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十四


  看来爷爷说的没错,这位夏小姐是藏不住喜恶的性情。而且遇强则强、遇弱则弱,前些天才被步向仁气得半死,现在却可怜起他,心肠那么软,难怪被步爷爷吃死死,挑中她来完成改变步向仁的超级任务。

  “是爷爷要我来的。”元以伦摆出最诚恳的姿态。“他希望在你和总裁再度会面前,让我告诉你一些关于总裁他们爷孙之间的事,再让你决定如何应对。方便进屋里谈吗?”

  “喔,好。”

  毫无防人之心的她也没想过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,立刻开门让路,倒是让元以伦有些担心。

  “夏小姐,谢谢你对我如此信任,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,你一个人住,最好别放陌生男子进门比较好。”

  “我知道,陌生男子我怎么可能让他进来。”她微笑地指向沙发。“坐啊,我去倒杯水给你。”

  而后,她又回头嫣然一笑。

  “对了,以后叫我夏蓳、小蓳都可以,就是别叫夏小姐,听起来很怪,我也直接喊你元大哥,反正步爷爷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朋友的孙子也是我的朋友,所以我们是朋友,就这样。”

  元以伦微笑点头,目送她轻盈的身影闪入厨房。

  “朋友啊……”

  他终于明白,步爷爷为什么会和一个小丫头成为忘年之交了。

  那么纯真、坦率又热情的性格,就像阳光,任谁都招架不住她的光芒,渴望沐浴在如此温暖的热度之下,年龄、性别,根本不成问题。

  或许……她真的是步向仁迫切需要、能融化他心中寒冰的唯一太阳吧!

  步向仁一边用电话交代紧急公事,一边用眼角余光瞄了眼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的女人,额头青筋越来越紧绷。

  在他全世界唯一、以顶级鳄鱼皮加牛皮打造的手工沙发上,夏蓳脱下她那双菜市场买的299休闲鞋,盘起的腿上放了本杂志,一边翻看一边吃着烧酒螺,身旁还搁了杯珍珠奶茶,水气正顺着杯缘缓缓滑下……

  “喀!”

  步向仁匆匆挂断电话,飞奔到她身边,在千分之一秒内及时拿起饮料,大手往杯身一抹,拭去差点掉落的水滴,唇角不禁为自己的俐落身手得意地微微上扬——

  “可怜,你是讲了多久,怎么渴成这样?”

  夏蓳被秘书带进办公室就看他一直讲电话,眼光满是同情。

  “快喝、快喝。”她大方地指指步向仁手只剩下一半的珍奶。“不够的话我再——”

  “谁说我口渴?”

  步向仁的微笑瞬间消失,没好气地把饮料塞回她手中。

  “你一挂断电话就冲过来抢我的珍奶,不是口渴,难道是发神经?”以为他不好意思,夏蓳又塞回他手中。“喝啦,我保证不会笑你。”

  “你——到底有没有神经?”步向仁把饮料往茶几上一搁。“谁让你把冷饮搁在沙发上的?要不是我及时赶到,水都已经滴在沙发了。”

  “喔。”她受教地点点头,又纳闷地说:“滴到水拿抹布擦干就是了,有必要冲过来吗?”

  “你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常识?”步向仁望着她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无可救药蠢蛋。“真皮沙发最怕水气,连擦拭都不能使用湿布是基本常识,你却把冷饮杯放在上头,万一翻倒——”

  今天她打定主意不跟他吵架,无论他如何发脾气都要忍住,就算为了几滴水听他长篇大论也认了,但是他就坐在身旁,距离实在太近,让她不由得又注意到他那双闪耀琥珀光泽的美丽眼眸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自己的眼珠是琥珀色的?”

  “她凑上前,几乎快要碰上他的鼻尖,确认他不是戴着角膜变色片,羡慕地说:“好漂亮……你应该感谢你父母亲,给了你一双好美的眼睛,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迷人的。”

  为什么话题会从沙发转到眼珠色泽上?

  步向仁被她问住,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  令他顿时语塞的或许不止是问题。

  夏蓳白皙的脸孔突然在他眼前放大,长而鬈的浓密睫毛似羽扇轻掮,让他无法不发觉她也有双晶亮的眼眸,一眨一眨的宛如夜星,灵动得教人移不开视线。

  这距离太危险,她温热的呼吸似有若无地轻拂着他的皮肤,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一路窜进他心窝,麻麻痒痒的,还带着让人心绪躁动的热。

  这女人毫无防备的纯真表情……还真是该死的令人心动!

  “靠那么近,想诱惑我吗?”步向仁眸色黯下,故意曲解她的意图。

  “我、我才没有!”

  夏蓳吓了一跳,才发现自己倾身向前的姿势有多暧昧,急忙往后退,却一掌翻倒搁在一旁的烧酒螺——

  “惨了……”

  是很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