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十二


  “给我站住!”步向仁气急败坏地一拐一拐追上去。

  “阿姨今天没空陪你玩,哪天你改过向善,欢迎来我家泡茶,二十年内我地址都不会变喔!”

  电梯门刚好在她说完最后一个字时完全关上,她就这么从步向仁眼前安全溜掉。

  “可恶!”

  他气得用力朝电梯一踢,偏偏抬起的是刚刚被踩的那只脚,他痛得直跳脚。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

  “不准笑!”

  步向仁眼光凶恶地循声射过去。敢在他面前笑得如此猖狂,全集团里也只有一个元以伦。

  “哈哈——抱歉,不笑我会得内伤。”

  元以伦笑得眼泛泪光。一只小猫竟敢在老虎面前称老大——呵,那位夏小姐还真有种!

  “你再笑我就让你连外伤也得!”步向仁脸快绿了。

  “是是是,不笑就不笑。”

  元以伦看了眼他晶亮皮鞋上头的脚印,差点又破功。

  “你到底是怎么跟夏小姐谈的?”元以伦望着他摇头叹气。“我爷爷不是跟你说了,对方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女人,想要回房子只能低声下气求她,你怎么反而激怒她?”

  “笑话,凭什么要我求她?”步向仁火气正盛。“说起来全是你爷爷搞的鬼,结果却是落到那女人名下,身为律师言而无信,他还有什么脸继续执业?”

  “是你气糊涂了吧?我爷爷可是很守信地照着你爷爷的遗嘱走,葬礼后你的确继承了一间公寓,只是并非你想要的那间罢了。”

  “哼!”

  懒得跟他多说,步向仁快步回办公室,直接打电话到警卫室。

  “警卫,立刻拦下——”

  元以伦突然切断通话,俊美的面容转向下一秒即将再度喷火的暴龙上司。

  “飞机已经在机场等着接你赶往英国,时间紧迫,除非你觉得追回夏小姐恳谈,比巩固我们品牌形象还重要,那——”

  他刻意一顿,优雅地扬手往前划了个半弧。

  “请。毕竟第一次见面就让厌恶女人的你主动抱她,第二次让你追着不让她走,这种女人还真是百年难得,你急着找回她求婚我也不是不能理解——”

  “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要跟她求婚?”步向仁挂上电话,再也听不下去。

  “不是吗?我明明听夏小姐说了,除非你下跪道歉,否则她要是会把房子还你就跟你姓?”元以伦推了推无框眼镜,斯文地笑。“依你的脾气下跪道歉是不可能,所以你迫不及待叫人回来,不就是答应娶她让她‘冠夫姓’?不然是想叫火大的她回来再补踩你几脚吗?”

  这几句话让暴怒之下的步向仁冷静不少。

  没错,把那个疯婆子绑回来也没用,总不能强压她去办过户,何况她手中还握有他不欲人知的秘密。

  可恶!看来这回元律师没蒙他,那女人不是专拐老人遗产的“黑寡妇”,瞧她气质谈吐根本不是那块料,没半点温柔还像座活动火药库,每回出现都炸得他七窍生烟。

  老头子叫她来照顾他?哼,是存心气死他吧!

  “算了,赴约比较重要,没必要跟个疯女人一般见识。”

  步向仁瞬间恢复气质型男的优雅姿态,按下墙面的指纹辨别器,开启一道暗门,进入办公室内设的衣物间,再出现时,全身已换上银灰色西装,连领带、皮鞋等等配件也全部换新。

  他回头看向跟着他步出办公室的下属。“帮我叫征信社看着,一发现她和房屋中介联络,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

  “你认为她会把房子卖掉?”元以伦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。“我觉得依夏小姐的脾气应该会遵守遗言,二十年内死守不离。很有趣的女人,不是吗?”

  是,气死人的有趣!

  步向仁翻了个白眼,想起那女人就有气。

  “‘阿姨’今天没空陪你玩,哪天你改过向善,欢迎来‘我家’泡茶,二十年内我住址都不会变喔!”

  他忽然想起她最后说的那句话,该不会是认真的?

  可恶!那房子又不是四行仓库,她干么死守?她当自己是王宝钏投胎,苦守寒窑十八年咧!

  不过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