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

  几只栖息树间的鸟儿吓得振翅飞远,其中一只还吓到“挫塞”,不偏不倚正中她的鼻头……

  “步向仁你这个混蛋——”

  好吧,夏堇不得不承认,步向仁没她以为的那么混蛋。

  当她步行十分钟左右,终于瞧见一辆没载乘客的计程车往上山方向急驶而来,她兴高采烈地坐上车,才从司机口中得知是有人打电话要车行派车过来载她,还仔细描述了她的穿着打扮。

  想也知道,打电话的除了步向仁,不可能有第二个人。

  当下,她大人大量地把所有诅咒他的话全部收回,顺便包括那句招得到计程车就要跟他姓的气话。

  开玩笑!跟他姓的唯一可能就是“冠夫姓”,人生如此美好、平凡如此自在,她平日行善积德,不致于惨到要跟“暴龙”配成对吧?

  “叮咚!”

  门铃声打断了夏堇的思绪,正在烧开水准备泡面的她赶紧关掉炉火。

  “夏小姐,有你的挂号信。”

  “好,我马上下去。”

  她从对讲机应声,拿印章下去领回挂号信,转身要上楼时,她注意到邮差在信上注记昨天投递未果,而寄件人竟是一间律师事务所。

  “奇怪,我记得没投过履历去律师事务所啊?”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关联。

  回到租住的三楼雅房,夏堇立即好奇拆信,信中内容却让她越看眼睛睁得越大……

  “真的假的?步爷爷留了一间公寓要我继承?”

  这是诈骗集团新招吧?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。

  “啧,现在诈骗集团越来越恐怖了,连死人都拿来骗,都不怕死后下地狱喔?”她不耻地摇头。“要我收到信立刻和你们连络?我又不是笨蛋。”

  她把信扔进桌脚的纸类回收袋,转身就要回厨房煮午餐去,这回换门铃响了起来。

  她打开木门,隔着铁门看见外头站着一位头发斑白,看来约莫七十多岁,极具威严的老者。

  “请问您找谁?”她猜想大概是其他室友的亲友,口吻客气有礼。

  “你就是夏堇夏小姐吧?”

  她愣了愣。“是,请问您是?”

  “我姓元,是步知秋先生的遗嘱执行律师——”

  “不会吧?”夏堇打开铁门,一脸痛心疾首地说:“爷爷,您年纪都那么大了还做这种工作?趁警察抓人之前快点金盆洗手吧!”

  这种工作?警员抓人?金盆洗手?

  元律师一脸茫然。“夏小姐,你没收到通知函吗?我是——”

  “有,我收到了,也知道你是谁。”

  夏堇叹口气,想不到诈骗集团竟然派出老人家上门,她再怎么嫉恶如仇也不好意思对老人家怎么,只能好言规劝。

  “您要知道,这年头敬老尊贤的人不多了,这次幸好您是遇上我,万一是被别人识破,轻一点送警局、重一点可能被打死!”

  她从口袋里掏出付完计程车费后剩下的五百元钞票,哀怜地放进他掌心。

  “爷爷,我想您一把年纪还要从事这种工作,一定有不为人知的苦衷,可是您这么做是错的,苦海无涯、回头是岸,如果生活上有问题,我姨丈认得社会局的——”

  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他终于听不不对劲。“我以我的工作为荣——”

  “当诈骗集团还引以为荣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爷爷!”夏堇连忙扶稳差一点昏过去的元律师。

  “你——”元律师顺过气来,指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您放心,我不会通知警察,别怕。”她好心地一边帮老人家拍背顺气,一边慎重保证。

  “喂,你这丫头真是跟知秋说的一模一样,少根筋又热心过头,不是把人气死就是笑死。”

  夏堇帮他拍背顺气的手僵在半空中。

  怪怪,这些话步爷爷还真的对她说过,难不成……

  “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  元律师递出名片,好气又好笑地再自我介绍一遍。

  “我和你口中的步爷爷是相交近半世纪的好朋友,我去过安养中心好几次,你姨丈见过我,院里也有我这个紧急连络人的资料,你不信的话可以立刻打电话和你姨丈确认。对了,我还有个物证。”

  他拿出手机按了几下,秀出和老友在安养中心的合照,夏堇想不信都不行。

  “对不起!”她尴尬地道歉。“因为步爷爷生前从没跟我说过房子的事,最近诈骗集团又那么多,所以我直觉一定是新的诈骗手法……不好意思,请进、请进。”

  她退一步,好让老律师进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