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二十二


  步向仁欣喜看着掌心中闪耀翠绿光芒的水晶吊饰,想着笨手笨脚的她是如何专心一意地串好吊饰,再趁他未到,在办公室里兴奋又紧张地准备这个寻宝游戏,胸口一股暖意彭胀得快要溢出。

  你知道吗?没有人可以挑选自己要哪种父母、家人,那是一出生就注定的事,是好是坏都得认了。可是老天还是仁慈的,它留了一个亲人的位置让你们自己挑选,选对了人,原本不幸的生活便能因此变得无比幸福。那个人,就是陪我们到老、到死的另一半。

  不相信女人诚信的人,遇上一个连对死人的承诺都信守不移的女人,不是所谓的天作之合?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——

  蓦地,元以伦的话在他脑海中再度响起。

  “夏蓳,你会是带给我幸福的那个人吗?”

  步向仁低喃着,多希望有人能回答……

  早上八点整,步向仁肚子准时饿了。

  穿着蓝黑相同的和服式睡袍,他走到落地窗前,皱眉看着灰蒙蒙的窗外。

  大风呼呼地吹沙卷叶,大雨也跟着哗啦啦落下,台湾几乎全面发出停班听课的消息,电视不断传来各地灾情,看来这次台风来势汹汹,恐怕又将造成不少损伤。

  “可恶的台风——”他咬牙切齿地瞪着天空。

  因为这两个月来已经习惯每天有人将热呼呼的早餐送到眼前,因为其余两餐一向外食,因而忙昏了头没有留意冰箱——

  所以,他明明是个坐拥亿万豪宅的有钱人,冰箱里竟然只剩下酒和一罐鱼子酱,这种天气想叫外送都没人理,再一次证明金钱并非万能。

  蓦地,他瞧见滂沱大雨中的马路上,有个男孩抱着一袋东西急急走着。不知道为什么,那幅画面让他想起了夏菫,心里顿时有些不安。

  这种天气走在路上,一不小心会被掉落的招牌砸死,不可能会有傻子为了遵守承诺,专程出门送早餐吧?

  “应该不会……”

  他心里一点也不笃定。

  越想越不安心,拨打她手机又不通,更让他心里七上八下。

  “可恶!她最好别笨到在公司外头等,不然——”

  他拿起车钥匙往外冲。

  开车飞驰雨中,他越靠近总部大楼,心跳声越是大得吓人。

  你为什么要来?你到底是希望她在,还是不在?

  他扪心自问,还没来得及得到答案,紧闭的大楼铁门前,一个橘红色小点渐渐清晰,步向仁的眼也跟着睁大。

  “吱——”

  刺耳的刹车声,让倚坐在铁门前闭眼歇息的夏菫吓了一跳。

  她睁开眼,发现坐在车内的步向仁,开心地起身想跑向车子,可是一见到他下车砰地用力关上车门,一脸要杀人的凶恶模样,反而倒退一步。

  “你这女人到底长不长脑袋?”

  步向仁三两步跑上台阶,来到身穿橘红色雨衣的她面前,见到她小心翼翼护在怀中的防水保温袋,终于忍不住对她狂吼。

  “你不看电视也该有常识,没看见路上一片狼藉,这种天气你还来送什么早餐?我有付你钱吗?你不送我会杀了你吗?你脑袋是装饰用的吗?啊?”

  夏菫被他吼得缩了缩肩,等他发泄完了,她也火大地开嚷。

  “你这个男人到底长没长脑袋?你不看电视也该有常识,没看见路上一片狼藉,这种天气你还来看我有没有送早餐干么?我有付你钱吗?你不来我会杀了你吗?你脑袋是装饰用的吗?啊?”

  她像只骄傲的小母鸡,抬头挺胸瞪着步向仁,吼完又觉得两人在台风天为了对方冒险出门,一见面又吵,简直像神经病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但另一波笑声传来,夏菫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开怀大笑的男人,傻了。

  从她认识步向仁到现在,他在她面前不是摆酷不理人,就是像只喷火龙狂吼,偶尔唇角微扬就算是心情相当不错,但除去冷笑不算,这还是他头一次在她面前放声大笑。

  原来他也会笑,而且……他笑起来的模样,有够迷人的……

  “对嘛,你笑起来多好看,干么一天到晚摆臭脸,让员工远远看到你就躲的躲、逃的逃,好像你是鬼,有够夸张。”

  鬼?这女人实在是……

  为之气结的他顿时笑不出来。

  员工虽然怕他,知道他对于部属犯错从严论处,可是该给的红利、福利也付得极其优渥,躲的躲、逃的逃,多是偷懒心虚,怕一旦被他逮到,不是卷铺盖走路就是降职减薪,那些人自找死路也关他的事?

  他是没奢望过在夏菫心目中的形象会有多好,可是把他跟鬼相提并论——

  “我是鬼,那你呢?”他真是越想越光火。“你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比H1N1更恐怖的白痴病毒?你光讲话就能杀死人类的脑细胞,多跟你相处几次,心智就会跟着退化,你简直就是你爸妈为了征服地球开发出来的终极武器!”

  夏菫被他数落得瞠目结舌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