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十三


  敢正面迎战他的女人,她算是第一个,胆识还不小。

  其他人一知道他的身份,不是急着把上来想沾点好处,就是被他的冷脸吓到连话都说不好,那些不知死活找骂挨的一次就落荒而逃,只有她敢一而再地跟他杠……

  告诉你,我可是价值连城、天下无双、有钱也买不到的宝贝!谁稀罕你的钱?

  什么宝贝?明明是笨蛋穷鬼一个!三千万的支票竟然连看都不看就撕掉。

  但是从她的反应看来,元律师说那女人听闻老头子有房产要让她继承,竟然一口回绝,或许不是假话。

  哼,虽然是一个笨蛋,倒也是个有为有守的难得笨蛋……

  突然,步向仁望向旁边的元以伦,越看越觉得他的笑容真实碍眼!

  “哼,有趣?难不成你对她有兴趣?”

  元以伦但笑不语,像是默认,步向仁有些诧异,胸口忽然莫名一阵郁结气闷。

  可是话说回来……

  元以伦喜欢那一型也不是没可能,毕竟那个叫夏堇的女人虽然品味欠佳,长相、身材倒是不差,该凸的凸、该凹的凹,就是——

  可恶!我干么还记得那女人抱起来是什么感觉?

  “那女人跟我犯冲,你不想被牵连的话,最好给我离她远一点!”

  步向仁瞪着电梯门发脾气,逼自己三秒内忘掉刚才所想的一切。

  “是。”

  站在他身旁的元以伦悄悄弯起弧度有优美的唇线,紧紧抿住笑意。

  犯冲?当然,不是冤家不聚头嘛!

  呵,看来总裁大人的红鸾星不动则已,一动惊人哪——

  早晨起床,夏堇从浴室镜中看着自己脸上的黑眼圈,忍不住长叹一声。

  唉,搬入步爷爷要她“看守”二十年的公寓后,她的失眠也没改善。

  这公寓位于市区闹中取静的高级住宅区,年份老了些倒也宽敞舒适,采光、通风更是无可挑剔,而且家具一应俱全,连锅碗瓢盆都帮她准备好了,只带着一个登机箱就搬进来的她应该住得舒适惬意才对。

  可是,再好的居住环境也没用,步爷爷天天“全勤”,她平均睡不到三个小时,只能投降,乖乖打电话求元律师帮她和步向仁的秘书预约,在他回国后的第一时间见面,求求他让她照顾行不行?

  没错,用求的也得让他点头不可!

  因为步爷爷“飘”来她梦里说了,无论他那个孙子怎么反对,承诺就是承诺,到他坟前说什么都没用,她要负起照顾步向仁的责任,改改他孤僻、乖戾的性格,像家人般和乐相处,相扶一生……

  呜,用说的她也会!

  什么和乐相处、相扶一生?依他们第一回合对战的结果看来,恐怕是她热脸贴冷屁股,死缠他一生吧?

  唉,连自己唯一仅剩的亲人,他都能做到不闻不问,这么冷血无情的男人光靠她一个人就能改变?步爷爷未免也太瞧得起她了。

  “叮咚!”

  梳洗完,她刚把烤好的土司端上桌,门铃就响了。

  “奇怪,这么早会是谁?”她嘀咕着去应门。

  “夏小姐你好,我叫元以伦,是——”

  “我知道,‘吉兆精品集团’发言人。”夏堇接口。

  她上网查步向仁的资料时,这位“吉兆精品集团”传媒总监的玉照可是一再冒出,曝光率高过总裁千百倍,还是为翩翩美男子,加上他也是之前她被强抱时的“目击证人”之一,她可是印象深刻。

  “如果步向仁要你来劝我把房子过户,那就请回,不用浪费你的口水,再帮我告诉他,有什么话等明天见面再谈。”

  夏堇摆出强硬姿态,就怕对方想替步向仁和她周旋,那她哪还有办法跟那只不事先约好根本见不着的暴龙勾勾缠——

  呃,不,是照顾他。

  “总裁不知道我来见你的事。”元以伦笑容可掬地说:“其实我的另一个身份是元律师的孙子。”

  “这么巧?”

  仔细一看,两人的斯文模样还真有几分相像。

  “步爷爷和你爷爷是好朋友 ,你又和步向仁一起工作,几代都是好友,这就叫世交吧?”

  “世交啊……”元以伦俊颜扯出一抹苦笑。“前两代的确都是至交没错,不过到我这代有些复杂。我当他是朋友,可是对他而言,朋友数应该是——零。”

  零……夏堇的心倏地一扯。

  没有朋友?

  一个坐拥庞大精品帝国、身价上亿的男人,没有亲人,也没有半个称得上是朋友的对象。

  一股酸涩从她胸口缓缓泛开,无法想象有人活得如此孤独……

  元以伦留意到她的神情,薄唇颇觉兴味地微扬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