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三十五


  步向仁拥住今天才刚挂上步太太头衔的夏堇,老大不高兴地瞪向床尾。

  “已经过了闹洞房的时辰,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,哪边凉快哪边去,不准再到我老婆面前晃来晃去!”

  “向仁……”步爷爷望着孙子,欲言又止。

  看着步爷爷凝望丈夫,惊喜中夹杂内疚与不舍的复杂表情,夏堇忽然明白许久未现身的他,今晚为何又出现了。

  没亲耳听见孙子的原谅,他还是良心难安吧?

  “爷爷,您放心,向仁已经不恨您了。”她伸手环抱丈夫,娇柔浅笑。“向仁,是爷爷硬把我推到你身边的,算起来他是我们的大媒人,这个媒人礼可不能少。”

  步向仁听进去了,不怎么情愿地将目光从妻子的娇颜移至床尾。

  “你想要什么?我找人将‘吉兆精品’总部和分店模型全烧给你,让你在阴间当总裁过瘾够不够?还是要顺便烧个三妻四妾让你左拥右抱——”

  “喊我一声‘爷爷’,好不好?”步爷爷含泪开口。“向仁,爷爷知道错了,是我害死了自己的老婆、儿子和媳妇,更害惨了你。自从你妈死后,你再也没喊过我一声‘爷爷’,看着我替你选了个好老婆的份上,喊我最后一次好吗?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  “向仁……”夏堇听得心酸,也帮着哄老公答应。

  “喊了,你就不会继续留下来等着看曾孙?”步向仁不甚乐意地问。

  “嗯。”步爷爷点头如捣蒜。

  “老实去投胎,再也不会在我们面前现身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发誓绝对不会投胎到夏堇肚子里?”

  “……我发誓。”

  夏堇愕然看着老人家一脸扼腕的表情。

  难道他原先还打算投胎当她孩子,继续这“孽缘”?

  厚,还好她嫁了个聪明过人、又有先见之明的老公。

  “爷爷。”步向仁爽快、干脆地赏了他。

  “呜……哇……”

  夏堇难以置信地瞪着眼前哭得像个孩子的老人家。不过是一句“爷爷”,有那么感动喔?

  步向仁凝视着哭得老泪纵横的爷爷,纵使原先心里还有一丝恨意、一点疙瘩,也被如此凄凉的哭声柔化,只剩下无尽感伤……

  “既然那么后悔,下辈子再当我爷爷的话,记得对我好一点。”步向仁也释怀了,不想再被仇恨牵绊一生。

  “呜……好、好,爷爷下辈子一定会对你好、对你们俩都好!谢谢……谢谢你愿意原谅我,我总算能安心了。”

  步爷爷哭着、笑着,和孙子说完,又将视线转向夏堇。

  “小堇,这些时日老是吓你,真是对不起,这次我真的要走了,你要和向仁好好过一辈子,无论发生任何事,夫妻俩都要携手共度,绝对不能分开,知道吗?”

  “嗯。”夏堇跟着哭了。“爷爷您放心,我会像血蛭一样巴住他一辈子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形容?”步向仁嘴上念着,心里其实很开心。

  “好了,别哭。爷爷赶着去投胎,免得让向仁他奶奶等太久。当年热恋的时候,我答应过下辈子也要娶她为妻的,我知道她气归气,还是会等着我。算算她先走了二十多年,等我十八,她都四十好几了!不过这回我会将我青春的肉体完完整整地奉献给她、任她蹂躏,就算精尽人亡也无怨无悔……”

  “噗——”

  夏堇又想哭、又想笑,好痛苦喔……

  步向仁则是完全呆住。

  这个为老不尊的老色鬼,真是他印象中那个总是严肃寡言、连笑容都吝啬给予的爷爷?

  “向仁、小堇,爷爷这回真的要走了,有缘来生再见。我爱你们……”

  步爷爷噙泪微笑,在一片金光笼罩中逐渐淡去……

  “爷爷!”

  “他走了。”

  步向仁紧抱住突然伸手想抓住什么的妻子,平静地告诉她事实。

  “走了,真的不会再来托梦了……”

  她应该高兴,也一直如此期待,可是意识到今后真的连梦中相见的可能也没了,夏堇突然悲从中来,泪如雨下。

  “别哭了,他终于能无牵无挂离开,是好事。”他吻去妻子双颊的泪,温柔劝哄。“你也不想看他当一辈子游魂,和我们长相左右吧?”

  长相左右?

  夏堇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连泪都止住了。

  虽然舍不得,但爷爷还是尽早投胎去让奶奶“蹂躏”比较好,千万别和她生死相随。

  想开了,她才发觉每回步爷爷托梦离开后,一定会马上惊醒,这回怎么还在梦里和丈夫抱怨?

  “奇怪,我怎么还没醒?”她傻乎乎地问:“对了,你怎么会突然跑到我梦里来?莫非你们步家的人懂通灵之术?”

  “通你个头啦!”步向仁按亮床头灯,好笑地捏捏她粉颊。“看清楚,你不是在做梦,今天是我们新婚之夜,我不在你身边要在哪里?”

  夏堇环顾周遭,真的是今晚婚宴结束后住进的总统套房,床上、地上还满是玫瑰花瓣,所以说——

  “我是真的活见鬼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