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夏乔恩 > 我家相公你别闹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楔子


  强劲风雪吹得行人几乎睁不开眼,无止尽的银白雪花彷佛要将世界淹没,这样的天候,每吸一口气就冻得人喉肺发疼,每呼一口气就冷得人通体发颤,多数人家几乎足不出户,然而京城郊外的官道上却忽然出现三抹人影。

  三人一身单薄,破旧的衣裳上尽是补丁,也不管风雪有多大,一路上始终没命的向前跑着,彷佛身后有厉鬼在追着索命。

  “娘、弟弟,快跑!”其中年约十岁的小女孩神色仓皇的喊着,并不时回头察看身后动静。

  一路上她左手紧紧牵着年幼的弟弟,右手牢牢搀着病弱的娘亲,即使面颊早已被凛冽风雪冻刮得处处是伤,喉肺也被寒风冻刺得几乎窒息,仍然凭着顽强的意志不停向前跑着,因为只要一停下脚步,他们就要落入人口贩子的手里,从此家破人亡,手足离散。

  嗜赌成性的爹爹已经收了人口贩子的钱将她和弟弟贱卖,他们没得选择,只能带着娘乘机偷跑,否则留娘在家,爹一定会把气出在娘身上的,只是满地积雪不但阻碍了他们的脚步,更让羸弱的李氏气无力的跌摔在雪地上。

  “娘!”小女孩连忙使劲搀扶,可惜小小身躯却撑不住娘亲的重量,一下子也被拉倒,连带左手边的弟弟也一块儿摔到了雪地上。

  雪地柔软得像张毯子摔不疼人,但危在旦夕的恐惧和虚弱痛苦的身子,却让小男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瘫坐在雪地上嚎啕大哭。

  小女孩虽然也万分痛苦,却硬是咬紧下唇隐忍。

  她喘得上气不接下气,脑门不断发出嗡嗡声响,整个人虚脱得连起身的力量都没有,但是想起人口贩子就在后头追着,硬是咬紧牙关移动冻僵的四肢,奋力爬到娘亲身边将人搀坐起身。

  “红莓……”李氏气喘吁吁的睁开眼,每喘一口气脸色就青白一分,发黄的双眼几乎失去光彩生气。“娘跑不动了,你别管娘,快带你弟弟走……”

  “不,娘也一起走,红莓还有力气,红莓可以背着您跑。”小女孩紧紧握住那瘦削冰冷的手掌,怎样都不肯松手。

  “傻丫头,你背不动娘的……”李氏看着才十岁大,却比谁都还要坚韧懂事的女儿,不禁露出欣慰的慈祥笑容,却也哀恸的淌下泪水。“是娘对不起你,没能保护好你和弟弟,你……你是个女孩,那些人一定会将你卖到窑子,快走,快走……别再管娘了……”

  “红莓不走,红莓绝不丢下您!”瞧见娘亲的泪水,小女孩只觉得心窝狠狠抽痛,那股疼远比喉肺所承受的痛楚还伤人。

  他们曾是幸福的家庭,虽然日子清苦但一家和乐平安,直到爹爹染上赌瘾后完全变了一个人,不但拖垮了那个家,甚至狠心将他们当作畜牲贱卖。

  “别再拖延,听娘的话,快走……好好照顾自己和弟弟,娘无论如何都会保佑你们的……”李氏加深笑意,宛若交代遗言般反手握紧小女孩的小手,却见小女孩倔强的不停摇头,李氏还想开口说些什么,身后却忽然传来咆哮声响。

  “好啊,总算让老子给找到了,你们这些个王八羔子竟然跑到这里!”一名壮汉在风雪中破口大骂,加快脚步朝三人奔来。

  三人惊骇地迅速转头,小女孩伸手将弟弟用力拉起,并搀扶李氏起身继续逃命,无奈却快不过壮汉的动作,只见壮汉猿臂一伸,瞬间就将她拽离李氏的身边,同时也将小男孩一块儿拖了过去。

  “放开我!放开我!”她惊声大叫,连忙松手放开弟弟,就怕拖累到弟弟,却在风雪之中看见娘亲摔跌在雪地上,死命的朝她伸长了手,凄厉大喊她的名字,而弟弟则是一脸惨白,更惊惧地哭叫着。

  “都是你这刁蛮丫头到处乱跑,害得老子得在这种鬼天气出来寻人!”壮汉怒气冲冲的吼着,从腰后拿出一条粗绳,准备将她绑住。

  小女孩见状,不停蹬踢双腿死命挣扎,同时张大嘴往壮汉的手掌狠狠咬下。

  “娘的!”壮汉瞬间剧烈抽气,当下痛得脸色大变,猛地一个挥拳,竟将小女孩一拳揍飞了出去。

  “不要!红莓——”李氏瞳眸骤缩,不敢置信的拔尖嗓音,虽然已用尽全身力气爬向女儿却还是来不及,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儿一头撞上路旁大树,然后像个破布娃娃似的摔坠到雪地上,额角立即冒出汩汩鲜血。

  “红莓!红莓!”李氏撕心裂肺的喊着,心痛得都要碎了。

  一旁的小男孩也吓坏了,顿时间竟连哭声都发不出来,只能惊吓过度地看着姊姊动也不动的躺在雪地上,看着那刺目鲜血在雪地上绽出红花。

  “该死的臭丫头,回头老子就把你卖到最差的窑子里去,到时看你还刁不刁蛮得起来!”壮汉余怒未消,竟大步走到树下扯起小女孩散乱的发,像拎着畜牲似的将小女孩拎了起来。

  “不要伤害我女儿,不要,不要!”李氏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壮汉伸长了手臂,作势又要殴上自己的女儿——

  哒哒哒哒!哒哒哒哒!

  急促的马蹄声迅如奔雷、促如击鼓,无预警由远而近传来,惊得壮汉猛地回头,就看见两匹骏马在眨眼间突破纷飞大雪跃进眼底。

  彷佛是听见李氏的哭喊,两人循声而来,不待马停,立即自马背上一跃而下察看情况,利落的身手显示出两人有武功底子,尤其走在前头的那位青年俊美无俦,一身尊贵,身上大氅翔凤刺绣栩栩如生,赫然竟是当今工部尚书之子——凤怀韬。

  说起这凤怀韬可是名气响吓当的人物,不但才气纵横,文武超群,年甫十六岁便进士及第,入朝至今不过两年就已深受皇上赏识,前途看好,这样的人他攀不起也惹不起,没想到好不容易捉到了人却偏偏碰上他,真是他妈的不走运!

  如今他要是转头跑了反倒显得作贼心虚,壮汉只好连忙收回拳头,将小女孩扔回到雪地上,恭恭敬敬的哈着腰到他面前请安,而一旁的李氏见机不可失,立即泪如雨下的爬到女儿身边,急着确认女儿的生死。

  “凤少爷您辛苦了,这么冷的天气还在外头奔波啊?”他笑得可谄媚了。

  “出门办事正好经过。”凤怀韬一语带过,目光却是迅速扫过头破血流的小女孩,以及一脸悲怆惊惧的两母子。“敢问壮汉这三人是……”他和善询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