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

  夏堇哀叫一声,自己一点都不Lucky,还衰得很!

  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步向仁抱入怀中,还带回家“过夜”,像他这种名人身边八成不乏狗仔跟监,万一被拍到他抱她进家门的照片——天啦,她跳到黄河都洗不清!

  “是,很惨。”步向仁和她担心的不一样。“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?除了你还有谁知道?你跟那老头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  “什么老头?”夏堇一紧张,脑袋里一团乱。“昨天我们有没有被狗仔拍到照片?”

  “什么狗仔?”步向仁脑中警铃大作。“该不会你早就暗中安排记者偷拍,所以才故意激怒我?”

  “什么?白白被你抱,还带回家过夜,我才衰好不好?”

  夏堇翻白眼,跟这个人简直是鸡同鸭讲。“算了、算了,懒得跟你计较,我当运气不好碰到疯子。”

  “疯子?”

  竟然被如此嫌弃,步向仁听起来很不舒服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这算是人身攻击,我可以告你?”

  “那要不要换我告你性骚扰?”

  没见过那么爱计较的男人,夏堇气结。

  “虽然目击者都是你的员工,可是我相信一定会有人良心发现、挺身而出为我作证,到时候看谁比较丢脸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好吧,他丢不起这个脸。

  步向仁脸色铁青,没想到向来算计别人的自己也有被人算计的一天。

  “说吧!包括胎记的事,你想勒索多少才愿意签下保密协定?”他只想快快了结这团混乱,远离这疯女人的纠缠。

  “勒索?”夏堇被他气得快吐血。“好,名字取得真好!你这“不像人”的家伙,别把每个人都想得跟你一样卑鄙!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“你才给我听清楚,我的初吻无价,你有再多钱也赔不起,混蛋!”她跳下床,顺便重重往他脚上一踩。

  步向仁忍痛闷哼一声,长臂一伸便把想落跑的她抓住。

  “离开之前先把话说清楚。”

  他按捺脾气,可不容许知道自己秘密的不定时炸弹就这么消失。

  “你跟老——呃,我爷爷,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

  经他这么一问,小姐才想起一切混乱开端,差点忘了自己不得不来见他的目的。

  “我在安养中心打工时认识步爷爷,因为聊得来就成了好朋友,然后他拜托我,如果他有个万一,要我照顾他孤苦无依又可怜的小孙子。”

  他嘴角微微抽搐。“孤苦无依?可怜?”

  “你要发火到你爷爷坟头去发,话是他说的。”夏堇不想再承受他的怒气。

  “也不晓得他是无心还是故意误导,害我以为他孙子是个小男生,所以我才答应,哪晓得——”

  她瞄了瞄人高马大的他一眼,无奈哀叹。

  “总之,我怎么看你都不需要我照顾,相信你也是这么认为,对吧?”

  “笑话!我会需要一个疯女人照顾?”

  “呵,很高兴我们有共识。”夏堇忍住想扁他的冲动,先把要事解决。“拜托你到步爷爷坟上说一声,我已经很有诚意地问过你,是你自己说不需要我照顾,请他别再跟我托梦。”

  步向仁觉得她的说法可笑,却没表现出来。

  “这样你就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眼前?”倘若只是答应这点,就能解决她的纠缠也不错。

  “嗯。”她重重点头。鬼才想自投“火山”。

  “好,只有你答应不跟任何人说胎记的事,我可以答应你。”

  “胎记?好,叫我以我的人格保证,只要步爷爷不来找我,胎记的事我到死都不会告诉别人。”

  虽然不明白他干么那么在意胎记的事,夏堇还是立刻答应。

  “我不相信你的人格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