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二十三


  啧,他骂起人来还真是又溜又顺,而且每次的形容都不会重复,这次她又从笨蛋高升到征服地球的终极武器啦?

  “喔。”

  但是和他对扛久了,她的嘴上功夫也练得不错,夏菫志得意满地笑着。

  “所以你也被我传染了白痴病毒?你已经是脑细胞被我杀光光的白痴,心智还退化?唉,可怜哟,姐姐秀秀——”

  夏菫开玩笑地伸手轻拍他脸颊,没想到步向仁突然捉住她的手,使力一拖,她便撞进他怀里。

  “你——”

  夏菫一抬头,才要抗议,小嘴便被他覆上。

  如火热烫的长舌采入她还来不及紧闭的齿关,长驱直入,狂肆地勾引她。

  吵着吵着,就笑了……

  吵着吵着,就吻了……

  他跟她,到底是怎么了……

  夏菫来不及思考太多,他的吻开得太急太猛,像想抽光她所有意识,又像是要放把火燃烧彼此,让她无力地任他抱住自己。

  其实来这里的一路上她也在想,为什么她要走着一遭?

  为什么一想到他可能饿着肚子,在公司等着和她一起吃早餐,下一秒,她已经换好衣服出门了?

  为什么看见他真的出现,她会那么开心?

  为什么明明大雨不断打在两人身上,明明狂风越吹越大,她却渐渐听不见风雨声,只听得见自己急猛的心跳?

  为什么……她一点也不想推开他?相较于她的迷惘,步向仁的思绪却是越来越清明。

  不只是心动,他喜欢上怀里的笨女人,毋庸置疑。

  要不是现在风大雨大,要不是人在户外,他恐怕停不下这个吻,忍不住立刻要了她。

  他已经被这女人制约了。

  习惯看到她,习惯和她共进早餐,习惯和她斗嘴抬杠,

  这些成了他几乎每天必做的事,所以今天时间一到他就肚子饿,一饿就想到她,一想到她就开始担心她会做蠢事,一想到她会做蠢事就迫不及待地赶来。

  所以一见到她真的在这里就开心,一发现她把自己搞得像只可怜小狗就心疼又生气,一见她笑也莫名其妙地跟着笑,一听她说自己是鬼就老大不爽,一被她轻柔碰触就忍不住想抱她、吻她——

  可恶!这女人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就将他手到擒来!

  “哈啾!”

  缠绵的热吻,最后在夏菫的喷嚏中结束。

  步向仁望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红彤彤脸蛋,发觉自己竟然不嫌脏,也不气她杀风景,只担心她快感冒了……

  啧,爱就爱了吧!

  “快上车。”

  步向仁帮她戴好雨衣帽子,快步进车内发动引擎,可等了半天就是不见她上车,他往车子左右一看,夏菫竟然不见了!

  “你不上车,站在那里发什么呆?”

  他急得下车找人,才发现她大小姐竟然呆呆站在车尾,被强风暴雨吹打得左摇右晃,无厘头的行径让他又忍不住大吼。

  “后车厢还没开啊!”夏菫显然还没从热吻中完全回神,“你不是说要防狗仔偷拍,我只能坐后车厢?”

  步向仁一愣,继而绷着一张脸,快步上前把她一把塞进副驾驶座,然后——

  “哈——”

  一上车,他再也忍不住大笑。

  上回叫她进后车厢只是存心恶整,她竟然当真,至今不疑有他,还想乖乖照做?

  能让他一天之内失控狂笑两次的女人,全宇宙或许再也找不到第二个。

  难得的是,他还非常喜欢这女人。

  这朵花,他决定摘下,从此据为己有。

  身在步家以桧木打造的按摩浴池内,应该舒服得昏昏欲睡,但夏菫火气太旺,越泡越有精神。

  “你以为我会住在能让狗仔任意偷拍的地方?那天我是故意整你,没想到你还真听话……”

  想起步向仁在车上说的话,夏菫真是有气又糗!

  当时她可是完全相信,乖乖爬进后车厢,一想到关上车门后他的得意嘴脸……

  “恶劣的家伙!”她气得握拳往水面一阵乱打。

  可是……那个听说从不对任何人低头的家伙,竟然向她道歉。

  “那件事我跟你道歉,以后驾驶座旁是你的专属座位,你又不是长得见不得人,要是有狗仔想拍,就大大方方让他们拍,谁敢乱写你的事,我就要他从此消失在媒体!”

  想起步向仁说这段话的狂妄口气——呃,说实话,还真是又酷又帅。

  夏菫捧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脸蛋,眼神有些迷蒙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