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三十六


  夏堇全身汗毛耸立,抖着手指着床尾。

  “刚刚不是在我梦里,真的是爷爷的鬼魂活生生站在那和我们说话?”

  “不是活生生站在那。”那叫强尸吧?“不过既然是我们两个一起亲眼看见,所以应该真的是爷爷的鬼魂没错。”

  他一直以为托梦的事是她胡思乱想,今晚亲眼所见,他也不得不相信爷爷真的很努力想弥补他,获得他的原谅,真的把夏堇一路逼上他的床——

  “完了啦……”

  “又怎么了?”

  步向仁被妻子吓了一跳,以为又有鬼魂报到,可看看什么也没有。

  “老公,我们莫名其妙被开天眼了!”她一脸如丧考妣的哀苦神情。“以前只有睡着时被托梦,我就快吓破胆,现在连醒着都能看见阿飘,不是开天眼了是什么?”

  她害怕地偎紧丈夫一些。“怎么办?哪天一个捧着头还是吐舌的冤魂突然冒出来,你胆子大没关系,我一定会当场吓死!可怜你才刚开荤没多久就要守寡——”

  “哈哈哈——我总算知道是谁教坏那老头,人家说近墨者黑,你这墨还真不是普通黑!”

  “步向仁!”夏蓳委屈地瞪了眼没良心的丈夫。“我是真的很担心,不是在搞笑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就是认真思考这种笨问题才好笑。“我问你,你现在有看见任何鬼魂吗?”

  她看了周遭一遍,摇摇头。

  “所以,不是什么鬼都会跑来跟你这个不相关的人托梦,否则现在床前早就飘来一堆冤魂求我们帮忙了。何况刚刚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希望爷爷安心投胎,日有所思,加上心有灵犀,才会产生相同的幻觉。”

  虽然他不觉得两人会同时产生幻觉,但是看妻子怕成这样,只好随口编个理由哄她安心。

  “幻觉?”夏蓳的心微揪,难掩哀伤。“所以爷爷可能还在当游魂?”

  “仔细想想,两个人产生同幻觉的可能好像也不大。”

  看出妻子失望担心,步向仁马上见风转舵,立即改口。

  “应该是你成了步家人,爷爷心愿已了,故意现身跟我们告别,因为是至亲,我们才看得见他的魂魄,否则世上冤魂何其多,我们从窗户看出去不就是满是鬼魂天上飘?”他真佩服自己的急智。

  “真的?”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。

  “真的。”

  为了哄老婆安心,死的他都能说成活的。

  “那太好了!”

  单纯的夏蓳松了口气,完全信任丈夫的说法。

  “可是我觉得不太好。”

  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夏蓳担忧地伸手覆上他的额头。

  “这里。”

  步向仁拉着他的手覆在自己光裸的胸肌上,另一手紧扣住她纤腰,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两人全身光溜溜,全身热度迅即飙升。

  “‘舍身成仁,认命当您的孙媳妇’,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啊!完了……

  夏蓳心中暗自哀嚎,刚刚为了博取爷爷同情,早点离开她梦中,有多可怜就说得多可怜,哪知道丈夫全听见。

  呜……臭爷爷,又被您害到了啦!

  “嫁给我那么委屈?很不情愿?”步向仁不怀好意思地看着怀中的小娇妻。

  “不委屈,心甘情愿!”

  识时务者为俊杰,夏蓳绝不跟自己过不去,再狗腿的话也说得出口。

  “能嫁给那么好的老公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,我作梦都会笑醒,怎么可能不乐意?我是说委屈你舍身成仁,认命娶我那么胆小又没用的老婆,真是太糟蹋你了!”

  他俊眉斜挑。“所以是我听错了?”

  “嗯,绝对是你听错。”这是善意的谎言,绝对不能让她下割舌地狱啊!

  “是吗?”

  看见丈夫露出前所未见的魅惑笑容,夏蓳的心中漏了两拍,醉死在他的迷人男色,却又隐约感到一股邪气袭来……

  “蓳,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?”

  蓦地被抱坐到他腿上的夏蓳动也不敢动,非常强烈地感觉到睡前折磨得她欲仙欲死的“坏东西”,再度蠢蠢欲动,颇有卷土重来之势。

  “知、知道。”她勉强牵起一抹笑,还想做垂死挣扎。“老公,早睡早起精神好,我——”

  “我为了你愿意舍身成仁、慷慨就义、粉身碎骨……”他吮着她红烫的耳垂,邪恶低语:“刚刚爷爷说了什么?喔,对了,我的肉体也可以任由你蹂躏,就算精尽人亡也无怨无悔,你就尽情享用吧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