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十八


  元以伦倒认为她是舍不得骂,只是死不承认。

  对公司里的那些“蠢蛋”他可是百骂不厌,被他骂哭的女人更是不计其数,而那些人犯的错,可远远不及毁了他的订制沙发和地毯。

  “当然是。你知道那女人有多可笑吗?她专程来找我,竟然是要求我答应让她照顾,她就愿意去律师那里签下任何保障我在期满后取回房屋的契约,她要不是借机接近我,就是真的傻,再不然便是该送去精神病院。”

  相识多年,元以伦知道他只是无法轻易相信有人不怀私心地接近他,夏蓳的单纯直率连自己都看得出来,何况是辨人成精的他?

  “或者她只是个心软又信守承诺,难得一见的好女人?”元以伦提醒他最重要的一点。“至少我看得出来,一开始她并不是很乐意接近你,所以绝不会是第一种可能。”

  这该死的元以伦!

  他自己也感觉得到,那没眼光的女人压根没留意到他的魅力,对他的身价也不感兴趣,那顽固脑袋里只有遵守诺言照顾他这件事,难得他有点被感动,她却异想天开要当他的妈!

  可恶!那女人不止没品味,还没眼光、没神经——

  真是疯了!他干么在乎那女人眼里有没有他?

  “我警告你,从现在开始不准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,说一次就罚你底薪一万。”步向仁没好气地警告他。

  “OK,我再说一句就闭嘴。”元以伦也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。“不相信女人诚信的人,遇上一个连对死人的承诺都信守不移的女人,不是所谓的天作之合?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——”

  “折?再罗嗦我就折断你脖子。司机,停车。”

  元以伦纳闷他为何突然要停车,司机已渐渐往路旁靠。

  “下车。”车一停,步向仁再度命令。“要说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,连个女人也搞不定,真是没用。给我滚回台湾,两天内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完毕,三个月内别让我看到你那张碍眼的脸,听见没?”

  元以伦先是一愣,思索片刻才明白那番责语背后的意思,是要准他三个月的假期,挽回前妻的心。

  “听见了。”元以伦笑开了。“你放心,到时我一定会拿着“我赢了”的牌子,大摇大摆去跟你炫耀。”

  “哼,做得到再说。”

  “就这件事,做不到我也一定要做到。”

  元以伦说完便开门下车。关门前,他无声地向他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  车子再次启动,步向仁看着身旁的空位许久,一股前所未有的孤寂骤然将他裹住,他不假思索地拿起手机拨号。

  “喂?”

  “好,我让你照顾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手机另一头的夏蓳以歉意的眼神看向老板,一手捂住耳朵急急跑到爆米花摊前一角,努力从夜市吵杂声中听清楚他的声音。

  “明天开始,你每天早上八点前亲自送早餐到我办公室陪我用餐,就这样。”

  不待夏蓳回答,他便迳自结束通话,把手机放回口袋,唇角得意地微微勾起。

  嗯,感觉舒服多了。

  早上七点五十分,夏蓳进入“吉兆精品”总部大厅,搭乘直达总裁办公室的专用电梯上楼,一路通行无阻,没受到任何询问与刁难,让她颇为不习惯的。

  “夏小姐早。”

  已接到总裁命令的朱秘书,瞧见夏蓳走出电梯,立刻迎上前。

  “早。”夏蓳吓一跳,没料到对方会主动打招呼。

  “总裁交代过,请你先进办公室等他。”朱秘书领她进入。“他还要我转告你,不要动他的东西、不准先吃,吃的放在茶几上,再毁了新沙发就要你签卖身契抵债。”

  闻言,夏蓳的好心情顿时飘过几朵乌云。

  听听看,这是受人照顾的家伙该说的话吗?

  没在他的早餐里放泻药,真是太对不起天地良心!

  气归气,夏蓳还是咬牙忍住。

  那家伙的偏激、难相处是日积月累,既然打定主意要改变他的坏脾气、代替步爷爷成为他的亲人,第一步就是勤练忍功,当自己在修行,难得他主动答应让她照顾,不能头一天就被自己给毁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