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二十八


  想起断讯前夏菫说的那句话,他的精神为之一振。

  从认识到现在,她像只在他耳旁叨念千千万万句,就这句话最顺耳、最讨人喜欢。

  好吧,想见就让你见。

  步向仁愉快地扬起嘴角,对于自己不久前还要放话要人家来见他,现在却反过来“应召”飞去的行径,很明智地选择性失忆。

  人家是一失足成千古恨,夏菫觉得自己是一失“口”成千古恨。

  是,是她嘴贱跟步向仁说想见他,哪里知道自己手机会没电,又怎么知道他真的跑来找她?

  所以她哭完擦干眼泪,便去采食材回家做什锦面,顺便替莫姐他们送了两份过来。到了医院,她才知道步向仁来过了,在医院兜了一圈找她,不久前才气冲冲离开的事。

  “你给我在原地等着,再让我找不到人你就死定了!”

  在步向仁火大地撂完话之后,夏菫头皮发麻地把借来的手机还给莫雨霏。

  “步先生怎么说?”莫雨霏把丈夫的手机搁回床边柜,压低音量不吵醒入睡的他。

  “没什么啦,就说他等一下要来。真是的,又没人叫他来,哈哈……”夏菫傻笑回答,挨骂的部分自动省略。

  莫雨霏看着她微微红肿的眼睛,心情里愧疚又不舍。

  “对不起,因为我的事害你担心了。”她头一回主动牵起丈夫之外的人的手。

  “夏菫,谢谢你,当时要不是你陪在我身边——”

  “唉呀,别说什么谢不谢的,我们是朋友嘛!”夏菫最怕别人向她道谢的场面。“倒是那个没礼貌的”不像人”打扰了你老公养伤,我才该替他向你道歉。”

  夏雨霏摇头笑说:“他很有礼貌,一点也没打扰我们,和你平常跟我说的判若两人。”

  “那是他在不熟、又没惹火他的人面前假的。”夏菫不苟同地说:“说真的,他不骂人的时候成熟、稳重、有气质,不管摆在哪都很赏心悦目,完全符合小说里那种风度翩翩的豪门贵公子,可是你千万别被他骗了,他可是出了名的无情、易怒、难相处,没事少惹他为妙。”

  “惹了会怎样?”

  “他会从王子变暴龙,一脚踩扁——”

  咦,刚刚莫姐好像没开口……

  夏菫倏地背脊一阵凉,瞄向病房里唯一的第三者——

  “温大哥好!”

  一瞧见清醒过来的温允斌,她马上立正站好,恭敬无比。

  她差点忘了,比起步向仁那只暴龙,这里有令人胆寒的“老狐狸”。

  她去温家串门子时见过温允斌几次,头一回见面就对他“肃然起敬”——全身寒毛竖立。

  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以那种仿佛X光扫射,从发根到脚趾头仔仔细细确认的视线打量,没被吓得夺门而逃,真的多亏她生迟钝。

  第二次会面更夸张,温允斌单独上门告访,带的伴手礼竟然是委托征信社调查的资料,还要她自己看一遍,修正不对的地方。

  当时的气氛简直就像法官开庭,他理直气壮的气势再度令她肃然起敬,像中邪似地乖乖照做。恭恭敬敬地呈上自己修改完整的自传,最后听他说:“好,算你通过审核,可以做雨霏的朋友。”她还高兴地向他道谢,送他离开。

  事后,她怎么想怎么怪,整件事简直像诈骗集团上门问她银行帐号,她还顺带奉送存折和印章,只差没挥手道别叫人家有空再来,比遇上鬼打墙还可怕!

  和莫姐她老公比起来,步向仁不只一点也不可怕,还算得上可爱呢!

  “好,很好。”温允斌一双精明墨眸瞅着她。“如果没有一醒来就听见有人想踩扁我老婆更好。”

  喝!夏菫全身寒毛竖立。

  “谁?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动莫姐一根寒毛?呵呵。你听错了!”她干笑,心脏怦怦跳。

  “听说是个叫“不像人”的家伙。”

  温允斌可是听得一添二楚。

  “你最好看紧你家那只暴龙,别说踩扁,他要敢对我老婆大小声,别怪我把剥皮拆骨做成标本——”

  “允斌!”看老实的夏菫脸色都白了,莫雨霏连忙出声制止丈夫。“夏菫,你别理他,他就爱开玩笑吓人。”

  开玩笑?

  夏菫一点也不觉得。

  自从上回温允斌亲自登门拜访之后,她就有种直觉,这男人很爱、很爱老婆,爱到有人敢伤他老婆一根寒毛,他会不惜拆下对方一只手臂。

  “知道了,我一定会看紧他!”夏菫认真对对温允斌承诺。“我现在就出去等,一步都不让他踏进来。”

  “在这里等就好了。”莫雨霏拉住她,责备的目光扫向丈夫。“你看,她真的信以为真了。”

  “我说的本来就是真话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