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二十四


  她当然知道自己长得还可以,绝对不会见不得人,可是步向仁要她大方让狗仔拍,这是什么意思?和她传出绯闻也无所谓吗?

  还有……驾驶座是她的专属位子?意思是除了她,不准其他人坐他身旁吗?

  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,会让她莫名其妙心跳加快?

  “有人!”敲门声吓得她差点滑入浴池。

  “废话,我看着你进去的,还用你说吗?”步向仁靠在门边,嘴角噙着笑意。

  “我知道你这辈子还没泡过那么高级的浴池,不过你已经进去快一小时了,奉劝你最好快点出来,免得昏倒,到时我还得冒着长针眼的风险进去救你。”

  长针眼……

  “不识货!我身材那么好,看到算赚到,还嫌会长针眼……”

  夏菫只敢小声嘀咕,才不敢大声嚷嚷,急忙起身擦干身体,套上步向仁拿给她换穿的衣物。

  “不是说你家有三套卫浴设备?干么还催——”

  夏菫踏出门外,瞧见步向仁的刹那,牢骚忽然全忘光了。

  他穿着纯白的V领亚麻衫,半露小麦色结实胸膛,笔直长腿套了件合身长裤,加上那头吹得半干的乱发,和脸上隐约可见的淡淡笑意,十足的型男味道,和平时打扮严谨,神情淡漠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  “很帅?"步向仁从她眼中看见闪亮的小星星。

  夏菫点了点头,想止住却已经来不及,脸色立刻飞红。

  “还,还好啦!”她头一撇,聊胜于无地补上一句。

  步向仁唇角微勾,也不跟她争辩,拉起她的手往卧室走。

  “我自己会走啦!”

  夏菫从大敞的房门看见那张King Size大床,再瞧见自己被他包覆在大掌中的小手,心跳骤然狂溅。

  “等一下!”她连忙停步。“步向仁,我肚子饿了。”

  “嗯,我也很饿。”他按住自己肚子,被她一说更饿了。“所以你走快一点,别拖拖拉拉。”

  咦?

  “我的饿跟你的饿不一样啦!”

  眼看就要被拉进房里了,夏菫干脆一只手巴着门框不放。

  步向仁回头,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的可笑姿势。

  “你又在发什么疯啦?再饿也要先把头发吹干再说。”

  他松手,看她立刻像壁虎巴紧门框的模样,真是又好气有好笑。

  “你抱着门框是觉得它很好吃吗?”他纵容地由着她。“啃得下去就请用,别客气。”

  “吹头发?”夏菫像是没听见他的揶揄。“你拉我进房里只是要吹头发?”

  “不然呢?”

  他随手拿起搁在柜上的吹风机,脑子里突然掠过一句话——

  “我的饿跟你的饿不一样啦!”

  “你该不会以为我说的“饿”,是想拉你上床吧?”他有些不悦,难道自己看来像个急色鬼?

  “呵,怎么可能嘛!吹头发、吹头发——插座呢?”

  都看他变脸色了,夏菫没笨到不打自招,佯装若无其事地从他手上拿过吹风机,四处找插座。

  看夏菫穿着他的和式浴袍,光着脚丫在自己不曾让任何人进入的卧室自在游走,步向仁发觉自己并没有丝毫被人侵犯私领域的不悦,仿佛这女人天生是属于这里,属于他。

  “啊!”

  夏菫惊叫一声,因为步向仁忽然将她拦腰抱上床。

  “连个插座都找不到,真是笨。”他从她手中拿走吹风机。

  “插座搞得像艺术品,谁找得到?”夏菫看他把插座往墙面上的彩绘浮雕一插,才惊觉内有玄机。

  步向仁没搭话,迳自帮她吹头发。

  “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夏菫有些受宠若惊。

  “坐好。”步向仁按住蠢动的她。“不是我看不起你,这支吹风机有多段功能,等你搞懂不如我来比较快。”

  “喔。”

  一听说操作复杂,夏菫也不想尝试了,她可是出了名的机器白痴,万一搞坏不赔钱说不过去,要赔钱嘛……

  经过元大哥“提醒”她那张沙发的价值之后,她万分感恩步向仁只开骂,没要她赔钱,万一她不小心又毁了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,气得他翻旧账索赔,恐怕把自己当给他都不够。

  这么想想,步向仁对她……其实也没那么坏嘛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