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二十六


  夏菫很无奈。她没说谎,一开始步向仁真的每回都把她气得半死,吃了几天外卖早餐便任性要求她亲自下厨,还规定每天变换菜色。

  好,她就把他的刁难当撒娇、吃苦当吃补,当自己要培养第二专长,买了好几本食谱努力学习,想说有只免费“白老鼠”也不错。

  可是有一回两人吃完她亲自做的早餐没多久,她还活蹦乱跳,步向仁竟然拉肚子拉到虚脱,不晓得是玩笑还是真的问她是不是放泻药恶整他,她自责又委屈,当场嚎啕大哭。

  那天之后,步向仁好像再也没给她脸色看,还不怕死地要她继续送早餐。

  后来她还注意到,两人吃饭时间越来越长,话越聊越多,他有意无意望着她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

  然后,他在台风天来找她、吻了她,还跟她说:“我们结婚吧!”之后却像没事人般去温热她带来的食物,没再提起这件事,她又不好意思问,怕是自己一时听错,只能带着满腹疑问。

  接着,他送她回家,隔天他就出国——

  厚!她脑子快炸掉了!

  步向仁那家伙到底有没有跟她求婚?那是求婚吗?

  就算是,也是存心戏弄吧?

  这件事她实在很想问问莫姐的意见,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……

  “可是你还是没放弃去照顾他。”

  莫雨霏不晓得夏菫心中的千回百转,美眸轻扬,温柔一笑。

  “夏菫,你有没有听过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这句话?”

  “当然听过。”

  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 所谓的托梦,或许只是因为你这个人责任感太重,所以才会梦见步爷爷来提醒你实现承诺?”

  夏菫摇摇头,“我也答应过我死去的阿公,等存够钱要带着他的骨灰坛回湖南老家,供在夏家宗祠,让他落叶归根,结果存够钱的那年,刚好遇上邻居失业凑不出家里的丧葬费,我就把那笔钱转送给他们度过困境,那时我阿公也没天天飘来我床前哭啊!”

  听夏菫诉说这件往事,莫雨霏对她的好感再度上升。

  嗳,这么一个善良正直又热情的女孩,实在让人很难不喜欢她。

  “铃——”

  突兀的电话铃声打断她们的谈话,莫雨霏立即起身接听。

  “喂?”

  “这里是医院,请问温太太在吗?”

  一听是医院打来,莫雨霏的心已经不安地吊起。

  “我就是温太太。”她握紧话筒。“请问有什么事?”

  “温太太,温立委遭到枪击,目前医生正在全力急救中,请您——”

  “莫姐!”

  夏菫惊叫一声,来不及上前,眼睁睁看着莫雨霏身子一晃,随即昏倒在地。

  ***********

  “呼,还好没事……”

  离开病房,夏菫在病房外的椅子上稍坐片刻,吐了口气。

  “幸好立很只是肩膀中枪,没有性命危险,不然……”

  接到医院的通知之后,莫雨霏昏过去数秒才恢复知觉,连个皮包都没拿,立刻开门往外冲,她连忙下楼骑车跟上,载莫雨霏赶至医院。

  有些眼尖的记者认出这位立委夫人,立刻一拥而上,七嘴八舌地开问,为了新闻完全不顾家属的心情,她火大地开骂,一边使出蛮力钻出记者围起的人墙,快快脱离重围。

  “我不知道——我什么都不知道!我只知道允斌要是活不了,我也不能活了!求求你们让我进去找他……求求你们……”

  当时,莫姐撕心裂肺地哭喊出这一句,原本吵杂的现场突然鸦雀无声,记者们真的让出一条路,让她飞奔离去,再也没人跟入采访。那一幕,她觉得自己永远都忘不了。

  那一刻,她好感动,眼泪哗啦啦地流。

  而且莫姐不肯让丈夫面对输血感染的风险,坚持输血给丈夫,即使输完血虚弱不已,也要回到手术室外等待,那份把丈夫的性命看得比自己还重的觉悟,连她这个外人都深刻感受。

  生平头一回,她忽然渴望在这世上也能有个人,那么强烈地爱着她……

 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感动还是什么的,眼泪又不受控制地没落。

  母亲死后,一时找不到正职的她身兼两职,除了还学贷,还努力存钱,计划先偿还阿姨和姨丈代付的医药丧葬费用,再完成阿公落叶归根的心愿。

  所以,朋友放假的时候她在工作,她轮休的时候大家都在上班,学生时斯的朋友们各个也有男女朋友,都忙着谈恋爱,连电话联络都是久久一通。

  仔细想想,在认识莫姐和步向仁之前,除了偶尔回阿姨家和安养院里的“老朋友”们聚聚的日子,她从来是一个人。

  虽然也不乏异性示好,但没有一个人能让她心动,始终把赚钱放在恋爱之前的她,觉得一个人自由自在真好。

  可是这一刻,她忽然觉得好寂寞,好想有个人能紧紧抱着她,好想阿公、妈妈、还有——步向仁。

  虽然没谈过恋爱,爱情小说和偶像剧她也看过不少,这种非常时刻,她竟然把步向仁和阿公、妈妈排在同等级,不就表示他在自己心目中意义非凡?不是把他当亲人,就是当——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