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多年来与好友雷厉志同道合,两人盘算在来春之前造上坚固石桥,让万濡溪两岸的百姓能够方便通行,不再受晓道之苦。

  凤玄点点头,明白儿子行事向来谨慎小心,即使外出也不会轻易泄漏行踪,便不再开口多问,转身跟着坐到妻子身边。

  红莓依旧恭敬的端着茶盘站着,直到他坐定才小心的将热茶奉上,之后又退回到原先的位置。

  身为一家之主,凤玄相当的给面子,立即端起热茶掀开茶盖,打算细细品尝热茶,却立即被一股浓郁的桂圆红枣香气给吸引,凤叶月也闻到那股味道,不禁也优雅的掀开茶盖享受香气。

  其实桂圆红枣茶不是什么特别的茶饮,但里头除了桂圆红枣却多了其他香气,两夫妻低头喝了口立即默契地相视一笑。

  原来红莓心思细腻,知道桂圆益血气却容易上火,便多加了麦门冬滋阴降火,另外还添了些许黄者帮忙补气养肝,而无巧不巧,凤叶月也习惯用同样的手法泡煮桂圆红枣茶,甚至当年嫁入凤家时,也是以桂圆红枣茶向公婆请安。

  夫妻成亲三十年就经常喝着桂圆红枣茶谈心,这茶充满夫妻三十年的回忆,是两人的最爱,更别说从厨房到这儿有一大段路,这茶却没有丝毫冷凉,反倒温热得正好适合入口,可见他们这刚入门的媳妇心有多细,对他们两老有多用心。

  “都是一家人了就别构束,坐着说话吧。”凤玄掀唇微笑,一反平时的严肃,竞慈祥的对着眼前的红莓招招手,要她坐下。

  “多谢爹的好意,不过红莓站着就好。”红莓轻声细语,没敢真的坐下。

  “没关系的。”凤叶月也笑着劝道。

  “谢谢娘,可尊卑有别,红莓实在不敢偕越。”红莓仍然婉拒。

  没料到她如此固执,还真的格守尊卑,凤叶月不禁开口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凤玄用眼神制止,暗示她别太强人所难,她只好收回滚到舌尖的话,疼惜地看着认命又认分的红莓,配合的换了个话题。

  “红莓啊,往后这儿就是你的家了,你在这儿住得可还习惯?”她重新挂上笑容,慈蔼的问。

  “多谢娘关心,红莓住得非常习惯。”红莓也微笑以对,虽然相貌并不出众,但浅浅的笑容却是含蓄腼腆,婉约讨喜。

  “住得习惯就好,那昨儿个夜里睡得还舒适吗?”凤叶月加深笑意又问,不着痕迹直指红心,关心最重要的事。

  “红莓睡得非常舒适。”

  舒适?那就是什么事也没发生喽?

  凤叶月大失所望,就知道儿子不会轻易“出手”,可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,难道暖玉温香还真的能够坐怀不乱,一点也不心动?

  “所以,韬儿就那么睡了?”好吧,既然没有“出手”,那么好歹有动到“其他地方”吧?

  红莓懵懂,不禁有些困惑的看着凤叶月。

  凤玄连忙轻咳一声,为心急的妻子掩饰。“你娘的意思是,韬儿昨晚在睡前可有任何不适?”

  红莓忧然大悟,这才诚实回道:“回爹娘的话,相公昨夜咳得厉害,所幸入睡后便不再咳,早上红莓醒来时相公他——”柔软嗓音忽然消失,想起今早与凤怀韬同床共枕的景况,脸皮薄的红莓不禁双颇迅速纬红,羞涩难当的低下头。

  两夫妻目光敏锐,马上发现到她“可疑”的反应,不禁双眼一亮,脸上则不动声色。

  “韬儿怎么了?”凤叶月不着痕迹的探问。

  “红莓……红莓醒来时相公睡得正安稳,于是便径自出了房门,兴许相公至今还没醒呢。”她羞怯的避重就轻,声音却是小上许多,小脸也更红了。

  昨晚她明明是趴在桌边睡着,谁晓得今早醒来对人却到了床上,整个人甚至贴到了凤怀韬的手臂上,吓得她当下弹坐起来,羞慌得不知所措,所幸他睡得沉,她才连忙爬下床换了套衣裳。

  亏她还信誓旦旦说要好好伺候他,没想到却一觉到天亮,甚至迷迷糊糊的爬上来,也不晓得有没有硫忽到他,更不晓得有没有打扰到他……

  “还没醒啊,那很好,很好啊……”两夫妻兴奋窃笑,虽然没套到更多内幕,但总算确定两人是共房了一整夜,而且依照红莓的反应恐怕还是同床共枕呢。

  呵呵呵,这可是夭大的消息啊。

  儿子是他们生的,他的个性他们还会不清楚吗?这场婚事原本就是权宜之计,照儿子的个性自然不会弄假成真,可如今他却把人给“弄”到了来上,显然也是相当满意红莓,若照这情势发展下去,这出戏应该是愈来愈有戏唱喽!

  两人精神为之一振,兴奋的拉着红莓多聊了几句,话题尽是绕着她在南方的生活、适不适应这儿的生活饮食、有没有什么缺的、想要的,就是想多疼她一些,却被红莓礼貌的一一婉拒,直到下人端来早膳,提醒凤玄该整装准备进宫早朝,红莓才先行告退。

  由于不熟悉凤家形势,总管好心再次帮扮带路,顺道为她介绍一些人事物,她一路听着,忍不住感激的开口道谢。

  “总管,红莓一大早就请人把您唤醒,还劳烦您帮忙那么多的事,实在太谢谢您了。”

  没料到红莓会向他这个下人道谢,总管连忙停下脚步,转身恭敬回应:“这是卑职分内职贵,请少夫人千万别客气。”

  红莓摇摇头。“红莓初来乍到什么规矩都不懂,往后还请总管多多提点,红莓感激不尽。”

  “卑职不敢提点,倒是少夫人有任何吩咐,卑职尽当全办以赴。”总管礼尚往来,连忙拱手作揖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……那还能请总管帮个忙吗?”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。

  总管抬起头,看着眼前客气有礼的少夫人。

  “当然,夫人请说。”

  “府里膳食向来有厨娘在准备,可昨夜我听相公咳得厉害,所以想借个厨房煮碗三色粥,我曾听大夫说过白果、杏仁、胡桃这三样东西可以润肺止咳,板米还能调胃养胃,却不晓得相公的病情忌不忌讳这些东西?”她心思细腻的问着,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好好伺

  候凤怀韬。

  总管眸光微动。“不,不忌讳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