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小妻宝贝 >


  变成猪好吃好睡也不错,可怕的是无法取得步向仁的信任,履行承诺,这辈子步爷爷的鬼魂都会和自己勾勾缠——

  “等等,我可以证明步爷爷和我真的是好朋友。”夏蓳急中生智。“他跟我说过一个秘密,你的屁股右边有一个——”

  “住嘴!”

  就在电光石火之间,步向仁大步转回身,及时捂住了夏蓳的嘴,制止她说出那个他永远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丢人秘密。

  “不准再多说半句,否则我要你好看!”

  在众人诧异的抽气声中,步向仁一把将夏蓳扯进怀里,以只有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嗓音恶狠狠地警告。

  因为惊骇过度、因为过去二十三年不曾被男人紧紧抱住、因为步向仁的大手还不放心地覆住她的嘴,连鼻子也盖住大半,夏蓳无法动弹、无法吸足氧气,眼里满是步向仁魅惑人心的双眸,开始发昏的脑海里唯一浮现的念头是——

  他的眼珠子不是黑的……

  是好漂亮的琥珀色……

  步向仁双手环抱胸前,没好气地拧眉瞪着躺在客房床上的女子。

  谁来告诉他,这女人到底是哪间疯人院出来的?!

  他承认,为了阻止她说出自己的秘密,一时有些失控,声量大了点、出手重了点。

  可是,区区一吼就被吓呆,没几秒就直接昏倒,怎么唤也唤不醒,有没有那么夸张?

  她就这么瘫倒在他怀里,原本还同情他被疯女人缠上的众人,眼光突然转为责备,该死的元以伦竟然还拒绝帮他把人送医,揶揄他是自作孽不可活。

  什么叫做要他敢做敢当、负起责任,免得她清醒后打算告他性骚扰还是谋杀未遂,他们几个职员出庭作证时到底要昧着良心、还是大义灭亲?想起来就深感困扰……

  呿!困扰个屁!

  分明就是难得看他出糗,存心幸灾乐祸。

  很好,今年的年终奖金,他会记得吩咐要特别将元以伦的全换成十元硬币,在银行拉下铁门放年假之后,再要他来总裁办公室亲点领回。

  哼,希望力行环保、骑小折上下班的他,到时载着那袋零钱回家,还能像刚刚一样开心。

  决定该如何惩处想看上司笑话的属下后,步向仁又将心思移回眼前的女子身上。

  不想她清醒后继续在众人面前胡言乱语,也不愿冒着事情闹大的风险,没有其它选择的他只能火速将人载离现场,送去信得过的医师那里看诊。

  想不到诊断结果竟然是——她睡着了。

  没错,这女人让他一路扛着上下车、进出医院,一次也没清醒过,害他的良心突然冒出来愧疚了一下,想说是自己一时疏忽大意害对方昏迷不醒,结果她该死的竟然只是睡着?!

  “喂,你究竟还要睡多久?”步向仁气恼地想叫醒呼呼大睡的夏蓳。

  她却动也不动,嘴角微扬,继续睡着香甜好觉,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在陌生男子家中睡了一整晚,月落日升,已经凌晨五点多了。

  相形之下,整晚盯着她,一夜没睡的步向仁可是火气旺盛。

  没见过有人睡得像具死尸,怎么喊叫、摇晃都不醒,他怀疑她装睡也是理所当然。

  就算她一直躺在床上不难受、不饿,至少也会想上厕所吧?结果她大小姐足足睡了十六个小时,不翻身也不打呼。

  盯了一夜,他得到的答案是——

  这该死的女人不是装的,是真的睡得像化石,十级地震也摇不醒!

  现在是怎样,这女人专程来睡给他看的吗?

  我叫夏蓳,和步爷爷是好朋友,他生前交代我要照顾你,还让我发毒誓,食言下辈子就变成猪……

  好朋友?相差四十岁以上的忘年之交?可能吗?

  回想她昨天说过的话,无论哪一句都教人难以相信,直到最后她豁出去地大嚷——

  “他跟我说过一个秘密,你的屁股右边有一个——”

  红色心型胎记。

  堂堂一个大男人,什么形状的胎记不好生,偏偏是颗超可爱的红心,传出去不知会有多少人偷笑,严重损毁他的硬汉形象。

  原以为爷爷死后,世上知晓这个秘密的只剩下他自己,想不到又突然冒出一个叫夏蓳的女人——

  等等,会不会她只是误打误撞猜到一些而已?

  想到这个可能,步向仁眉头顿时放松许多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