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极道奶爸 >
四十二


  听见最喜欢的老爸命令,小翼马上笑呵呵地朝他跑去,结果半路砰地一声,跌得狗吃屎。

  “哇~~爸爸~~”

  他哭得惨兮兮,房里三个大人却一动也不动,愣住了。

  “你们听见了没有?小翼刚刚喊‘爸爸’了!”任母率先回神,开心地提醒新手爸妈。

  当然听见了。

  周海蝶眼眶湿润,因为这是小翼出生以来开口说的第一句话,而那声“爸爸”,更代表任奇雄一直以来待小翼是如何地视如己出。

  “我听──”

  “哇~~”

  周海蝶还没来得及回答婆婆,就被一阵嚎啕大哭吓得顿住。

  “小翼~~”

  任奇雄好感动,儿子人生第一句话喊的就是他这个爸爸,他揪感心啦!

  “爸爸~~”

  小翼脚好痛,可是因为爸爸冲过来抱抱,所以好像没那么痛了。可是爸爸哭得很大声,所以他也要跟着大哭。任奇雄的儿子哭也不能输人!

  任母的脸都绿了。

  儿子本来就眼睛大颗、很凶狠,红起来更吓人,哭成这样,待会儿出场客人还以为新郎是要来找人拼输赢,要怎么见人喔!

  “阿雄,你给我节制点!都几岁的人了,哭成这样能看喔?等一下把我的媳妇吓到带球跑,你皮就给我绷……”

  听着婆婆连珠炮似地骂人,看着老公和小翼抱在一起哭成一团,很奇怪的是,周海蝶打从心里觉得自己好幸福。

  她回头望着自己摆在化妆台上的照片,含泪地微笑。

  姐姐、姐夫,你们看见了吗?

  小翼不再只和我相依为命,他有了爸爸、爷爷、奶奶,和一堆抢着当干爹的叔叔伯伯,几个月后还会有弟弟或妹妹陪伴他一起长大,我会好好扶养他长大成人,你们可以放心了……

  她幸福微笑着,照片中的妹妹和姐夫,仿佛也望着她,安心笑了。

  后记

  这本书宛如我历经难产生下的孩子,虽然最后终于顺利面世,不过怀它的期间可是让我这个做妈的胆颤心惊。

  熟知我“磨”功的读友应该会发现,这本和系列一的《奉子再婚》出书日,可是难得地相差几乎不到两个月。当初编编问我要不要参与活动时,可是比我还担心,一直问:“可以吗?”、“你觉得你真的赶得出来吗?”、“真的没问题吗?”

  向来缺乏危机意识又少根筋的我,那天不晓得跟谁借来的胆子,竟然觉得偶尔尝尝那种被编编追着跑的滋味也不错,一口答应。

  然后,我拼命得可彻底了。

  因为在写稿期间,我一连出了两次车祸,其中一次是我的错,荷包大失血,两次受伤也很平均,一次左手左脚、一次右手右脚。好不容易车祸的伤快好了,结果某次拔牙时牙医随口说如果是蛀掉就会很难拔、要拔很久,可能会比较痛的那颗牙,竟然也选在这时间“阵痛”。

  我忍了!想说写完再让它“寿终正寝”,后来下厨炸个东西又把右手烫出个大包,打字时一下手痛、一下牙痛,痛到我飙泪。很悲哀地向来探问的朋友诉苦,朋友还说我活得很卡通,能衰到这样也算举世无双。

  呜……人家举世无双都有金牌领,我这个“衰尾道人”只有医院的挂号牌可以拿,怎么会差那么多!

  于是,我干了进出版社以来最老实,也是最大胆的一件事。

  我很老实地第一次不等人催,主动向编编献上前三章,然后附注:你最好别知道我写到哪里比较好,不然我怕你会昏倒。

  然后,善良的编编大概可怜我实在太衰,不忍心给我夺命连环call,截稿日到了,还忍着没拿大刀从台北杀到我家破门。

  终于,我惊险完成了这本书,这一刻我很想哭──因为我牙好痛……

  到底要不要去拔牙?上次拔就很痛了,还跟我说万一是这颗蛀掉会更痛,医生,你的乌鸦嘴要不要这么灵?一说就中!

  不然拔牙时顺便跟医生问问明牌,来签一下乐透吧。

  老妈说,等我写完稿出书,要带我拜拜去霉运。

  那我要顺便求求老天爷,也赏我一个像男主角雄哥那样的好男人吧!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?我现在很缺人“秀秀”(请用台语发音,我不是要点名出柜)。

  很好,大家看到这里,应该发现作者本人已经不想管书的内容,只想一吐我这期间的鸟事为快,疯得很彻底了。

  吃了颗止痛药,我又乖乖爬回来了……

  还是要说一下,我很努力,很努力写着,各位乡亲父老兄弟姐妹们也给我很努力、很努力支持一下吧!

  目标是写小说写到一百岁!

  到时候掉光牙的老奶奶要出来办签名会吓人,大家一个都不要跑啊~~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