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“听你的口气,似乎是打算尸不择手段日让公主心甘情愿出嫁,并藉由皇上的金口让一切再也没有转园的余地。”雷厉加深唇边的笑意。

  “我没有这样说,我只是说了要公主“心甘情愿日出嫁,一切都是由公主本人决定,无论将来如何都与我无关。”他特别强调重点。

  雷厉双手环胸,对于他牙,恶的阴谋摇头晃脑地啧了好几声。“所以你今日来,是希望我助你一臂之力?”

  “不错,当我“死期”到临的那一日,我需要你暗中动点手脚,让所有人以为我可能无办回天了。”

  “原来是要我设计机关,小事一桩,这有什么难的。”雷厉马上开口允诺。“只是这招釜底抽薪固然高招,可你就不怕你这一招“濒死”,不只公主对你死心,连你家小妾也对你死心了?”他调侃笑问。

  “不会的。”凤怀韬自信满满的勺起唇角,却不再是皮笑肉不笑,而是打从心底畅怀微笑。“无论发生什么事,她绝对都不会对找死心的!”

  细微的水声,让红莓不禁缓缓的睁开眼,然而映入眼市的辽阔水面却让她吓得全身僵硬,她本能地开始挣扎,然而一双健臂忽然牢牢环上她的细腰。

  “别怕,水很浅的。”凤怀韬莞尔一笑,将她重新拉靠到自己的胸前。

  热烫的氰氢水气在他身上凝结出一颖颗水珠,同对也在她身上制造出一层薄汗,并将她赤裸的娇躯蒸得嫣红,宛如一朵美丽的出水芙蓉。

  当年凤氏祖先在兴建凤府对,意外发现地底下有一道地热水脉流过,因此特地碎建了这座温泉池供后代子孙使用,虽然在冬日是种享受,但历代凤府子嗣大多于夏日在此锻练体魄,训练意志。

  “相公!”闻声,红莓猛一转头才发现凤怀韬的存在,本能的朝他依偎而去,双手环上他的肩颈。

  她全心信任的反应让凤怀韬唇角更是上扬,于是迅速低头往她的小嘴上吻了一记。

  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
  “醒?”红莓困惑眨眼,眼底还残留一丝睡意。

  “你几乎睡了一整日,怎样?身子还累吗?”随着黑眸沉沉暗下,水面下的大掌也沿着她玲珑的曲线,态意享受她一身赤裸却四处络着吻痕的柔得雪肌,即使缠了她多日却依旧无法感到履足。

  “啊……”没料到他会突然如此,红莓忍不住仰头发出一声娇吟,全身上下在他这几日的“训练”之下,早已变得敏感无比。

  也是因为他这突如其来的抚触,她才总算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竟未着寸缕,就连他也是一身赤裸,彼此毫无空隙的贴在一块儿。

  小脸蓦红,她羞慌得迅速睁大眼,仅存的一丝睡意顿对间完全烟消云散。

  “我、我、我……这……”她心慌意乱的收回小手,推开他的胸膛拉开距离,不料下一瞬问她的身子却蓦地往下一沉,小脚乱踏怎样也踩不到底,所幸他及时伸出手臂将她捞回。

  “我们都已经袒程相见过这么多回了,你还羞什么呢?”他邪恶笑问,一只大掌环抱她的身子,另一只大掌却是托着她浑圆的臀,让彼此重新紧紧相贴。

  “相、相、相公……”她羞慌得不晓得该怎么回答,就连一双小手也不知该放在哪儿,更队止不了记忆在脑中涌现。

  她想起来了。

  关于这几日所有的欢爱纠缠、所有的缝缮激狂,她通通想起来了。

  自从那日她心急如焚地回到意翱楼察看之后,就再也没有踏出意翱楼一步,不是她不愿意,而是累得全身没了办气,也累得频频失去意识,因为就在房里的那张大来上,相公数不清多少次对她——对她——

  “你睡得好沉,连晚膳都叫不醒,看来我真的累坏你了,嗯?”他坏坏勾唇,大掌仍旧态意上下抚摸她柔滑的身子,丝毫不肯放过她美好的一切。

  而他的爱抚立即引发一道强烈的颤栗,在呻吟脱口而出之前,她连忙咬紧下唇将体内那令人羞耻的欢愉反应藏住,却阻止不了为他细细颤抖,她羞得连脚趾头都蜷曲了起来,连话都说不出口,只能不停摇头。

  他看着她强忍矜持的模样,故意挑眉。

  “你摇头,难道是指我没累坏你?”如果是这样,他很乐意改善的。

  这种眼神她看过。

  在无数次她累极却又被他引诱醒来时,相公就是这样看着她的,而她早已明白接下来她又会如何的头晕目眩,深陷在他制造出的情欲漩涡之中。

  想起那织热如火焚的快感,想起那激狂如高飞的欢愉,她小脸更红,只能不住的摇头,却也不禁在他炽烈的眼神下,为他浑身发烫,感到无比悸动喜悦。

  每当相公渴求她时,她总能感受到自已是被需要、被喜爱,甚至被珍爱的,这一切美好得像是场梦,她无法自拔地想要耽溺在这梦境里,与相公紧紧相依。

  “你光是摇头,我不懂你的意思啊。”大掌往前游移,掬握住她胸前的娇嫩。

  “相公!”她重重喘气,不由得迅速捉住他的大掌。“相公,请您别……别……”她可怜兮兮的哀求着,眼神迷蒙如水。

  “别如何?”他充耳不闻,依旧故我的爱抚着她,甚至逗弄起那诱人的嫣红。

  “俄……”禁不住他连毒的逗弄,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吟叫出声,她迅速捂住小嘴,整个人缩进他的怀中不断颤抖,甚至难忍地喘息。

  “不行……这样……不行……”她摇头抗拒。

  “为何不行?”

  因为这太过火了,也太过度,而她一定会承受不住,不过最重要的……最重要的还是相公的身子啊!

  虽然大夫说过相公的身子好多了,但是这阵子相公总是不分日夜对她……对她……

  她早已数不清自己究竟昏睡了几日,只晓得相公总是比她早醒,总是抱着疲倦无办的她,温柔的喂她喝茶用饭,可这样绝对是不对的,相公是病人,应该由她照顾他才对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