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每一日,她必定亲自为他料理三餐、熬煮汤药,甚至镇日待在隔壁偏房,竖耳倾听房里动静,害得凤怀韬就算没病也不禁有些头疼了。

  有她这“牢头”随对盯梢,他要“越狱”出外办事实在麻烦。

  因此一大清早凤叶月便藉口要到寺里上香祈福,连忙拉着她一块儿外出,凤怀韬这才能够依照约定来到万濡溪边,与雷厉见面。

  万濡溪的工程早已迁行了一半,雷厉身为带头工匠每日都在现场监工指挥,随对调度建材、监看每一道细微之处,上百工人在他的统领下动作迅速而确实,每一块砖石、每一截桥墩都是稳扎稳打,没有丝毫马虎。

  就因为欣赏雷厉精堪的工法、带工做事的态度,他与雷厉一见如故,两人携手合作就是将近十年,凡是朝廷发包的工程,雷厉绝对是第一人选,可惜雷厉身为京城第一工匠,眸气规矩也是京城第一,尤其最忌伟他人不守时,谁胆敢犯了这个规矩,就算捧着再多的

  钱、道再多的歉,他也不接工程。

  而今日,凤怀韬无巧不巧就迟到了。

  凤怀韬头戴黑纱笠帽,只身站在堆叠的石砖丘旁远眺工程进度:心中却是精密盘算着另一件铺路工程,打算该怎么以最低的成本达到最高的功效,好造福地方每一位百姓。

  虽然是朝廷派发的工程,但每项预算皆是有限,该怎么有效运用钱财也就格外的重要,这部分向来由他来动头脑,营造部分自然就由雷厉接手。

  “你迟了。”

  低沉嗓音蓦地自身后响起,打断他的思绪。

  他徐徐转身,微笑看着雷厉面罩寒霜的大步走来,即使就快入冬,他却将身上衣衫褪到腰际随意绑紧,雄壮贪猛的上半身布满热汗,就连刚唆的脸庞也滴着一颗颖汗珠,显然正忙着粗活。

  身为京城第一工匠,雷厉虽不是万贯家财出身,但只要出手包个工程就是万贯钱财的报酬,加上这等身形、这筹相貌,应该是不愁美人投怀选抱,可惜年过三十却还是孤家寡人,就因为“某些”原因,至今仍是乏人问津。

  “病人体虚,脚程总是不如常人。”他笑笑说道,听语气别说是反省了,一点愧疚的意思也没有。

  “我看你这病是婚后才有的,怎么?冲喜冲到脚都病了?”雷厉冷声讽刺,开口就没好话。

  “脚是没病,倒是镇日被人无微不至的照料着,确实有些沉迷了。”他徐步走到两排石砖丘间,掀开头上的黑纱笠帽。

  有这两排石砖丘作为屏障,不管以哪个角度都无法窥视里头,即使有人靠近,他们也能马上察觉。

  雷厉眯着眼,看着他似笑非笑的嘴脸以及难以猜透的黑眸,竟忽然一扫满脸寒霜,罕见的扭起嘴角。

  “看来你挺满意这房小妾的。”

  “不是满意。”他微笑纠正。“是非常满意。”

  雷厉挑眉,意有所指的耽着他。“不是权宜之计吗?”

  “是,也不是。”他一语双关。

  雷厉将眉尾挑得更高。“能让你这头披着羊皮的恶狼心动,看来你这房小妾要不是有三头六臂,就是和你一样也是“属狼”的。”

  “事实上她属兔。”他加深笑意,想起今早红莓自他身边苏醒对的惊慌模样,就忍不住发出笑声。

  自她坚持不分房后,每日便规矩的睡在桌边,而他自然也就理所当然每日抱着熟睡的她上床,因此每日清晨当她发现自已又“迷迷糊糊”跑到床上时,必定会惊吓得弹坐起来,然后像个慌得没主意的小兔子在床上手足无措,最后才会面红耳赤的越过他,蹑手蹑脚

  的滑下床。

  直到如今她还夭真的以为自己没露馅,却不晓得她的一举一动全在他的眼皮底下,观察她早已成为他每日最大的乐趣。

  雷厉看着他满面春风,似乎沉溺在某个“春梦”之中,不禁打了几个响指,唤回他的注意力。

  “回魂了,都快入冬了还思什么春?你要我打探的消息我已经打采到了,你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做。”他迅速切入主题,一点也不想浪费时间。

  “说来听听。”凤怀韬依旧不痛不痒,脸皮厚到连刀剑都刺不透。

  “就如同你所料,刑部主簿、吏部员外郎、户部郎中,这三个人无论官位、相貌、才气、年纪皆与你差不多,但他们表面清高,私底下却深谙寻花问柳之道,尤其擅长逗哄女人,重要的是都尚未娶妻。”雷厉开口说出三人的背景。

  凤怀韬点头。“除了手段,野心也要够,毕竟“公主”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”他强调重点,来万濡溪的目的竟然不是与雷厉商讨工程进度,而是讨论未来的驸马爷人选!

  “关于这点你放心,我派人暗中观察过一段时间,这三个人野心一个比一个还要大,若是能有机会娶公主为妻,他们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,争得头破血流。”成了驸马爷就是皇帝的女婚,往后不但保证官路顺遂,还能荣华富贵享受不尽,谁不想要?

  “莫怪在朝中,这三人对我最具敌意。”凤怀韬笑笑说道。

  “得了,你不就是知道这三人的心思,才故意让我派人去查他们在宫外的底细?”雷厉轻哼一声,一语戳破他的谎言。

  他虽是区区一名工匠,但人脉却很广,也结识不少三教九流,要打探一些见不得光的龌龊事一点也不难,尤其寻花问柳之事更是易如反掌,虽然这事由凤怀韬去查也行,但坏事要做得不着痕迹,假他人之手才是上上策。

  “我只是认为,这三人也许比我更适合公主。”他说得相当含蓄。

  “你都打算让公主移情别恋,设计她琵琶别抱,还想说什么好听话,你就老实说说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?”雷厉实在懒得看他演戏,早在两人初识的头一年就看出他的真本性。

  明明是头邪按恶狼却老爱装模作样,莫怪京城里百姓个个爱戴他,就连金莲公主也誓言非君不嫁,他压根儿是自作自受,希望哪天他家小妾发现他的真面目后,不会后悔得痛哭流涕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