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奈儿 > 极道奶爸 >
二十


  亲眼目睹她和男友分手,才怀抱着将来或许有机会和她从朋友变情人的小小希望,没想到他身份连三跳,直接被供奉到哥哥那一级,那岂不是永不翻身机会?

  神哪……你不能娶老婆是你家的事,干么拖我跟着打一辈子光棍?天理何在呀……

  “雄哥,你脸色不太好看,是不是太冷了?我外套还……”

  “没事,你看错了,我好得很。”任奇雄心在淌血,还得强颜欢笑。“那个……你尽管把我当哥哥没关系,反正我没兄弟姊妹,多个可爱的妹妹也不错,以后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,大哥能帮到一定帮到底!”

  呜……任奇雄,你这个笨蛋!

  明明喜欢人家喜欢得要命,还说什么愿意当她大哥?你这个白痴去吃屎算了!

  “雄哥,谢谢你这么说。”周海蝶怀着无限感动,完全不懂他内心挣扎。“谢谢你看得起我,愿意当我是妹妹,你对我的好,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。”

  “什么看得起看不起的,说那什么话?不准在看轻自己!对了,差点忘了我是来还你手机……”

  任奇雄说笑着,但是心中凄凉只有自己懂。

  欸,不混黑帮照样情路坎坷,他能怨谁呢?

  他大概天生就是当“大哥”的命吧!

  周海蝶没有沉溺失恋悲伤的时间,日子照样要过、所有花费一样要拼命赚钱才够支付,或许就因为责任重、工作忙,她发现自己很快习惯恢复单身的日子,鲜少想起男友,纵使偶尔想起,心也不再痛,只剩遗憾与唏嘘。

  “……都半个多月了,分手的事我真的已经释怀,也很庆幸自己不是婚后才发现他那么自私,我真的没关系,你不用再担心我了。”

  午休时间,她接到杨家佳的关心电话。

  “没错,为了那种烂男人心痛实在没必要,越早忘记那个人对你越好!唉,这世界上真的没有好男人,可惜我们家元旦已经有女朋友,要不然你还能等他长大做我儿媳妇。”

  “又在胡说了。”她听了不觉莞尔。“不跟你聊了,午休就快结束,我便当还有一大半没吃完。”

  “好吧,有空再联络,我挂了。”

  “嗯,有时间我再打给你。”

  和好友通完电话,周海蝶飞快吃完便当,刚好赶上打卡钟声响起。

  她目前在一家冷冻食品公司担任厂务助理,应征工作时,对方说明的工作内容只有帮忙接听电话、打订单、清点进出货,似乎轻松愉快。

  但是实际上班之后,举凡扫地、倒垃教老板国二女儿功课等等杂项都成了她的分内工作,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,加班等货车、到厂内帮忙包装赶出货,更是稀松平常之事。

  不过,那是她尚未成为“职业妇女”之前的事。

  照顾小翼之后她才知道,保母还有分全日托、半日托,相差数千元。老板给的加班费少得可怜,拿那点钱付多出来的保母费根本不够,何况她也舍不得小翼整天住在保母家,姨甥俩只有假日才能见面。

  所以,小翼出院后,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向老板提出只做完分内工作,不再支援加班、或者陪他们小千金做功课到晚上七、八点才能回家的要求。

  从那天起,她在公司的日子就变得很难熬,原先把杂事推给她,现在却不得不接手的老板娘,一想到就给她脸色看,工作时间内更是尽可能地每分每秒压榨她。

  但是没关系,她什么苦都能吃、任何刁难都不怕,只求保住工作,能和小翼安稳生活就好。

  “海蝶,老板有事找你,叫你去他办公室。”

  “是,我存档完就去。”

  周海蝶正埋首Key订单,听见老板娘吩咐,立即点头答应。

  “老板娘穿那么漂亮,一定又要和那群贵妇姐妹去血拼了,真是只好命的大米虫!”

  老板娘一踏出办公室,担任生管助理的印苡君立刻在后头嘀咕。

  周海蝶笑瞅她一眼。“你真敢,竟然这么说你二婶。”

  “什么二婶?我心目中的二婶,永远只有过世的那一个。二叔是临老入花丛,才会被那只狐狸精迷昏头,把那种不安于室的女人娶进门,赚的钱交给她管,公司大小事都让她插一手,哪天被卖了都不知道!”

  “她怎么说也是你长辈,别那么说她。”

  “你就是人太好,才会被她欺压!她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她还以为是应该的,像我,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我不做就是不做,她能拿我怎样?”

  “是不能怎样。”周海蝶笑叹。“可是我和你身份不同,我跟老板他们没有亲戚关系,为了保住工作,不能想怎样就怎样。好了,我要去见老板了。”

  她说完便起身来到老板办公室,敲门得到允许后才进入。

  “海蝶,来,坐。”

  老板是位憨厚老实人,平日待人还算亲切,可是今天老板的脸色怪怪的,视线不断飘移,似乎不大敢和她对上。不知道为什么,周海蝶心中骤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呃,那个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