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“既、既然凤大人你身子不适,那金莲这就不打扰了。”话还没说完,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自椅子上起身。

  “没能好好招待公主,微臣实在罪该万死……咳咳咳,微、微臣送您出门吧。”说着说着,凤玄也自椅子上起身。

  “不用了!”金莲公主心头一惊,一眨眼竞躲到张公公的背后去了。“你好好养病吧,不劳烦你了!”

  “那……那微臣就多谢公主好意。”

  金莲公主僵硬点头,接着连片刻都不敢耽搁,连忙拉着张公公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大厅。

  直到两人远远离去,原本恭敬选客的下人们才捣着嘴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而原本重咳不已、还需要让人搀扶的凤玄,竟神奇的突然恢复“正常”。

  “相公你最棒了!”至于满脸担忧的凤叶月则是转忧为喜,开心扑进自家相公的怀里。“多亏你想出这个法子,才帮媳妇出了口气。”她兴奋微笑。

  看见这热情的举动,一旁下人偷笑得更厉害了,凤玄轻咳一声却没有推开妻子,反倒一本正经的做了个手势,要下人们迅速离开,这才反手抱紧妻子。

  “有什么棒的,我堂堂一个工部尚书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外人欺负咱们家的媳妇,实在窝囊!”他懊恼自责。

  凤叶月收敛笑意,抬头看着向来正直敦厚的夫婿,伸手为他抚平眉间的皱摺。“你已经尽办了,这件事就交给韬儿,他一定不会让红莓委屈的。”

  虽然在金莲公主面前受了委屈,但为了不让凤怀韬看出异样,当红莓回到意翱楼对早已谨慎地将眼角的泪水擦乾,丝毫没让心里的委屈显露在脸上,在长廊上巧遇权耀尚时,也是一派自然的出声唤住他的脚步。

  “权副总管请稍等!”她匆匆走到他面前,向他打探凤怀韬的情况。“请问大夫可来过了?相公还咳得厉害吗?”

  “少爷已经没事了,大失开了药方才刚离开,卑职正打算出门抓药。”他面无表情的说谎。

  红莓点头,听见凤怀韬病情稳定,愁夔的眉头这才稍稍舒展开来。

  “那您回府时麻烦请人跟我说声,我马上到厨房煎药。”

  “府里的丫鬟会帮扮煎药。”他理所当然地说道。

  “没关系的,我也没别的事做,我来就好。”她微笑坚持,关于凤怀韬的事总是不假他人之手。

  权耀尚看着任劳任怨的红莓,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,却也顺从了她的意思。“卑职明白,那卑职这就出门办事去了。”

  “是,不好意思耽误您了。”她有礼地欠身。

  “少夫人客气了。”他点点头,在临去之前,特别开口提醒红莓。“少爷还没睡下,正在房里等着您一块儿用饭。”金莲公主这下突然拜访,让两人全都错过了午膳。

  “相公还没用饭?”她错愕地睁大眼,想起那些饭菜一定都凉了。“多谢权副总管提醒,那我这就回房了。”她又欠身,这才匆匆离去。

  当她推开门来到内室之后,就见原本该是躺在床上养病的凤怀韬,竟然站在窗边矮柜前,低头轻抚青瓷瓶中的木芙蓉,身前窗扇大敞,他的身上却只穿了件单薄的长袍,寒冷北风不断灌进,将他的黑发衣抉吹得飘扬。

  “相公,您怎么没躺着休息呢?”她大惊失色,连忙自衣橱里抽出一件大氅“披到他的身上,并迅速关上了窗扇。

  “我在赏花。”他对着她一笑,理所当然地拉她进怀里,将她也包裹在那温暖的大氅下。

  “相、相公?”她不知所措地微微僵硬,虽然害羞他的举动,却更担心他的状况。适才相公还咳得那么严重,如今怎么有办气站在窗边?他的身子吹了冷风不要紧吗?

  她满脑子都是凤怀韬的病情,却没注意到他环臂抱住了她,并用另一双手握住她的小手。

  “果然又冰凉了。”他皱紧眉头。“每次吹到冷风你的小手就会冰凉,前些日子帮你缝制的手套怎么不拿出来用呢?”

  “只是手有点凉,红莓不怕冷,没事的。”她匆匆一语带过,关心的始终是他的身子。“倒是相公您还好吗?站在这儿不碍事吗?”她仰着头看他。

  “当然不碍事,大夫说了我只是一对岔气,实际上并无什么大碍,反倒是身子愈来愈好,强健了不少。”他微微一笑,说着她永远都不会怀疑的谎言。

  “真的吗!”她惊喜的亮了双眼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  她迅速绽开笑颜,为他感到开心,但脑里却忽然想起金莲公主说过的话,更蓦然想起自己的身分。

  她只是个冲喜妾,一旦相公病好了也就等同没了作用,届时她便再也没有理由待在凤府,也再没有理由待在相公身边了……

  美丽的笑花宛如过霜凋谢,他看在眼底,不禁故意问:“怎么了,是不是公主跟你说了什么?”

  她猛地回神,连忙重新撑起笑容。“公主没说什么,公主只是关切相公病情因此特地关心了几句话,红莓照实回答之后便回来了。”

  “就这样?”他深深凝视她。

  “嗯,就、就这样……”她不擅长撒谎,不禁畔光闪烁的别开脸。“相公,饭菜都凉了,我替您拿到后房热过吧。”说完,她便想自他怀里脱身,不料他却不肯放手。

  “不用了,我不饿,倒是忽然想睡一会儿。”他也不追问,反倒牵着她来到床边。“你一边用饭,一边陪着我吧。”

  “红莓不饿。”她摇摇头,压根儿吃不下饭。

  “那一块儿睡?”他顺口提议。

  她一愣,害羞的又摇了摇头。“红莓就坐在来边陪您吧,待您睡了之后再去厨房煎药。”

  “记得戴上手套,还有多添件衣裳。”他体贴叮嘱,没有勉强她“陪睡”。

  “好。”他的体贴让她瞬间红了眼眶,差点藏不住心里的难过,幸亏他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,径自上来躺好,迅速闭上了眼。

  直到他的呼吸愈来愈轻缓、愈来愈纬长,强忍伤心的她才终于敢却下脸上的笑容,任由泪光涌现。

  她从来没忘记过自己的身分,自然也没忘记过凤怀韬就像大氅上那只翔凤刺绣。

  虽然她极其幸运的能够来到他身边,但总有一日他依然要展翅翱翔,与他匹配的美凰相互追逐,在遥远的云香之上比翼双飞,所以她根本没有伤心的资格,也不配伤心。

  只要他能恢复健康,一生安然无恙,她便心满意足、无怨无悔。

  但是……但是她的心里虽这么想,为何她的心却是那么的痛?

  看着他的睡容,她不禁悄悄在来边坐下,伸手为他将袭被盖得更加密实,小手眷恋不已的抚上他的脸,轻轻勾勒着他的俊容,感受着他的体温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