄得人心惶惶,索性关在屋里连门也不出了,随着大雪愈下愈大,大街上也变得更加冷清,只剩官兵呀处搜查巡逻的身影。

  只是凡事有失必有得,纵然公主受到了惊吓,可吏部员外郎护卫有功,皇上因此特别将吏部员外郎召到御书房,大大奖赏了一番,甚至就连公主也一改高高在上的姿态,羞涩地亲口向吏部员外郎道谢。

  公主写在眼眉之间的情意任谁都看得出来,尤其更是骗不过皇上的眼睛。

  之后吏部员外郎虽然婉拒了所有赏赐,却拒绝不了公主的频频示好,以及皇上有意无意的撮合,宫里就有不少人瞧见这段日子以来,吏部员外郎经常被召入宫中,陪伴公主看戏赏花,或是陪伴皇上下棋、讨论议事。

  这样的情况实在意喻深远。

  许多人见他如此得势,几乎料准他就是未来的驸马爷,开始蠢蠢欲动,暗中筹划该如何趟炎附势,不过也有不少人感叹世事多变。

  毕竞凤怀韬若是没有得到这场怪病,那么准驸马的头街也不会固此拱手让人,只能说凤家时运不济,与皇家无缘。

  但众人只顾着感叹,却万万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,其实全是凤怀韬暗中一手策划,尤其吏部员外郎得势之后,他的“病情”更是日益好转,连大夫都忍不住啧啧称奇,不得不相信冲喜的神奇力量。

  红莓冲喜有功,凤怀韬好转病愈的消息经过百姓们的口耳相传,很快便传到了宫中,甚至传到了皇上和金莲公主的耳里。两人虽然惊喜,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立即召见凤怀韬入宫慰问,仿佛在顾忌衡量着什么,文武百官见状,不禁更加确定凤家是与皇家无缘了。

  这一日是凤怀韬重返朝廷的日子,红莓一如往常端了早膳热茶到揖清苑向凤氏夫妇请安,只不过不同的是她的身边却多了两名丫鬟。

  两人是凤怀韬前些日子特地为她挑的,说是她总是只顾着伺候他,却老是忘了照顾自已,因此要两人跟在她的身边照顾她。

  她不习惯让人伺候却拒绝不了,尤其凤氏夫妇也同意凤怀韬的做法,还特别叮嘱两名丫鬟好生伺候着她,她再也不敢婉拒,只好应允了下来。

  请完安后,她便和两名丫鬟加快脚步匆匆赶回意翱楼,本想伺候凤怀韬洗脸更衣,不料凤怀韬早已梳洗完毕,穿着一身官服待在屋里等着她,她才进入内室,便件不及防的被他楼进怀里。

  “啊!”她低叫一声,小脸登时审上两抹嫣红。“相公,别……别这样,有人在看哪……”她用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说道,怀疑身后的两名丫鬟一定也脸红了。

  自从与相公心意相通之后,相公的举动也愈加的亲昵大胆,在温文儒难之外又多了分邪肆,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,让她忍不住脸红心跳,想习惯却又总是被搅弄得更加害臊。

  凤怀韬微微勾起嘴角。

  “羞什么,咱们是夫妻,还怕人看吗?

  “可是……”想到身后有人看着,她就忍不住的不自在。

  “她们早就出去了。”他低头在她耳边低语,大掌爱怜轻抚她被风雪冻冷的脸蛋。“瞧你都冻冷了,要是没事,就待在房里别出去了。”

  “可娘和红莓约好了,待会要一块儿腌腊肉x饭,说要是爹提早回来了就一块儿午膳。”

  “看来爹娘是迷上你的手艺了。”他加深笑意。“既然如此那记得多穿几件衣裳,千万别着凉了,嗯?”

  “嗯。”她暖暖点头,整颗心因为他的温柔关怀而溢满了幸福。“相公,那您也会回来用午膳吗?”她期盼询问,不再什么事都不敢说。

  “我许久没有上朝,工部里恐怕积了不少事,晚些还得烧到几个地方监工,应该是赶不回来了,要是退了你就和爹娘一块儿吃,别等我了。”

  “喔……”她失望的敛下眼捷,纵然明白他是公务在身,却无法不落寞。自从她嫁入凤府后,她总是与他一块儿用膳的。

  “不过晚膳之前我应该赶得回来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失望小脸瞬间再度充满光彩。

  他但笑不语,只是深深看着她,深邃神秘的目光仿佛多了点什么,让人忽然觉得不安。

  按照他和雷厉的约定,今日便是他的“死期”,最后一场戏必须在傍晚上演,他却无法诚实告诉她,只能牢牢的、用力的抱紧她。

  “相公?”红莓呼吸一紧,不禁被抱得有些发疼。

  “等我回来,知道吗?”他用不同于以往的语气叮嘱着她。

  “红莓当然会等您回来。”她不敢呼痛,只能乖巧点头,却为了他不寻常的动作与神情而感到不安。“相公,是不是公主那边……”

  公主早说过她心系相公,决定非相公不嫁,如今相公病愈康复,公主一定非常高兴,恐怕接下来便会与相公讨论婚嫁之事,相公虽无意接受公主的情意,但公主是皇家的人,又岂会容许人拒绝?

  要是惹怒了公主,那——那——

  “没事的,婚姻乃是人生大事,公主将来嫁给谁还得由皇上说了算,朝中青年才子数十,轮不到我头上的。”他轻描淡写的说道,没让红莓看出他眼底的担忧与不舍。

  如今大局未定,为了让皇上开口为金莲公主指婚,他只能继续瞒着她,即使他清楚明白今晚他所筹办的计划,会如何的打击她,甚至让她伤心欲绝。

  “但是公主她对您——”

  他点住她来不及出口的话。

  “无论公主怎么想,都改变不了我只爱你的事实,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,你都只要相信我,知道吗?”

  看着凤怀韬自信稳敛的眼神,红莓心里的不安总算淡去,于是轻轻点了下头,永远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。

  “等我回来。”他再次要求。

  “好,红莓一定等您回来,不管多晚都等着您。”她开口承诺。

  “很好。”他勾起嘴角,朝他的小嘴轻吻了一记,才松开她走出房门,大步走出红莓的视线。

  就是今日。

  他要所有恼人的麻烦通通在今日结束!

  当凤怀韬走到大门外,同样也要上朝的凤玄早已候在马车里,当凤怀韬一上马车,他马上就开口问:“这场戏何时开演?”

  “傍晚申时。”

  “保证万无一失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