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二十


  今天之前,他一直相信,这就是他从未对任何女人心动的原因。

  今天之后,他开始怀疑,是自己对女人的品味出了严重问题。

  他瞄了夏蓳一眼,视线不自觉地又落在那张红艳小嘴——

  唉,如果这就是能让他肾上腺狂飙的女人,或许他该考虑找时间和心理医生聊聊了。

  “我又没欠你钱,你干么这样看我?”

  夏蓳抬头发现自己被他那种仿佛又怨又不甘心的古怪眼光盯着,想把蚵仔面线端给他的手又缩了回来。

  “遇上你,比被人欠钱还倒楣。”

  意识到自己生平第一次对女人心动,但对象竟然是个没品味又爱和他抬杠的女人,还有比这更倒楣的事吗?

  “什么话?”

  夏蓳白他一眼,却也没生气,饥肠辘辘的她现在只想快快塞食物进腹,连先前被人家摸得脸红心跳的事,也一概抛去九霄云外。

  “……你在干么?”

  步向仁看着一只只的蚵仔“飞”进他碗中。

  “我不敢吃蚵仔,你帮我吃。”

  这也是夏蓳不跟他生气的原因之一,有求于人嘛!

  “不敢吃蚵仔干么买蚵仔面线?”

  步向仁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。

  “因为挑掉蚵仔算浪费食物,我怕天打雷劈,从我妈死后就算再馋也不敢买。”她喜孜孜地说:“现在不同啦,以后有你帮我吃掉,我想吃的就能吃。”

  “我有什么义务帮你?”他挑眉看着她继续把蚵仔挑进他碗中。

  “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!”她理所当然地回答。“你答应让我照顾,就算是我的亲人,除了蚵仔,我什么都吃,以后你有什么不敢吃的我也可以帮你吃,有家人真的不错吧!”

  “谁——”是你家人。

  因为自己厌恶别人攀亲带故的否决话语,却被自己的心快一步抑制。

  家人……

  多温暖的两个字……

  步向仁看着面线,这是夏蓳排队买来,小心翼翼地装进保温袋,一路从她住处骑车送至他面前,至今还冒着腾腾热气,心窝竟然觉得暖暖的。

  “你刚刚想说什么?”夏蓳等着他往下说。

  “我没说话。”

  步向仁看了身旁笑盈盈的女子一眼,脸不红气不长地睁眼说瞎话,因为表情太自然,夏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

  “啊,对了!”她蓦地想起一件事,有些忐忑地问:“你应该不会跟我一样不敢吃蚵仔吧?”

  步向仁没回答,直接吃起手中的蚵仔面线,夏蓳见状,也开开心心吃起香味扑鼻的食物。

  一脸满足的她,也没发现步向仁眉心那微乎其微的皱褶。

  什么事都不对盘的两人,偏偏不敢吃的东西一模一样。

  忍着恶心欲吐的感觉,步向仁硬是把平日都不碰的蚵仔一个接着一个吞下。

  别问他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做这种事,因为他也不知道。

  他只知道,自己不怎么想看夏蓳知道答案后的失望表情。

  啊,他真是疯了!

  “哇,真的好好吃喔……”

  夏蓳一脸吃到满汉全席的满足,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