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十五


  步向仁看着散落在米白沙发上的烧酒螺,和顺着沙发四溢的酱汁,再看着汁液顺着沙发滴落精织的波斯地毯,因为无法置信而目瞪口呆。

  惊叫之后,夏蓳也傻了。

  几滴水就让步向仁碎碎念,她不敢想象眼前灾难会不会让他气得将她剁碎喂狗?

  “对不起!”先道歉再说。

  “你——”他真的快气炸。“你的存在简直就是全世界的空难!”

  “都说了对不起了嘛……”夏蓳嘟喽着。“何况哪有全世界那么夸张,顶多就是你一个人灾难而已……”

  她自知有错,忙着收拾善后,能清理多少算多少。

  什么叫我一个人的灾难?什么时候你又归我的了?

  步向仁心里嘀咕,脸上神情却逐渐缓和。

  看她跪在地毯上卖力补救的模样,虽然知道那是做白工,但是看在她还算努力,一双小巧柔足宛如玉雕似地美丽——

  步向仁神思一凛,惊觉这简直是灾难综合体的女人,竟然三番两次让自己对她心生逦思。

  光是那张他专程请意大利工匠手工打造、全世界唯一仅有的沙发,踏进这间办公室的人都能一眼看出它的价值,谁敢想象她盘坐在上面吃吃喝喝?

  这么没品味、没气质,每回出现都把他气得半死的女人,到底施了什么法让他动心?

  是中邪了吗?

  多少名媛淑女、超级名模贴上来温柔勾引,他都坐怀不乱,把她们当苍蝇驱离,为什么这个叫夏蓳的女人做的全是让他七窍生烟的蠢事,没半点诱惑他的意思,反而令人在意?

  因为她够真、够呛、够忽视他,反而让习惯被崇拜、畏惧、算计眼光围绕的他感觉特别?

  老头子早猜到他会被这种女人吸引,才把人送来他身边?

  可是,目的是什么?以为这么点乱事就能让他日子难过?

  或者老头子因为被他赶下总裁之位怀恨至今,挑选她做为报复?这女人其实是破坏力远超过他所能想像的“毁灭者”?

  “别擦了!”

  猜不透爷爷的用意,让步向仁越想越烦躁。

  “你说是和房子过户有关的事我才答应见你,有什么话说完快滚,别留在这碍事。”

  滚?碍事?

  厚!这个没礼貌的家伙真的是欠教训——

  夏蓳正要开骂,元以伦告诉她的事骤然跳出脑海,她硬是把嘴里的话全部吞下。

  唉,其实他乖僻任性、目中无人——呃,总之,他好好的人不当,偏要当只暴龙,也是情有可原。

  如果她早知道步爷爷竟然那样对待他,她也会臭骂他一顿,要他趁活着是弥补,而不是死了再求她帮忙。

  活该他后来发现外遇的儿子竟是别人的种,还差点把辛苦创建的精品王国搞垮,靠着步向仁才让“吉兆精品”起死回生。把他和那个假儿子双双赶下总裁和副总裁职位,不过是刚刚好而已。

  步爷爷也真是,不想想怎么挽回亲情,只知道没脸见孙子、不敢面对孙子的恨意,便把事业丢给孙子一个人负责,就这样丧志隐居,她真是误交损友。

  唉,说起来步向仁也是可怜。

  本来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好好的,却无端被卷入爷爷的外遇和奶奶的怨恨,老爸活着时为了实现奶奶的遗言拼命工作,老妈被爷爷要求学习一切上流社会的规矩,他则有数不尽的音乐、美术、语言等等一对一的家教课等着,一家三口被操到能有机会同桌吃饭都算难得。

  无忧无虑、自由自在、被父母抱在怀里宠爱的日子,听说在他六岁从台湾回到英国之后,完全终结。

  接下来,父母相继过世、坏心眼的二伯进门找碴、被爷爷送去寄宿学校,从小到大住在豪华单人房里,一个人吃饭、一个人过生日、一个人过年、一个人孤单长大……

  呜,真是个可怜的孩子!

  步向仁完全不知道她脑袋里到底在转些什么。

  依她的脾气,应该早被他的无礼激怒,快快把话说完——或许再踩他一脚,然后气呼呼地转身走人才对。

  但她没生气,一双澄澈大眼怔怔望着他,表情越来越悲伤,好像站在她面前的是被人丢在路上奄奄一息的弃犬。

  那眸光……仿佛母亲临终前含泪凝视他的眼神……

  以为永远消失的心痛突然重生袭来,痛得他几乎快喘不过气。

  蓦地,两滴泪滑出夏蓳晶莹的双眸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