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二十五


  夏菫偷瞄正专心帮她吹头发的男人,他动作轻柔,手指拨弄她的发丝像是小心呵护着多珍贵的东西,舒服得让她想打瞌睡,温柔得让她心头好暖和。

  说真的,他不开口骂人的时候,浑身便散发一股贵族气质,就算有人说他是某国的王子她也会相信。

  唉,如果不是小时候的际遇让他个性变得暴戾孤僻,这么外型出众,身价非凡的男人,一定会被无数美女包围,搞不好早早就娶妻生子,哪会一个人孤孤单单……

  步向仁捕捉到她偷瞄他的眼光,想她多少还是对自己有些心动,心情大好。

  “夏菫,你有男朋友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她像只猫,舒服地眯着眼,有问必答。

  “你答应老头要照顾我一辈子,真的会做到?”

  “当然,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言出必行。本来以为你什么都有,不需要我照顾。可是我现在知道你真的有需要我的地方,我当然要履行承诺,何况我发过重誓的。”

  “比起誓言,你更怕老头阴魂不散跟着你。”步向仁对她怕鬼的弱点可是了若指掌。

  夏菫不好意思地承认。依约来照顾步向仁的这段期间,步爷爷再也没出现过,也算是她“善有善报”吧?

  “不过,每天送早餐给我就算照顾?叫外送也做得到,你不觉得自己照顾得有点敷衍?”

  “我还有陪你吃啊!”夏菫不服气地提醒他。“最好早餐店能做到每天都专心服务你一个人,还风雨无阻,顺便陪你吃完早餐才离开,我每天准时送到的不只是早餐,还有我的爱心和关怀,你没感受到吗?”

  看着那直往自己胸口猛戳的纤指,步向仁不觉得她胆大妄为,却享受这种只允许她放肆的亲昵。

  “嗯,好像有感受到一点。”

  不过一句话就哄得她心满意足笑眯眯,步向仁觉得她好单纯,和她相处不必用心机算计,可以想什么说什么,有她相伴,就连吵嘴都成了生活乐趣。

  他什么都不缺,独缺一个真心待他,又能让他信任的伴侣,终结他的孤独。

  等待多年,如此切合他心意的女人终于出现,还要再观察、再犹豫,等到哪天被和他一样“品味特殊”的男人发现这么一个宝贝,将人拐走,到时候才后悔莫及吗?

  不,他想要的,向来都是先下手为强!

  “夏菫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发誓会一辈子照顾我、陪着我、把所有的爱和关怀都给我?”他开始挖坑。

  “嗯,我发誓。”她早就承诺过步爷爷啦!

  “绝不后悔?”

  “当然。”她可不想让步爷爷再来床前飘。

  “好。”

  步向仁关掉吹风机,伸手扣住她下巴,得意地宣布——

  “我们结婚吧!”

  “……什么?”

  “嗨!莫姐。”

  这天,夏菫拎着点心去拜访邻居莫雨霖。

  “夏——”

  莫雨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,已经被她拉进门内。

  “莫姐,我真的快被步爷爷吓死了……”

  夏菫俐落地将门踢上,表情十足地拉着她边走边说。

  她和莫雨霏的相识,是在她被步向仁气得连夜收拾行李搬进公寓的那天,她不小心搞丢母亲生前亲手做给她的手工布娃娃,幸亏被对门的莫姐在楼梯口拾得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她对莫姐简直是“一见钟情”,一眼就喜欢上温婉可人的她,听她说话就觉得如沐春风,就算她好像满怕生的,不敢和人太熟络,自己依旧死皮赖脸地想和她当朋友。

  结果证明,脸皮够厚就能够和气质美人当朋友啦!

  “他又来托梦?”莫雨霏难得地被挑起好奇心。

  “没错!”

  夏菫往沙上一躺,总是活泼灵动的一双晶亮水眸成了熊猫眼,看来昨晚似乎睡得不好。

  “步爷爷托梦多次,你还没习惯?”莫雨霏泡了杯枸杞茶给她。

  “不是习不习惯的问题,而是他说了些什么的问题。”夏菫光想到便觉得毛骨悚然。

  邪门!太邪门了!

  步向仁被台风吹坏脑袋向她求婚的当晚,久未露面的步爷爷竟然又现身,而且一连三晚准时报到,她真怀疑是步向仁那家伙“养老鬼”,不然哪有那么准的!

  “他说了什么?”

  夏菫的脸忽然红了,看来似乎有什么难以言明的秘密,莫雨霏更加好奇。

  “他说……”

  明明只有她们两个人,夏菫却忍不住压低音量,脸上红晕更深,吞吞吐吐了大半天,完全不像平日大刺刺的模样。

  “他说什么?”莫雨霏更想听了。

  “唉,说就说!”

  夏菫豪迈地把枸杞茶当酒一口干掉。“步爷爷说,答应老人家的事要负责到底,没见到他孙子得到幸福,他放不下心投胎,我就保证会把自己当成地藏菩萨,再辛苦也会帮他改造那个“不像人”,要他放心去投胎,结果他竟然异想天开要我做他的孙媳妇,说这样他就能安心成仙,再也不来烦我——”

  她顿了顿,神色愁苦。

  “莫姐,我是很同情步爷爷爱孙心切,也觉得那个“不像人”无亲无戚、独来独往,的确有点可怜,所以我也打定主意要好好改造他的坏脾气,让他人见人爱,但是有必要“舍身成仁”的嫁——”

  “噗——”

  莫雨霏连忙捂住口,有关些意外向来能在外人面前压抑情绪的自己,竟然忍不住发笑。

  “没关系,想笑就笑,我自己也觉得很爆笑。”夏菫很能自我调侃,“我跟那个“不像人”刚认识的时候,简直就像养在同一缸的斗鱼,不斗不快活,现在虽然没那么紧张,但也绝对没好到能同床共枕的地步,步爷爷那么说,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嘛!”

  “又没人拿着枪逼你嫁。”莫雨霏不懂她为何那么认真考虑?换成是她恐怕只当成是梦,睡醒了再也不会记在心上。

  “拿枪还好一点,被鬼逼才可怕。”夏菫搓搓抓满鸡皮疙瘩的手臂,“唉!千金难买早知道,当初要是知道步爷爷孙子这么难搞,我才不会答应。那个家伙有够难照顾!对他好他也不领悟,还给人脸色看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