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七


  “红莓明白该怎么做,相公正值养病之时,红莓不会拿无谓的事情操烦相公,请爹娘放心。”她连忙开口保证,以为凤玄是不希望她在凤怀韬面前多嘴。

  “不,爹不是这个意思。”眼看自己弄巧成拙,凤玄本想开口解释却又担心会愈描愈黑,只好换了个说法。“爹只是想告诉你,你是我们凤家娶进门的媳妇,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改变,爹娘一定会帮你作主的。”

  作主?

  没料到凤玄会把话说明,更没料到凤玄待她竟是如此厚德,红莓受宠若惊的全身一震,竟微微红了眼眶。

  “多谢爹的好意,可红莓自知本分,不想……不想……”她咬着下唇迅速低下头,没敢将话说完,明白两人再疼宠她也敌不过公主的一句话,更明白感情的事是勉强不来的。

  倘若相公与公主情投意合、心属彼此,她绝不想让相公为难,更不想让凤府的任何一个人难做,因此她早已决定一旦将来相公病好,和公主完成大婚,无论相公对她有何打算,她都无怨无悔,即便相公打算休了她也一样。她只想趁这段期间好好伺候相公,其余来不

  及回报的恩情,也只能等到来世再报了。

  虽然红莓没清楚的将话说完,可两夫妇却听出了她栖牲成全的打算。

  她个性乖巧,凡事逆来顺受,别说要与公主勾心斗角,恐怕只要公主开口说出一句话,她就会马上乖乖照办,只是这怎么行,她可是他们凤家三生有幸娶来的好媳妇,重要的是连向来清心寡欲的儿子也为她动了真心,无论如何他们都得想个法子保住她这个宝贝媳

  妇,最好是能将她扶正。

  毕竞娶妻娶德,除了红莓,他们到哪儿再找个像她一样贤淑贞孝的好媳妇哪!

  “没事、没事的。”凤叶月连忙拉过她的小手,慈蔼地安慰她。“你爹是说到做到的人,所以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别难过,娘只想让你知道我和你爹都喜欢你,往后每一日都想喝你煮的茶,明白吗!”虽然碍于大局他们无法将事实真相和盘托出,但至少能私底下安慰媳妇几句,让她明白他们的想法,免得她当真觉得自个儿在凤家是没人疼、没人爱的。

  红莓感动地睁大眼,看着慈爱的凤叶月,情绪一对无法控制,竞落下一滴泪,所幸她连忙抬手拭去,只是怎么样也按擦不住满腔的感动。

  “红莓明白。”她有些便咽的连连点头,忽然间想起早逝的母亲,凤叶月就像她亲生的娘亲,让她深刻感受到浓浓的母爱。

  “傻孩子。”凤叶月看着她强忍伤心连哭泣都不敢,心疼得差点想把儿子捉到面前,好好教训他的不是。

  一旁的凤玄也同样疼惜媳妇,正想开口多说几句,不料门外却忽然传来权耀尚的声音。

  “老爷、夫人,少爷有事找少夫人,还请少夫人回意翱楼一趟。”

  两老一愣,不禁往门外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  怪了,这天要下红雨了是不是?平常必定早起出门办公的儿子,今日怎么却没出门?

  只是相较于凤氏夫妇的征愣,红莓却是一脸的担忧,相公从来没这么早起过,难道是身子又不舒服了?

  “爹、娘,红莓回去看看。”她心急如焚,赶紧向两老请示。

  “好,你快去。”两人自然连忙点头应好,虽然心中充满了好奇却不好一块儿跟上,只能暗中拉长双耳偷听。

  “相公是不是身子又不舒服了?”红莓一来到门外,就马上问门外的权耀尚。

  “少爷身子无恙,只是突然有件事想请夫人帮忙。”权耀尚恭敬说道。

  “有事要我帮忙?”红莓微微一愣,虽然满腔困惑却没有多问,毕竟相公一早醒来就要找她一定是相当要紧的事。“我明白了,多谢权副总管特地前来传话,我这就马上回意翱楼。”她迅速朝权耀尚欠身道谢,接着便不敢耽搁地匆匆步下门廊,往意翱楼的方向奔去。

  权耀尚沉默地看着她离去,正打算转身入内禀告,不料凤氏夫妇反倒主动自内室快步走了出来,两人皆是一脸严肃。

  “他到底又想打什么主意了?你回头跟他警告这事不准再拖下去,无论如何都得保住红莓。”想起媳妇方才委曲求全的模样,凤玄不禁特地加重口气。

  “卑职恐怕为难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好为难的?”凤叶月也皱眉。

  权耀尚没有明白说出原因,只淡淡重复凤怀韬稍早说过的话。

  “少爷说了,从今日起他打算让少夫人“名正言顺”。”

  名正言顺?难道韬儿是打算……

  两人飞快相视一眼,果然在彼此脸上看到同样的想法。

  原来如此,原来儿子今日特地留在府内就是打算将一切弄假成真。

  是啊,他们怎么会没想到呢?只要红莓有了身孕就能母凭子贵,大大提高身分地位,加上冲喜有功,将来公主再怎么视她为眼中钉也不好随意将她赶走,自然更没有权办拆散他们母子,姑且不论皇上不会同意她过河拆桥,光是人言可畏就足以让红莓一辈子留在凤家。

  届时只要再使些手段让公主死心,他们就能顺理成章的将媳妇扶正!

  美好的远景让两人当下转怒为喜,满意的笑开了嘴。

  “好!这个办法实在好极了!既然他“知错能改”,那就别去吵他了。”凤玄立刻改变心意。“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派人传话出去,说我身子不适,近期之内恐怕无法会客,府内一律谢绝访客,更别忘了派人到宫中传递消息,让皇上知道我卧病在床暂对无法上朝,待我痊愈之后再向皇上请罪。”

  昨日他在公主面前咳成那样,若按时上朝恐怕有所不妥,既然如此不如将计就计在家养病,一来合情合理,二来也能替儿子的计划做个防护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