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一


  “我这身怪病古怪难医,何时重返朝廷还是未知数,就算侥幸医好了也不见得能康复不留下半点病灶,与其让公主将大好青春浪费在我这病人身上,还不如尽早为她寻觅良缘。”凤怀韬微微一笑。

  权耀尚黑眸一闪,脸上顿时也露出笑意。

  “是,卑职明白,卑职一定会把这事办好。”

  “还有,继续严密监控那三人,尤其吏部员外郎的一举一动都要格外注意,若有什么动静立刻回报给我。”凤怀韬另外交代。

  “是。”

  凤怀韬点头,接着不再多说立刻旋身离去,大步走向后门。

  权耀尚则是往相反的方向离开,领命办事去。

  凤怀韬策马在风雪中疾速奔驰,不畏风雪一连跑了好几个地方,暗中巡视各地工程进度,同时验收各项工程的细处工法。

  虽然工部向来习惯与雷厉合作,但雷厉底下人手毕竞育限,同对为了不落人口实,一些工程自然必须外包给其他工匠,因此这段日子他总在暗中严密监督,绝对不容许工匠有丝毫的草率马虎,更严禁偷工减料,除此之外他也没有硫忽底下人和工匠们之间的往来。

  趁着他和爹都“卧病在床”的这段日子,哪些人做事认真、真心为民,哪些人贪财牟利、挂旬不法,正是看得最清楚的时候,有功论赏,有罪论贵,一切按国家律法办。

  他马不停蹄,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省了,一路自黎明忙到午时,这才策马奔向万濡溪。

  这大雪才下了两日,溪水虽然冷得刺骨,却还不到冻结的地步,两岸桥上积雪尚薄,工人们也才能顺利进行工程,只是看得出动作已比往昔加快许多,打算在气候更差之前赶出一点工来。

  不过即使赶着工程,雷厉可不打算苛待底下的工人们,一到午时,雷厉立刻让所有人暂时搁下手边工作,先到岸边以茅草木板搭建的饭棚用饭,自己则是寻个空档,到处巡视。

  趁着雷厉走到无人的角落,他才无声无息的迈开步伐,朝他靠近。

  “你可终于出现了。”雷厉反应敏锐,不用转身就察觉到他的存在,将眼前的木桩牢牢绑紧后,才徐徐转身。

  “这几日较忙。”凤怀韬微微一笑。

  “你这重病的人除了负责“卧病在床”,还能忙什么?”雷厉一针见血的问着。

  “你说呢?”他不答反问。

  雷厉懒得猜,对于他为何会忽然消失多日也没任何兴趣知道,满心满脑只想着眼前的工程。

  “这雪再过几日恐怕会下得更大,到时工程可能得暂停一段日子,不过黑目前进度来看,来春之前这石桥一定能造好。”

  “你向来说到做到,这件工程交给你我相当放心。”

  雷厉敏锐眯眼。

  “怎么,原来你今日到这儿不是来监工的?”

  “确实不是。”他诚实回答。

  雷厉微微挑眉

  “马球竞赛都已经过了,那三人也如你所愿的在公主面前出尽风头,接下来只待其中一人幸运脱颖而出,你就能摆脱准驸马的头街重返朝廷,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,你还想做什么?”

  “我在想这件事恐怕得再快一点。”凤怀韬坦白说出来意。今日他来万濡溪确实不是为了监工,而是为了另一件事。

  虽然他对自己的计划有信心,但他的作风一向是人不犯他,他便不犯人,可公主却屡屡得寸进尺到他的地盘上撒野,还以一个外人之姿嚣张跋扈,既然如此他也只好礼尚往来还她一记。

  “如果我没记错,当初这“拐弯抹角”的计划就是你想的,也是你说这计划最有效。”雷厉似笑非笑。

  “确实是我想的,但我忽然认为讲究太多“细节日,确实是太过多此一举。”总之就是要公主移情别恋,那么只要能让公主心甘情愿做出选择,他就不必为她着想太多了。

  “看来公主终于彻底惹毛你了。”雷厉点头。“所以公主前几日到你府上,果然又是去撒野的?”他不是笨蛋,自然马上就联想到几日前公主造访凤府一事。

  堂堂一国公主三毒两次纤尊降贵的造访凤府,这样的事自然逃不过京城百姓的耳目,消息自然也就传得快。

  “不只撒野,她连下马威也给了。”想起红莓那日被人召之即来,挥之即去,所遭受的一切委屈,他就心疼极了。

  “原来是你家小妾受了委屈,所以你打算怎么做?”雷厉总算忧然大悟,不禁一脸玩味的看着好友。

  “很简单,设计让几名宫女爱上吏部员外郎,让她们私下猛献殷勤,并把消息传到公主耳中。”

  “你选上吏部员外郎我是没意见,不过他相准的可是驸马头街,区区几名宫女对他示好他恐怕看不上眼。”

  “他确实看不上眼。”凤怀韬加深笑意,然而笑意却是未达眼底,完全一反平时的温文儒难,隐约透露出深沉危险的本性。“不过至少公主马上就能得知三人之中就数他最好,而且最高风亮节也最具挑战。”以公主看人的眼光,别人抢着要的总是最好的,倘若被抢的那个人对自己也是一视同仁,那么必定会激起她势在必得的决心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雷厉也匀唇一笑,马上就懂他的打算。

  看来好友是打算顺水推舟,利用吏部员外郎的野心和聪明,为他制造一步登天的登天梯,以最快的速度掳获公主的芳心。

  “不过这只是计划中的一环,为了让公主对我彻底死心,居对我得再想办法“濒死”一次。”凤怀韬低声另外补充。“除此之外,公主也必须尽快下嫁给吏部员外郎,最好是她心甘情愿,并由皇上开口指婚。”君无戏言,只要由皇上开口指婚谁都不能反悔,到时他就能光明正大将红莓扶正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