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因为百姓们都这么说。”她真挚地说着,语气不含半点矫作,眼神也没有半点虚假。

  “是吗?”他微微一笑,不禁又多看了她几眼。“总之,我这身病古怪难医还会传染给人,往后你就住在隔壁的偏房,这样对你较好。”虽是买妾冲喜,但他可不打算弄假成真,一来是他身染重病“无力”可施,二来是他从不占人便宜。

  “不,贱妾就留在这儿伺候您。”她又摇头,竟再次违逆他。

  黑眸微微一闪,他忍不住强调京城里人人都知道的消息。“府里有几名奴仆染了病,至今和我一样卧病在床,甚至还有人死了。”

  “贱妾不怕,请相公允许贱妾的任性,让贱妾留在这儿。”她还是摇头。

  他看着她坚定不移的目光,倒是没料到她如此大胆固执,不禁若有所思地瞧了她一眼。

  女人或许自幼就被教导要依顺夫婿,但是他们彼此间没有任何情分,她如此鞠躬尽瘁反倒启人疑窦。或许……还是多观察几日吧。

  “既然你如此坚持,那就随你的意思吧,不过凤家不是注重身分的人家,往后就别再自称贱妾了。”他微微一笑,随和的不再坚持分房。

  “但是贱妾身分卑贱……”

  “红莓这个名字挺好听的,我喜欢。”他随口说道。

  她微的一愣,恭顺小脸瞬间抹上一层薄红,刹那竟不知该如何反应,只能揪紧裙摆匆匆垂下目光,女儿家的娇态一览无遗。

  “是,那贱……红莓这就依相公的意思。”好一会儿后她才能够发出声音,声音却是低如蚊蚋,又恢复成那逆来顺受的小媳妇模样。

  他玩味地挑眉,看着她一下大胆抵抗、一下娇羞脸红,忽然间竟不确定她究竟是大胆还是羞怯,只觉得她的反应可爱得紧。

  “忙了一天你一定累了,这就休息吧。”说完,他便径自躺下,而她果然迅速出手搀扶,只是高大如他哪里是她搀扶得动的?

  他暗中控制自身重量,装模作样的任由她照料盖被,甚至佯装疲累的迅速陷入沉睡,好让脸皮薄的她能有机会上床,不料她却出乎意料的起身解开纱帐,之后便走到桌边动手整理起一桌的饭菜。

  她的动作轻巧,几乎没有发出丝毫声响,却依旧逃不过他的耳力。

  她将一桌的饭菜收拾到外头的花厅桌上后,才轻步回到内室,接着小心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,然后轻手推开一扇窗门,对着天上明月悄然低语:“老天爷,红莓在这儿诚心祈求祢保佑相公早日康复,他是好人,更是朝廷不可多得的好官,只要相公能够康复,红莓愿

  意承接他的病,为他折寿。”

  他听着她诚心诚意的祈求,听着她一心一意的祝福,听着她默然却足以撼动人心的虔诚,不由得屏住呼吸瞬间睁开了眼。

  之后她又低喃几句才终于关窗起身,却没有回到床边,而是走到桌边坐下。

  直到喜烛被吹熄,室内再也没有任何细微声响,他才无声自床上坐起。

  室内一片昏暗,然而层层纱帐和这片黑暗却阻挡不了他的视线,他转头静静凝视那趴睡在桌边的娇小身影,听着她的呼吸迅速浅匀冗长,兴许是劳累了一天,她很快便陷入沉睡。

  如今已是深秋,要是放任她不管明早铁定会染上风寒。

  没有任何迟疑的他立即掀开纱帐,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边,将她拦腰抱起,走回到床边轻轻将她搁到床榻内侧躺好。

  大床上,她一身喜红嫁裳未褪,宛若一朵等待再次绽放的红莲,静静沉睡在他的眼底,向来平静的心头微微一动,随着一圈涟漪掠过,他彷佛看见心湖泊上了一抹淡淡的花影。

  “原以为你不笨,没想到却是个傻丫头。”他忍不住开口轻骂,语气却隐隐带着一股不自觉的怜惜。

  接着他合衣也躺到床上,猿臂一伸将温暖的衾被迅速盖住彼此。

  第二章

  新婚翌日,红莓俗守礼节起了个大早,在总管的安排下,端着亲手彻上的热茶,来到凤氏夫妇所居住的揖清苑请安。

  总管入内通报,她则是规矩的站在花厅一角,直到凤氏夫妇自内室走了出来,她才连忙端着茶盘,恭敬的跪到了地上。

  “贱妾红莓见过老爷夫人。”

  “你已经嫁入门了,怎么还喊老爷夫人呢?”两人同对一愣,凤玄和气的开口提醒,同对投给妻子一记眼神。

  凤叶月了然于心,连忙将跪在地上的红莓给搀了起来。

  “是啊,你都已经是我们凤家的媳妇,该改口叫爹娘了吧。”她慈蔼说道,对于这一大早就特地来向他们请安的红莓,开头就有了好印象。本以为她是乡下找来的孤女,不懂得规矩也是理所当然,没想到却意外的乖巧懂事。

  “红莓是名贱妾,理所当然应该谨守本分。”红莓轻声细语的回道,明白小妾就如同丫鬟,是没有任何地位的。

  两人不由得相视了一眼,对于她的认分感到讶异,却也因此感到些许心虚。

  他们凤家历代人丁单薄,却个个只钟情一名女子,从未纳妾,如今因为金莲公主的一句话买了个乡下女孩冲喜,虽说是情势所逼,但心里头总是过意不去。

  “什么妾不妾的,只要嫁入我们凤家便是凤家的媳妇,自然得唤声爹娘。”凤叶月尤其过意不去,毕竟当初是她主张儿子姿妾的,想到往后得天天欺骗这么乖巧的女孩子,就觉得愧疚。

  “是,爹、娘。”红莓虽然有些迟疑,但还是对凤叶月的话言听计从,于是连忙端着茶盘恭敬福身,姿态虽然不如金枝玉叶优雅,气质却是温良恭顺,让人打从心里就觉得顺眼讨喜。

  “老爷夫人、少夫人,不如坐着说话吧。”一旁的总管开口建议。

  “说的也是。”凤叶月瞧着眼前的媳妇,不知怎么是愈看愈顺眼,于是喜孜孜的立即将人牵到椅子边,反倒将丈夫给冷落了。

  ““他”人呢?”被冷落的凤玄也不以为意,反倒乘机压低嗓音,向总管打探儿子的下落。

  “少夫人离开后便迅速整装出门了,说是与雷工匠约好一同讨论万濡溪造桥之事,一个时辰内便会回府。”总管用彼此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。

  少爷身为工部郎中,掌经营兴造之贵,凡城池修浚、土木缮葺、工匠监造皆是分内之事,哪儿有工程就得到哪儿监工,事必躬亲的他总是忙碌得很,即使卧病在床的这几个月来也不曾停顿琉忽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