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


  在她羞怯得几乎要淌下泪水前,他已迫不及待俯身封戚住她的小嘴,将她紧紧楼入怀里,用自身的体热将她的身子熨烫得更加沸红。

  娇柔身躯再次一震,红莓又羞又慌的迅速闭上眼,全身疲软得压根儿无办挣扎,脑中只来得及掠过一个模糊的念头。

  相公应该是和公主两情相悦,为何还会对她……对她……

  她想思考却无法思考,欲火迅速狂燃蔓延,一下子便将她卷入夭旋地转的情欲漩涡中,让她连思绪都教化成了一滩水。

  “你是我的妻子,一辈子都会是,我绝不会辜负你。”朦胧中,耳边仿佛传来他说话的声音,是那般的坚定清晰,却又那般的模糊遥远,忧如是梦。

  “我爱你。”

  第六章

  随着庭园里的木芙蓉凋谢,天上也无声降下了白雪。

  不过几日的时间,片片雪花便在树头、房顶、庭院撒下一层雪白,同时也撒下凛冽寒气和刺骨的冻意。

  立冬已过,大雪至。

  黎明对分,整夜没睡的凤怀韬无声关上窗扇,披着大氅的高大身影大步走向床边,报开来外层层纱帐。他站在床边凝视那同样也是一夜无眠,稍早之前才因筋疲力尽而陷入昏睡的小女人,不禁温柔地勾起嘴角,倾身拉高袭被,为她盖住稍稍碌露在被窝外的雪白裸肩,不让一丝寒气冷着了她。

  接着他轻抚她被吻得红肿的小嘴,意犹未尽的再次低头印下一吻,才无声起身离开内室,走入外头的冰天雪地中。

  “少爷。”

  权耀尚从长廊另一头走来,双手恭敬奉上皮手套和黑纱笠帽,对机拿担得极准,早已在后门为他备好骏马。

  “未时之前我会回府,传话下去,别让任何人吵醒她,让她多睡一会儿,她若提前醒来,就说我在书房与爹谈论公事。”他接过笠帽,并将手套迅速戴好,接着便往后门的方向走去。

  “是。”权耀尚一路跟在他后头,打算亲自送他出门。

  “爹的“病情”如何了?”他半路问着。

  “老爷依旧“卧病在床”。”权耀尚眼底掠过笑意。“老爷休养了五日没上朝,夫人也整整五日盼不到少夫人,于是要卑职私下问问您的意思,这场病究竞要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痊愈?”

  凤怀韬想了下后说道:“既然宫里马球竞赛已过,明日就请爹按时上朝吧。”

  “是,卑职稍后马上就去传话。”

  “宫里目前情况又是如何?”他又问。

  虽然凤怀稻没有明指何事,但权耀尚仍然马上反应过来。

  前三日乃是宫廷一年一度的马球竞赛,金莲公主自信满满地领着马队开赛,谁知跨下马儿却忽然不受控制,差点将公主甩下马背,所幸刑部主簿、吏部员外郎、户部郎中三人及时反应,连忙冲入围场才得以保护公主幸免于难。

  三人护驾有功,皇上龙心大悦,特地召三人至殿前大大奖赏。

  然而这一切自然皆在少爷掌握之中,少爷要知道的是后续的发展。

  “完全依照少爷的吩咐让三人婉拒了奖赏,皇上见三人年轻有为态度又谦恭有礼,对三人非常的满意,也留下了好印象。”

  “公主的反应呢?”

  “公主在人前失了面子一对恼羞成怒,不分青红皂白便要将负贵养马的御马监给革了,所幸吏部员外郎特地出面为御马监求情,好言好语才平息了公主的怒气,公主嘴巴上虽然没有多说什么,不过私下却派人打探吏部员外郎在宫中的风评,显然对吏部员外郎有了

  兴趣。”权耀尚拒细靡遗的说道,对于金莲公主私下做了哪些事竞是调查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是吗?”凤怀韬立刻满意的勾起嘴角。

  舌灿莲花、八面玲珑、临机应变,看来三人之中就数他最聪明,深谙以退为进的技巧,不会真的傻傻地照本宣料,虽然不是最好掌控,却是最值得利用的一个。

 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漫天雪花,心中忽然有了打算。

  “就送到这儿吧。”凤怀韬忽然停下脚步,转身向权耀尚特别嘱咐;“既然皇上对三人满意,那就打铁趁热马上到宫中散播流言,煽动人心。”

  “少爷的意思是?”权耀尚一愣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