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三十


  “我现在不就在家里?”他抬头看她一眼。“你不是说要当我的亲人?既然你是我唯一的亲人,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。”

  步向仁说完继续吃面,夏蓳的脸颊却轰地烧红,一颗心差点蹦出胸口,好久都说不出话。

  糟糕,这男人正中她的死穴,让她满腔母爱霎时泛滥成灾。

  多贴心、感人的一句话,那个六亲不认的家伙,终于承认她是他唯一的亲人……

  夏蓳望着他,心头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动。

  人家说精诚所至、金石为开,步向仁总算有了点人性,她也算对得起步爷爷的托付了。

  “今天的面咸了一点。”步向仁放下吃得干干净净的便当盒。“倒杯茶给我。”

  啪!

  夏蓳感动的神经瞬间绷断。

  “我又不是你请的女佣!好手好脚的不会自己去倒!”她没好气地朝厨房的方向一指。“去,顺便把便当盒洗干净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

  没想到他竟然乖乖听话,拿着餐具进厨房,反而是夏蓳愣住了。

  难道今天不只是她体内的白痴病毒发作,步向仁也是吗?

  唉,说真的,今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,就连此刻他在这里都像是梦一样。

  “难道我在作梦?”她捏捏脸,痛啊!

  等了半天不见他回客厅,她好奇地进厨房,只见他若有所思地轻抚着拉门,神情带着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淡淡误伤。

  夏蓳来到他身旁,发现门侧有几道刻痕,上头还有看来年代久远、淡淡的笔迹。

  “那是什么?”她隐约看出上面写的好像是数字。

  “小时候我爸帮我做的身高记录。”想起往事,他摸着那些痕迹,有些神伤。

  “我爸本来说要帮我记录到跟门一样高,结果……没想到事隔那么久,居然还看得见笔迹。”

  夏蓳望着他,心酸酸的。

  这一刻,她似乎又多了解了步向仁一些。

  外人看他是天之骄子,要什么有什么,偏偏有些东西,纵使富可敌国也无法买到。

  亲情,才是他最渴望,却始终无法拥有的宝物。

  难怪当初他会为了继承公寓的事抓狂,不是因为舍不得财产白白给了一个外人,而是这里有着他仅有的温暖回忆,那封存在记忆深处、短暂的快乐童年。

  “好吧,你爸爸没完成的事,就由我来拉手。”

  步向仁不明所以地看着她,夏蓳也不解释,回房里拿了支油性笔,飞快跑回他身边,要他贴门站好。

  “你做什么?”问归问,步向仁还是照做。

  “帮三十四岁的“小仁”量身高啊!”她眨眨眼,在门侧用黑色油性笔画上粗粗的一条线。“以后,我每年都帮你量一次。”

  他哑然失笑。“小姐,我早过了成长期,不可能再升高了。”

  “当然,你再长高,门板都不够画了。不过……”她故意摆出不怀好意的奸笑。“不是说人老了,身高也会跟着缩水?我很有实验精神的,不能往上画,往下画也很好玩嘛!大、叔——”

  “哼,谁先缩水还不知道,要实验大家一起来。”步向仁抢过她手中的油性笔,把她按在门上,画出她的身高。“搞不好是你老得比较快。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夏蓳拍拍自己吹弹可破的柔嫩面颊。“因为我还是妙龄女郎,大叔你已经步入中年喽!”

  “妙龄?你也快二十四了吧?”步向仁好笑地捏着她双颊,“之前还要我把她当成妈的人是谁啊?欧巴桑!”

  “欧巴桑?”夏蓳很不服气。“好啊,那你真的喊我一声“妈”,我就承认自己是——”

  剩下来的抗议,全部被步向仁吞没。

  经过这几个月来的相处,他还不了解吗?

  这女人不会撒娇、不会甜言蜜语哄人高兴,只会直来直往,不求回报付出她的体贴和关心。

  明明是想逗他开心,也不会抱抱他、亲亲他,净说些五四三的跟他抬杠,让人好气又好笑。

  偏偏,他就吃她这一套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