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“回公主,相公身子近来确实好些了,但适才不知怎么又突然发病,咳得好厉害,连说话都困难。”想起凤怀稻倒卧在来上的情景,她又红了眼眶,就是不晓得哪里出了问题,不禁责怪自己,一定是哪里做得不够好,相公才会又突然发病。

  “为何会这样?”听到凤怀韬病情有所好转,金莲公主立即喜上眉梢,但一听到他又发病,马上就冷下脸来。“凤郎身子好不容易好转,这下又突然发病,你到底是怎么看顾人的?”她火大斥责。

  “民、民女……”红莓惊吓得说不出话来,原就愧疚的她,顿时间更是自责不已。

  “公主请息怒,大子病情有所好转已是大幸,这会儿突然发病一定是入冬之后气候骤冷导致,请大夫过来看看应该就会没事了。”凤玄连忙出面缓颊,替红莓说话。

  “是啊,这凤府新进门的小妾或许有错,可多少也有功劳啊,毕竞照她所言这冲喜一事确实有效啊,也许再过一阵子凤郎中就能病愈康复了。”张公公也及时插话,却不是为了红莓,而是话中有话的暗示金莲公主人留着还有用,千万别冲动。

  金莲公主自然听得出他的暗示,这才勉强按捺怒气。

  “请大夫过来了吗?”她深吸一口气,继续质问。

  “请了。”红莓战战兢兢的连忙回答。

  “凤郎重病将近一年,买妾冲喜是万不得已,你身为冲喜妾就该尽心尽力伺候凤郎,否则凤郎将来要是有个万一当不上驸马,本公主唯你是问!”

  “民、民女明白!”

  身为皇族,金莲公主本就有一股威仪,这下发怒起来更是气势逼人,红莓吓得揪紧裙摆,连指尖都微微颤抖着,只是最让她在意的,却是金莲公主最后所说的两句话。

  驸马?难道公主对相公……

  “有些事未成定局凤大人或许不好明说。”看出她脸上的疑惑,金莲公主素性打蛇随棍上,乘机宣示所有权。“不过本公主心系凤郎,早已决定非君不嫁,因此当初才会首肯让你嫁入凤府帮忙冲喜,你身为贱妾就该尽心伺候主子,这次的事本公主姑且原谅你,但不准再有下次!”

  红莓完全愣住了,不晓得凤怀韬竞然是未来的驸马爷,更不晓得她之所以能够入门,是金莲公主允许的。

  原来相公若是没有重病倒下,姿的人就会是公主,相公他对公主……他们之间其实是彼此相爱吗?

  她咬着下唇,忽然感到心头泛酸,还有一股刺刺的疼,疼得她连呼吸都痛。

  “总之什么该做、什么不该做,你心里最好有个数,若是将人照顾得好,本公主绝对重重有赏,不会亏待你的。”金莲公主继续道,也不怕在凤氏夫妇面前展露气焰,毕竞驸马爷的头街谁不想要,一旦她入门,凤家就会成为皇亲国戚,他们只会对她感激万分。

  她理直气壮的教训红莓,却没发现凤玄和妻子早已微微更起眉头,尤其红莓听见凤怀韬是未来的驸马爷后,那震惊伤心的表情更是教两人心疼极了。

  早知道如此,他们就该先跟她说明是公主主张冲喜一事的,不过整桩婚事从头到尾都由儿子作主,他不想连累红莓才没将一切真相说出来,导致如今这种局面也是无可奈何。

  只是他们也心知肚明儿子的做法没错,毕竟红莓心思单纯,一点心眼也没有,要是知道儿子的病是装出来的,娶她冲喜也只是利用她演戏逃婚,必定无法接受,就算接受了恐怕也会露出破绽,坏了整出戏。

  “民女明白……”红莓神色赔然,从头到尾皆卑微的低着头听训,没有反抗一句话。“民女一定会渴尽所能伺候相公,一定会的。”她轻声答道,强忍心痛说出她的誓言,更说出她心中唯一的愿望。

  相公是天之骄子,公主是天之骄女,两人天造地没,彼此相爱自然更是天经地义,而她明白自己是什么身分,所以她什么也不奢求,只求相公能够早日康复,一生无病无痛,如此她便心满意足了。

  “你明白就好,这里没你的事了,下去吧。”金莲公主旬起唇角,将该说的话说完之后,气总算消了不少。

  “是。”红莓点头,连忙起身向金莲公主行礼,同时也不忘向始终沉默的凤氏夫妇欠身,接着才迅速转身离去。

  眼看媳妇委屈得眼眶都红了,凤玄立刻重咳一声,不着痕迹的往屋顶上瞪了一眼,仿佛是在暗示“某人”别再偷听,还不赶紧安慰媳妇去!

  只是凤玄这不经心的一咳,却引来金莲公主的注意。

  “凤大人你是怎么了?莫非你也不舒服?”她敏感的问。

  凤玄原本想开口解释,但脑袋却突然灵机一动。

  “多谢公主关心,最近微臣身子的确略感不适,尤其这几日,一日比一日咳得还要严重,不知道是不是被……咳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又重咳了几声。

  金莲公主脸色大变,忽然想起凤府里那些因凤怀韬传染怪病而接连倒下的下人,心头不禁害怕了起来,就违她身后的张公公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  “你、你是工部尚书,父皇向来器重你,你可要好好保重啊。”她勉强僵笑,心里头却是恨不得拔腿就跑。

  “微臣一定会的……咳咳咳!”凤玄恭敬回答,可话才说完随即又捣着嘴咳了起来,惊得金莲公主和张公公脸色是愈来愈凝重了。

  一旁凤叶月见状,立即默契十足的伸手替他抚背顺气,门外两名下人也在她的示意之下,迅速奔进大厅。

  “老爷您怎么了,少爷病都还没好,怎么连您也倒下了?”

  “是啊老爷,您该不会也被传染了吧?”

  两名下人焦急的焦急、伤心的伤心,完全的唱作俱佳。

  “别胡说!”凤叶月立即出声斥贵,眼眸却是有意无意的往金莲公主身上瞅了一眼。

  金莲公主心头一惊,再也撑不住脸上的僵笑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