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都是我家里的人,不听话所以教训了顿。”壮汉连忙答道。

  “不是!不是!他不是我夫婿,他是人口贩子!”李氏嘶声反驳,紧紧抱着怀中昏迷不醒的女儿。“他打算将我女儿卖到窑子,还出手伤了她,大爷我求您救救我们,我给您磕头,给您磕头了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她已经拚命的磕起头来,虽然她身分低贱,压根儿不

  认识眼前的青年,却仍然抱持一线希望的请求他出手帮忙。

  “你该死的胡说什么!”谎言被戳破,壮汉当场变了脸色,连忙力挽狂澜。“凤少爷您可别听她胡说,咱们只是夫妻吵架,真的没事的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夫妻吵架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凤怀韬微微一笑,深邃黑眸炯炯发亮,眉宇之间英气非凡,俊美朗逸得就像个下凡的神仙。“不过根据我朝规定私卖人口却是重责大罪,耀尚,把人捉起来。”他一脸和悦的对着身边仆人下令,口气始终是那么的温文

  和善。

  “什么?!”壮汉重重一愣,眼看苗头不对转身就想要逃,不料他才刚跨出步伐,原本昏迷不醒的小女孩却突然睁开眼,自李氏怀里一跃而起。

  她就像被逼到绝路的幼兽猛地奋力扑向壮汉,一开口就往他的大腿狠狠咬下。

  “啊啊啊——”壮汉凄厉大叫,感觉自己的一块肉就要被咬下,抡起拳头便想要殴开小女孩,不料肩窝却陡地一阵痛麻,也不知是被什么东西打到瞬间竟是动弹不得。

  “不准捉我娘,不准捉我弟弟,不准!不准!不准!”小女孩满头鲜血却不觉得痛,保护家人的意念竟让瘦弱的她扑倒壮汉,死命的朝壮汉身上猛捶猛打。

  “红莓?!”瞧见女儿苏醒,李氏立即露出惊喜的笑容,却担心壮汉会出手反击,更担心女儿的伤势,因而慌张的大喊。“别打了,别打了!”

  “坏蛋!坏蛋!坏蛋!”小女孩却听不见任何声音,只是不断挥舞拳头,彷佛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保护最爱的人。

  那不顾一切、勇敢无惧的姿态立即引起凤怀韬的注意,他摆了个手势制止权耀尚插手干预,静静端详那在血污下熠熠闪亮的水眸。

  那是一双宛如玄邃水玉般的眸子,蕴满坚韧耀眼的光芒,即使纷飞风雪也遮掩不住她强韧的生命力,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会出现这样的眼神。

  “不错的眼神。”他勾起嘴角,主动迈步走向小女孩。

  而小女孩早已筋疲力尽地瘫坐在雪地上,一动也不动,直到有人影靠近才猛地抬起头,眼底释出强烈的敌意。

  “这些钱你拿着,这坏人我会将他捉入牢里。”他从容的蹲下身,将一只钱袋塞到她伤痕累累的小手里。

  捉入牢里?小女孩直直盯着那俊美和善的脸庞,接着又低头看着手中钱袋,始终嗡嗡作响的脑袋顿了一会儿后,才终于再次运转。

  所以……所以娘和弟弟不会有事了?所以……他们安全了?

  她眨眨眼,又眨眨眼,感觉一切就像作梦,却猛地因为手中钱袋而回神。

  “我不认识你。”她迅速将沉甸甸的钱袋归还,眼里敌意终于完全褪去。

  “你不认识我无妨。”凤怀韬因为她耿直不贪婪的反应,不禁加深笑意。“但你娘和弟弟都需要钱,有钱你们才能活得下去。”他重新将钱袋塞回她手中。

  小女孩无法反驳,只能沉默地看着眼前不知打哪儿来的俊美青年,就连头上的鲜血滴到了手臂上也不自知。

  看着她一头鲜血,全身上下尽是风雪冻伤的痕迹,几乎没有一处完好,凤怀韬心头莫名微动,不由得解开身上大氅披到小女孩身上。“穿着,别冻着了。”他敛下唇边的笑容,眼底却浮现柔和的光芒。

  小女孩重重一愣,几乎是受宠若惊的将大氅扯下与钱袋一同捧在手中,本想将东西归还,却忽然想起病弱的娘亲,她犹豫挣扎,最后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将东西收到怀里,朝着凤怀韬恭敬磕头道谢。

  “红莓感谢恩人的大恩大德,红莓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份恩情,总有一日红莓一定会偿还这份恩情。”她信誓旦旦的说着。

  “怎么不穿着?”凤怀韬施恩不望报,也不以为彼此还能再见面,却不禁好奇她为何将大氅卸下抱在怀里。

  “因为娘病了。”她诚实回答,言下之意就是打算将大氅让给娘亲穿。

  凤怀韬心头不禁又是一动。“耀尚,护送他们到附近医馆疗伤,之后再帮他们雇辆马车,我会将地上的人口贩子送入官衙。”他迅速扯起地上的壮汉,看似文弱的身子拖起魁梧壮汉却是一点也不吃力,甚至能轻而易举的将人扔上马。

  “是。”权耀尚听从吩咐,迅速走向母子三人。

  “大爷谢谢您,谢谢您了!”没料到凤怀韬不只出手帮了他们,还慷慨的出钱出力,红氏感激得全身颤抖落泪,连忙拉着爬到身边的儿子不停磕头道谢,从头到尾都没想过人口贩子怎么会突然动弹不得,自然也不会发现是凤怀韬以一块小石点了他的穴。

  凤怀韬微微一笑,在上马之前不禁又多看了小女孩一眼。

  玄邃水眸宛如水玉,依旧闪着美丽动人的光芒,在风雪之中瞬也不瞬的盯着他看,他加深笑意接着才翻身上马,策马离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