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“就算“再大的人物”来了也一样。”凤叶月心思续密的额外补充,可不打算再有程咬金上门坏了儿子的新计划。

  看着两夫妻兴奋不已的模样,权耀尚眼底不禁也掠过一抹笑意。

  “卑职明白,卑职这就马上去办。”

  “快去,快去。”凤玄迅速挥手。“切记让人在意翱楼外看好了,无论发生什么天大的事都不准任何人入内打扰,就算天塌下来了也得帮忙顶着,总之就是不准坏了大事。”他再三叮嘱。

  “是,卑职一定让人看牢,保证绝对万无一失。”权耀尚斩钉截铁的保证,接着便迅速转身领命办事去

  当红莓匆匆回到意翱楼对,还不知道整件事压根儿是安排好的阴谋,更不晓得自已一旦入了房门便是羊入狼口,再也有去无回。

  只见她气喘呼呼的推开房门,迅速踏入房内,脑里揣测了上百种凤怀韬找她的可能理由,却万万没料到当她走进内室,映入眼市的却是满桌子的饭菜。

  以往早饭向来是由她准备,待相公醒来再一块儿用膳,不过相公有病在身,不到已对绝不会醒来,因此她从来不敢随意入内吵他,总是谨慎拿捏时辰,待时辰近了才会端着早膳回房。

  只是今日他不但早起,桌上还摆满了饭菜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她不禁困惑地左右张望,却不见凤怀韬的身影,就连床上也不见人影。

  “相公?”她开口轻声叫唤,以为凤怀韬是在换衣袭,不由得往屏风的方向走了过去,谁知身后却突然出现一抹黑影。

  “瞧你喘的,怎么不慢慢走呢?”随着低沉嗓音悄然响起,一双强健手臂也件不及防将她抱个满怀。

  “啊!”

  她没有心理准备,当下被吓得低叫一声,但随即而来的熟悉嗓音让她迅速定下心神,安心任由凤怀韬接抱,小脸上悄悄抹上一层嫣红,娇小身躯也因不习惯这份亲昵而微微僵硬。

  即使成亲近两个月,她还是不习惯他突如其来的拥抱,近来他的“动作”愈来愈频繁,也愈来愈……热情,尤其每日清晨当她发现自己又爬上大床,整个人几乎是不留空隙的依偎在他怀中,当下更是想挖个地洞将自己埋起来。

  直到如今,她还是不明白自己究竞是怎么爬上大床的。

  即使她不断对自己耳提面命,甚至有对故意到花厅去睡,但翌日一旱她必定会在相公怀中醒来。

  幸亏相公总是睡得极熟,才没发现她这个坏习惯,也幸亏相公总是比她晚醒,她才能在羞慌之余就近凝视他,不用再小心翼翼隐藏对他的情意——

  她爱他呀!

  明知身分卑微,她就是无法自拔的爱着他,纵然明白没有资格留在他身边一辈子,但是她就是忍不住贪心的想要多看他一眼,想要多感受他的存在,甚至拉近彼此的距离。

  因为只有在那个时候,她才敢仔仔细细的凝视他,将他的模样刻入心底。

  也只有在那个时候,卑微如她才敢触碰高贵的他,证实自己并非在作梦。

  她好想多靠近他一些、多感受他一些,收集更多更多关于他的回忆,如此一来当她必须离开的那一日,她才能坚定的跨出脚步……

  “相公……”眼底掠过片片哀愁,她却小心的不让心绪显露在脸上。“您怎么下床了?今日早起是因为身子不舒服吗?”她关心的问着。

  “正好相反,我早起是因为身子好多了。”他微笑将她转身。

  冬晨的初阳,透过微敞的窗扇落在他身上,果然照映出他精神奕奕的俊容,那飞扬的神采让人完全想像不到昨日他曾虚弱重咳,还请了大夫过府诊断。

  她仰头看着他,一来为他的状况感到开心,可心底却不禁更惆怅了。

  “那您找我来——”

  “吃过早膳没?”

  “还没。”她诚实摇头。

  “那正好,我让厨娘准备了一些饭菜,一块儿用吧。”他拉着她到桌边坐下,迅速为她盛了一碗热汤。

  照理来说这盛饭换菜应该是她分内之事,但他的动作实在太快,当她回种急着想接手时,他已将热汤搁到她手中。

  “喝点热汤祛祛寒,这是人参鸡汤,对身子很好的。”他对她微笑。

  “多谢相公。”她有些害羞地点头道谢,但却没有真的乖乖喝汤,反倒伸手摸向汤构,也想帮他盛汤。“红莓也帮您盛一碗吧。”

  “我自个儿来就行,你先喝一口。”他动作更快,在她碰到汤构之前就替自己盛好热汤,让她一点机会也没有。

  “呃,是……”眼看他动作迅速,手脚输人的红莓也只能乖乖拿起汤匙,舀起一匙热汤喝下,只是热汤才入口,她便立刻敏锐的开口反问:“相公,这汤里头掺了好浓的酒,您喝了没关系吗?”

  “当然没关系,大夫说了酒能促血益气,对我相当有好处。”他神色自若地说着谎。

  “原来如此,那相公你可要多喝一些。”红莓信以为真,非但丝毫没有怀疑,还反过来关心他。

  “我知道,你也多喝一些,小手才不会总是冷冰冰的。”他微微一笑,在她的泣视之下以身作则喝掉整碗汤,红莓见他动作迅速,果然也卖命的以最快的速度将手中鸡汤喝完。完全不忍辜负他的好意。

  甚至他连喝了两碗汤,她也乖乖跟进喝了两碗汤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