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

  “不用了,我临时要到附近办事,想说顺便过来一趟,如果你在,就把已经过到你名下的房地契和钥匙交给你,也好让你早点搬过去住,至于其他手续,改天你有空再来事务所办理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?”夏堇愣愣地接下他递来的牛皮纸袋,脑筋还转不过来。

  “刚刚我不是说了?就是你步爷爷要送你的那间公寓房地契和钥匙。”

  元律师看了看门口七、八双凌乱错置的鞋子,再望望低矮老旧、模板隔间的屋内,不由得摇头叹气。

  “你一个年轻女孩子住这种男女杂居的出租雅房太危险,我看你还是收拾收拾,马上——”

  “这个我不能收。”

  夏堇回过神来,便忙着推拒这份天下掉下来的大礼。

  “元律师,公寓我不能收,就算步向仁很有钱,少一间公寓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但是他爷爷的遗产就该归他,怎么可以给我这个外人?一间公寓少说也要几百万——”

  “事实上,这间公寓市价大约是一千八百万。”他笑笑说:“或许你存钱一辈子也买不起,真的不要?”

  “开玩笑!一千八百万?”她没抱紧,反而像烫手山芋般还给他。“这样我更不能收。请你帮我还给步向仁。”

  “这件事我爱莫能助。”元律师又塞给她。“你步爷爷还交代我告诉你,房子二十年内你可以住、可以出租,但不准卖,更不能交到他孙子手上,二十年后才能随你处置。他相信你会坚守他的“遗言”。好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  “遗言”两个字像咒语,让夏堇再也无法推辞,苦笑着目送律师离开。

  “步爷爷,您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

  她回到房里,抱着牛皮纸袋喃喃自语,脑袋里突然蹦出步向仁不苟言笑的神情。

  “他要是知道这件事,会有什么反应?”

  夏堇打了个哆嗦。怎么忽然觉得背脊冷冷的……

  不到八小时,夏堇马上明白自己的第六感到底预言了什么。

  “荒唐!你凭什么继承那间公寓?”

  “吉兆精品”总裁办公室里,一只暴龙一边拍桌、一边张口朝四面八方喷火,像是随时要扑向面前娇弱瘦小的可怜猎物……

  好吧,夏堇承认自己的幻想是夸张了点。

  不是步向仁不像暴龙,只不过身高一七二、打工时扛过几百桶蒸馏水的她,一点也不娇弱瘦小。

  所以,他让秘书约她来办公室“谈谈”,不是良心发现要为早上把她丢在山路上的事道歉,而是听律师说公寓过到她名下在不爽,以为这样她就会吓得花容失色,拱手把房地契奉上吗?

  “啊,真好喝……”

  她像看电影似地望着他狂骂不休的失控模样,悠哉悠哉喝完秘书端来的咖啡,然后起身走向门口——

  “你想去哪?”

  步向仁快一步来到门前阻止她。

  “这咖啡不错。”面对怒火正盛的他,夏堇好心情地弯唇。“我要续杯。”

  续——

  “你这女人把我当笑话看吗?”步向仁真想剖开她脑袋看看是不是空的?

  夏堇点点头,在他开骂前抢先一步开口。“一开始我也很惊讶,为什么步爷爷把房子留给我,而不是你这个亲孙子?现在我有点明白了。”

  步向仁压下怒气,倒想听听她的说法。

  “他大概是担心你这种火爆脾气迟早把人得罪光,生意越做越糟,到时候即使败光家产,至少我还有那间屋子能收留你。”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。“所以,你不应该对你“未来的”恩人口气好一点吗?”

  “靠你收留?哼,你还真瞧得起自己。”

  他就知道,不应该对这女人怀有任何正常期待。

  “差点败光家产的不是我,而是那老头!”

  想起往事,步向仁脸色更加阴郁。

  就像那些八点档洒狗血的豪门爱情故事,当年父亲陪同爷爷在欧洲为“吉兆精品”打拼,认识了日、义混血,在面包店当学徒的母亲,不顾爷爷奶奶的反对,甘愿签下放弃继承权的同意书,也要和母亲结婚。

  婚后不久,父亲带着母亲和出生不久的他返回台湾,夫妻合力开了间小小面包店,生意不错,不到三年便凑足头期款在附近买下一间公寓,在这里度过他们一家三口最幸福的三年时光。

  这之间,爷爷在外金屋藏娇还育有一子的消息爆发,奶奶或许是于心有愧,在思念儿子、又得承受丈夫外遇生子的事实下积郁成病,她苦苦哀求,爷爷勉强同意原谅大儿子,让他们带着孙子认祖归宗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